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种田文

男朋友让我带着跳蚤出门/比老公厉害

突来的好消息让伊丽莎白十分的高兴,心情愉悦的她连带着对班内特太太的唠叨,莉迪亚和基蒂的疯狂都容忍了几分。当然这个号消息也没忘了和简玛丽分享,于是在班内特家就呈现了两种奇怪的现象,班内特太太和莉迪亚基蒂仍然在选女婿交朋友中忙碌,而简丽齐玛丽却轻轻松松的该干嘛就干嘛,对于其他几人的指责也丝毫不理。

此刻的达西却在伦敦纠结着。本来宾利是来伦敦办事的,过不了几天就会回去,可是宾利小姐急于想把她兄弟和简分开,所以就跟了上去,而他也没搞清楚自己对伊丽莎白究竟是什么态度,也想躲着,所以大家就一起来了伦敦。可是来了之后他发现自己更加的矛盾了,一方面他放不下伊丽莎白,另一方面他又纠结着是否合适。于是他的日子就这么纠结的过去了,连对他的好朋友宾利和简的问题都没关注了。这一切自然看在了宾利小姐的眼中,心里越发的不自在,她从她的哥哥认识达西开始就开始关注他,这么多年了,却丝毫没有动静,可是那个伊丽莎白不过是认识了几个月见过几次面却硬是让达西关注她,让她好不气恼。她当初提出和宾利一起来伦敦,除了想让他不见简之外,还有个原因就是让达西也躲开伊丽莎白,只是没想到人倒是躲开了,可是这两个人都对那两姐妹念念不忘,让她怎么甘心。

这天达西又在街上闲逛,不小心进了一家杂货店,说是杂货店,但是里面的物品却是十分的丰富,尤其是有着不少的东方物品。

“我特别喜欢东方的那个国家,听说他们有着和我们完全不同的文化习俗,我以前在家还尝试过做他们的食物,可惜没成功,要是有机会去看看就好了,就算能多和去过他们那的人聊聊好啊!”

望着那一堆物品,达西不知怎么就回忆起在舞会上,伊丽莎白对着别人说的话。她是真的很喜欢那些东西。

“这位先生,你有什么喜欢的吗?这些可都是刚刚从运回来的。”店里的伙计见达西穿着不凡,认定这是为富主。

达西一一忘过去,其实都是些不起眼的小东西,那些珍贵值钱的早就被人盯上了,有怎么会放在这来卖。不过达西还是认真的看了过去,“这是?”

那是一对不起眼的耳环,是玉做的,若是在东方肯定会被那些千金们抢着要,因为那玉是难得一见,只是在这欧洲它就太普通了,以至于在这无人问津。

“这是我们老板带回来的,据说叫什么玉,还有一个手镯和这个是一起带回来的,是一对,你要看看吗?”伙计爽快的介绍了起来,看见达西微微点了头变立马拿出了那个手镯。是个很漂亮的手镯,不过因为文化不同,所以欧洲的富人们只是把它当中东方的收藏品,并不常带。

鬼使神差的,达西买下了那对耳环和玉镯。不过回到家后,他就后悔了,他买来有什么用,难道还真的送人吗?就算他想送,恐怕人家也不会接受。于是那难得的珍品硬被堆了墙角。

伊丽莎白并不知道达西的纠结,她正在开心的准备圣诞节的食物,简对家里的大权在握让她有机会倒腾吃的,虽然材料有限,但这并不妨碍她的热忱。

英国向来就多雨,冬天尤其的多,看见太阳向来是件很奢侈的愿望,不过伊丽莎白到觉得这样挺不错的。连着下雨的天气让莉迪亚和基蒂困在家里不能去接触那群军官,玛丽喜静,这根本就不妨碍她,伊丽莎白一天要么跟着简管理家务,要么就呆在屋子里看书,也十分的惬意。可是这种惬意的生活在圣诞节过后,就被打断了。首先家里接到来信,她们的舅舅要来了,然后伊丽莎白接到了夏洛特的来信邀请她去汉斯福特郡。伊丽莎白有些纠结,她是想去的,她到这这么多年都没有走出梅丽顿。可是一想到柯林斯的那位邻居,她就头大。不过反正她还有时间考虑,到时候再看看吧!

加纳德先生是班内特太太的亲弟弟,但是却有着天差之别。那是个十分有着绅士风度人,不仅礼貌,待人亲切,连言谈举止都透露出他的教养见识很不错。加纳德太太也是个温婉可亲的人,对于班内特太太的抱怨总是能恰到好处的安抚她,让伊丽莎白十分的佩服。

“丽齐你在这里!”加纳德太太在树林边找到了伊丽莎白。

“舅妈,你怎么出来了?”

“我听简说,你应该在这里看书,我就过来了。”加纳德太太看着伊丽莎白收起了书,笑着说,“简没说错,家里除了玛丽外,就你最喜欢看书。”

“舅妈,我可不敢跟玛丽比,玛丽可是读的文学大作,我看的都是人们不看的杂谈。”伊丽莎白笑着解释。

“那有什么,这只是个人爱好不同。丽齐,我听说柯林斯太太已经邀请你三月份去汉斯福特了?”

“是的,只是我还没有决定要不要去?”伊丽莎白知道加纳德太太肯定不只说这个。

“你为什么不想去呢,我还原想着二月份,简和我们一起去伦敦,你也可以和我们一起,到了三月你就可以直接去汉斯福特了。”加纳德太太说道。

“简要去伦敦吗?”伊丽莎白惊奇了一下。

“是的。”加纳德太太停顿了一下,“那位先生的事,我已经听说了,简似乎还没有对他放下心。”

“是的,简并没有放下,只是”伊丽莎白想了想,“我担忧简就是去了伦敦,也不一定能见到宾利先生,宾利小姐和他的那位好朋友肯定会想法阻拦的。”

“宾利小姐阻拦倒是合乎情理,那位达西先生是因为什么呢?”加纳德只是偶尔听人提起过这位先生,除了知道他有着丰厚的财产未婚,为人有些傲慢以外,其他的都不甚了解。

“这个恐怕要达西先生自己才清楚了。”伊丽莎白闪了闪眼神没有接话。

“无论什么原因,这样的行为是十分让人不满的。”加纳德太太对这位没见过的达西有些不好的印象。

伊丽莎白笑了笑,达西的傲慢似乎已经深入人心了。

有了加纳德夫妇的加入,伊丽莎白这段日子过得很是愉快。很快就到了简和加纳德舅舅会伦敦的日子,伊丽莎白最终也没禁得住简的劝说,和他们一起去了伦敦,在三月份的时候和卢卡斯一家在伦敦汇合再去汉斯福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