1. 首页
  2. 种田文

斗米兼职靠谱吗,啪完之后感觉有股热流流出来

阮梦梦的心里一片绝望。

这时的夏梦走了过来,许是被阮梦梦无视了感到气愤,一把挽上了顾向寒的胳膊,炫耀一般扬起自己的下巴,对着阮梦梦道,“你可以走了,从今天起,我才是顾向寒的女朋友。”

“这里有你什么事!”

仿佛被踩到尾巴的猫,阮梦梦炸毛看向了夏梦,向来温和的眸子里第一次出现了嗜血的凶狠,“我问你了吗?我和顾向寒说话,你插什么嘴?”

毫不客气的语气听得夏梦也恼了,不过她没有发作,而是摆出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摇晃着顾向寒的胳膊冲他撒娇,“向寒,你看这个女人,她凶我。”

顾向寒没去看夏梦,目光依旧和阮梦梦相互对视,阮梦梦心里升起一股薄弱的希望,恳求地说着,“顾向寒,你告诉我,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身为阮家的公主,阮梦梦何时如此低声下气过?

可越是这样,顾向寒越是什么反应都没有,阮梦梦好不容易升起的希望就这样被顾向寒的不为所动亲手打碎。

如同地上的碎片一样,任意地被人践踏在脚下。

“顾向寒,你说啊。”

“行了吧阮梦梦?你装什么呢?马上离开我们的家,听到没有?”仗着有顾向寒在夏梦鼓起勇气对着阮梦梦吼道。

“我们的家”四个字戳中了阮梦梦的痛点,她黯淡地垂下眼帘,靠扶着金暮的身子才没有倒下去。

她不再说什么,任由夏梦对着自己指手画脚,听尽了不堪入耳的职责。

终于顾向寒听不下去,开口说话了:“够了。”

他的声音让两个女生纷纷向他看去,阮梦梦不敢置信地抬起头,再次追问他,“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这次顾向寒没有噤声不答,但还是答非所问,“阮梦梦,你先回去吧。”

他叫她,阮梦梦。

而不是亲昵的梦梦。

残缺的心再一次被划伤,还是被阮梦梦喜欢的人亲手划伤的,她想自己大概再也不会痊愈了,就像地上的镜子碎片,破镜永远不会重圆。

“你要我离开是吗?”定定的看着顾向寒,阮梦梦问。

顾向寒不敢跟她对视,别开了自己的目光,“我是想让你回你自己的家,你该回去了。”

“是啊,该回去了。”

一声苦笑自阮梦梦的唇间溢出,她咽下了心中的悲伤,深深地凝视了顾向寒最后一眼,让金暮扶着她毫不留恋地走了出去。

目送她离开的顾向寒松开了攥成拳头的手贴上口袋,不消片刻,那里的纯白布料便被模糊的血肉染成了红色。

除了被鲜血染红的口袋布料,没有人知道顾向寒此刻的心里是多么的荒芜。

他太会掩饰了,如果把顾向寒扔进娱乐圈,那他会是最棒的演员。

“向寒,你把阮梦梦赶走了!谢谢你。”

阮梦梦离开后最开心的人莫过于夏梦,尤其在看到阮梦梦脸上的痛苦神色时她简直要乐坏了。

“是么?不客气。”轻飘飘的话悠悠飞出顾向寒的唇间,他意味不明地扯动嘴角微微一笑,眼里再也找不回曾经的光亮。

但他太会掩饰了,夏梦没有看出任何异样,挽着他的胳膊坐在了沙发上,开始催促起当时他们定下的要求,“向寒,你什么时候开始发声明啊?不是说好了要恢复我的人设,让我继续和沉寒合作嘛?”

“你急什么。”抬手挥下夏梦挽在自己胳膊上的手,顾向寒离开了有她在的沙发,站到一旁,“稍安勿躁,我们一步一步来。”

一步一步来算账。

“也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个我懂。”夏梦没有读懂顾向寒背后的用意,自以为现在自己的地位已经巩固了起来。

主要还是因为顾向寒给她戴上了戒指。

想到戒指,夏梦猛然想起,自己应该当着阮梦梦在的时候把顾向寒送给她的戒指炫耀出来。

她不禁啧了一声,暗中决定等下次再见了阮梦梦,就把戒指给她看。

“啊——我累了,要去休息一下。”

松懈下来的夏梦困意上涌,也不等顾向寒是否同意,走进了阮梦梦的房间里,跑到她的床上睡觉去了。

看她占用了阮梦梦的床铺顾向寒的眼里闪过一抹寒光,唇边更是噙着一记刻骨寒的笑容,“睡吧,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把对梦梦造成的伤害,双倍奉还。”

顾向寒在心里发完誓,等待夏梦睡熟了,过去带上了房门,离开公寓找阮梦梦解释去了。

有夏梦在,他什么也不能对她讲,只希望梦梦没有在心里给他宣判死刑,容他解释。

一路飙车来到阮家,顾向寒迎来了面色复杂的阮老爹,两个男人目光对视上,顾向寒的心里一片内疚,阮老爹的却让人无法读懂。

“我就知道你会来。”阮老爹开口。

“我……”顾向寒张了张嘴,无奈苦笑,“梦梦还在生我的气吗?”

“我不知道。”阮老爹摇头,“这孩子,一回来就把自己锁在了卧室里,不管我怎么哄她都不肯出来。也不告诉我你们到底怎么了,小寒,你又欺骗她了吗?”

这样的情景不得不让阮老爹回忆起了大半年前阮梦梦被顾向寒欺骗,难过的回到家的场景。

顾向寒也想起了那一幕,可对此那时,现在的情况,显然要严重的多。

看了眼阮老爹,顾向寒不确定道,“伯父,我能去看看梦梦吗?”

他怕阮老爹这一关自己先过不去!

还好阮老爹生气归生气,还是放行了他,“去吧,囡囡她肯定是受了什么刺激,解铃还须系铃人,只有你能让她重新开心。”

“我会努力的。”冲阮老爹郑重其事地点了下头,顾向寒迈开步子轻车熟路地向阮梦梦的卧室走去。

记不清是第几次来找阮梦梦了,但顾向寒明白,这一次如果自己不和阮梦梦说明一切,事情将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在来之前,他在脑海里构思了无数解释的话,如今真正来到了阮梦梦的门前,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唯一能做的,是鼓起勇气,抬手敲上阮梦梦卧室的门,“梦梦,我们可以见一面吗?”

他用极为小心的语气说着,拔高的声音刺透隔音效果一流的木门传入了阮梦梦的耳中,而阮梦梦却只是扔给他了两个字,

“你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