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种田文

邻居老头!揉捏我奶头,sm男虐女 高H

“呲呲……”

“呲呲……”

半夜12点,漆言灵的手机忽然来了几条信息,不用猜都知道是谁发给她的。

她起身搭了一件外套在身上,按照信息上显示的地址一直去了女生宿舍的后院区域,这个地方一直没什么人来,也是一般在工地上情侣约会的地方。

在这里见面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有事儿?”

漆言灵果然看到陶星染在这儿等着她,索性直接抱胸问他。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儿可是让两个人彻底生了嫌隙,她才不指望这家伙能从狗嘴里吐出象牙出来。

陶星染见她态度这么横,嘴里叹了口气,“我说阿灵,以咱俩的关系,你至于这样吗?我从这里被赶出去对你有什么好处?”

之前还以为这丫头是他的帮手,再不济也不是一个对立面的人,可之前那一出他可彻底看清楚了,这丫头就是来跟他作对的。

但他不提这事儿还好,一提这事儿漆言灵直接冷笑了一声,“陶星染,如果不是因为你在的话,我早就把他送进监狱了,你还在这里怪我?”

“是,我知道你身为大律师有责任感,使命感,但拜托你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有什么事儿可不可以等我们把事情办完之后再说?”

他简直要被她给气死了。

偷窥这罪名说不大也不大,说不小也不小,但重要的是,现在这节骨眼上,他不能出任何差池。

但在漆言灵的眼里,陶星染就是想要替那个昊子以及其他人逃避罪责。

在这个世界上有多少女性被侵犯了但却没法说出自己内心的委屈,都是这些肮脏恶心的男人让她们心灵上受到创伤。

她既然发现了这件事就一定会追查到底。

见说服她不成,陶星染反其道而行之,“行,我答应你,把那几个偷窥者找出来之后交到你的手上随你处置,但是你得答应我,以后不要再跟我作对,你知不知道你在经理面前说的那些话足以让人怀疑你的身份,在这个地方不需要聪明的人,更何况是个聪明的女人。”

这番话让漆言灵也无力反驳。

在之前她的言语的确过激了一些,但是她那个时候也控制不住自己。

过了一会儿后,她喃喃道:“我可以不跟你作对,但你必须告诉我你现在每一天在做什么?你要找的那个人是谁?”

漆言灵后面才仔细想了想,陶星染到底是为了什么才这么肯定这个人一定还在这里?

而且,他的热情实在是过了头。

以她对他的了解,接下这次的任务对于他而言就很奇怪了,而且还费尽周折来到这个地方,甚至为了不打草惊蛇主动跳入其中。

这一系列的事情总让她觉得他有事儿在瞒着她。

陶星染看着她那双珵亮的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行啊,我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啊,我之前跟我老姐说过,我这辈子只会告诉我媳妇儿我在干嘛。”

“你……混蛋……”

漆言灵见他又要耍混,直接甩手离开,跟这种人一定待在一起不过十分钟就想走人。

不过,等陶星染回宿舍的时候,忽然见到走廊上站着东子。

“你怎么还不睡觉,搁这儿干嘛?”

陶星染对东子的印象说不上来,说他是个多管闲事的人吧,但是最后也是他开口化解了危机,说他是个好人吧,但是昊子说他是跟小林住在一个宿舍的,好不到哪里去。

不过依照他的直觉来看,暂时看不出来这家伙到底哪里有问题。

东子长得跟他差不多高,眉骨特别漂亮,如果皮肤再白一些,他去老姐公司当什么超级明星觉得秒杀全部的小鲜肉。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你出去了?”

“是啊,第一天来这地方睡不着,出去透透气。”陶星染反正说谎也说习惯了,都不带打草稿的,他打了一个哈欠,“我先回去躺着了啊,你也早点睡。”

总之,在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的情况下,还是少跟他打交道的好。

等陶星染回了宿舍之后,昊子迷迷糊糊醒来被他吓了一大跳。

“阿染?你吓死我啊,大半夜出去你干嘛呢?”昊子今天受了点惊吓,一回来就睡到了现在,还做了一个噩梦。

没想到一刚醒来还遇到正回来的陶星染,可不吓了一跳吗?

陶星染见他也醒了,索性趁着他脑子正晕,问了他一句,“昊子,你之前跟我说让我别惹小林是什么意思?”

“哎呀,阿染,不是我不跟你说,是这事儿你不知道的好,别到头来我又把你给坑了。”

一想到昨天的事儿,昊子还耿耿于怀呢。

但是陶星染哪里管得了这么多。

在他再三地拉着他逼他说的时候,昊子这嘴也闭不了。

“这小林吧,从刚来这地方的时候就神神叨叨,刘叔的意思是他有后台照顾叫我们这些别惹他麻烦……”

但在工地上的人大多都是男人,男人扎堆的地方就躲不了有什么矛盾发生。

因为小林的不合群,有些脾气冲一点的,就会喜欢找他的麻烦。

但是这些人最后的下场都很惨。

“怎么个惨法?”

“就无缘无故在工地上出了事故被上头开除,钱也拿不到,反正呢,好好的一个人总会出现矛盾,你说邪门不邪门。”

昊子说起这事儿之后也一直摇头,说实话,就发生了那几起事情之后,再也没有人敢跟小林靠近了。

原本还有几个愿意理他的人,现在一个也没有,虽然表面上大家都没说什么,可在背地里都叫他是什么扫把星之类的。

陶星染没想到小林居然还有这么一段故事。

怪不得之前他跟小林说话,他完全当做没听见一样,看来他的心里也有很大的创伤。

不过,按昊子的说法,小林的身世岂不是只有刘叔知道了?

“反正你以后离这个人远一点。”昊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又打算钻进被窝里压压惊。

但陶星染忽地想起来东子。

既然大家都想和小林保持距离,那为什么东子不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