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种田文

餐桌上塞东西h_爸爸出差叔睡了妈妈

“玄武学院到!”

“归云宗到!”

“乾元宫到!”

......

欧阳璐妃看着这些修仙大派的弟子们,一个个都是玉树临风、身姿飘逸的俊男美女,再一次感叹修仙真是逆天的存在。

随着各大派的到齐,大师兄带着大家站起来,远远的相互见礼。

邢悦颜带着冥月像两只老鼠似的不停地吃着喝着,让邻近的玄武学院和乾元宫的弟子们不时地传来打探的眼光。

这时,中央的圆台上走上一个三十出头,儒雅俊秀的男子,他一脸笑容的朝各方行礼作揖。

“诸位仙子,鄙人云霄城城主叶飞,热烈欢迎诸位精英的到来。十年一度的选徒盛会在即,欢迎各位给广大云霄城子民带来精彩绝伦的表演。”

“什么,我们不是来看戏的吗?”邢悦颜惊呼出声。

立刻引来周围的一片笑声。

欧阳璐妃也是一脸不解的看着大师兄。

谭之阳回头给了师妹们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后,就走向台子的正前方。

“此次切磋依旧照着历年的规矩,第一轮为各派大师兄相互切磋,第二轮为点将。”

云霄城主掏出一个签筒扔向空中,“请各派按照往年的大比成绩抽签。”

谭之阳率先抽取了竹签,接着是玄武学院、乾元宫等,欧阳璐妃在心里推测各方所坐的台子就是实力的象征。

“哇!真的有好戏看,一会儿给大师兄打擂鼓。”邢悦颜高兴的拿着一壶酒站了起来。

冥月连忙附和鼓着腮帮子点着她的小脑袋。

江灵儿刚想发飙,就被梅曦的眼神劝了下去。

冷杨看了眼神色各异的师妹们,解说道:“几位新来的师妹,想必还不明白这规矩。今天是第一轮切磋,由各派大师兄上场。明日和后日那可都是点将。看到那边的擂鼓没,这十派中的任何一个弟子都可以去敲响它,然后点他想切磋的任意一个人与之切磋,计入门派成绩。所以各位师妹还是好好准备准备,几位师妹都有可能上场。”

“大爷的,居然让爷耍猴给别人看!”邢悦颜愤怒了。

“悦颜,快坐下喝酒。也不一定轮到你啊。”璐妃赶紧拉着邢悦颜坐下,“冷师兄,那要是对面一个分神期的弟子点我们一个金丹弟子,这还用打吗?”

其余的师兄师姐们都笑了。

“欧阳师妹放心,点将后是否上台切磋,还得遵循两个规矩:一是年龄测试;二是修为不能相差一个境界。”顾九阳笑着说道。

“二位师妹大可安心。挑战二位师妹的必然是金丹修为,且二位师妹目前只有二十来岁,别派的金丹怕是年龄都在你们之上,光这个你们就赢得了头彩。”云帆走过来继续解说,大师兄比武去了,自己这队就自己一个男人了,可得照顾好师妹们。

欧阳璐妃汗颜,这不是吊着打对方么?难怪几位长老有肆无恐,这切磋之事提都没提。

“嗯,不错,爷就喜欢整人!欢迎来点,欢迎来点。”邢悦颜嘚瑟极了,高兴的站起来拿着酒坛子对着邻近的几派挑衅。

欧阳璐妃扶额一叹,得了!明天悦颜和自己恐怕是最先被别派点将了。

“诸位,第一轮,穹苍派谭之阳对玄武学院莫长恭,比赛时间为半个时辰。不可使用契约兽,点到为止,切记,不可伤害性命。”

城主话刚落,二人便飞往圆台,三人相互见礼。叶飞下去后,立刻出现四位老爷子,双手结印,圆台瞬间笼罩着结界。

谭师兄率先唤出剑朝对方攻去。

江灵儿和邢悦颜同时紧张地站了起来,走到台前,紧紧盯着交战的人影。

欧阳璐妃也聚精会神的看着,一边在脑海里临摹着双方对敌的招式。

大师兄漫天的灵剑带着熊熊烈火朝对方铺天盖地袭去,莫长恭飞速的挥剑打掉烈火灵剑,一层灵光瞬间笼罩着他,灵气相撞,空中爆裂出漫天的火花,好似璀璨的烟火,遮盖了莫长恭的身影。

火光熄灭后,莫长恭单膝跪地,嘴角染血。

“大师兄,威武!大师兄威武!”邢悦颜高兴的挥舞着小拳头。

谭之阳诧异的回头看了一下,接着闪避着对方的攻击。

“你干什么,干扰大师兄的心神!“江灵儿愤怒的推了邢悦颜一把。

眼见二人就要动手,欧阳璐妃拉开了悦颜,“江师姐,快看大师兄对决。”

几人的眼光迅速回到台上,只见莫长恭掏出一副小画卷,朝空中一丢,画卷瞬间变大,上面星云闪动成一个圆圈,漫天刺眼的紫色小箭袭向谭之阳。

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那可是雷电之力化箭啦!

谭之阳一手飞速的挥舞着手中的剑结印,一手掏出一把折扇扔于头顶,挡住了雷电袭击。

两个法宝在空中旋转着、斗着,下面的二人挥剑再一次拼上。

两炷香后,欧阳璐妃还是感觉到莫长恭的灵力开始枯竭,画卷上的星云运动开始减缓。

最后,谭之阳挥开了莫长恭的长剑,一拳将他挥倒在地上。

“好,好,好!”远处的广场上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叫好声。

“哦!大师兄赢了!大师兄赢了!”邢悦颜在台上飞奔着,抱抱璐妃又抱抱冥月。

欧阳璐妃高兴的拍拍她的小蛮腰,“是,大师兄赢了,明日你也要赢哦!不要被小看了。”

“那是当然了!”

第二局是乾元宫大师兄聂离对战焚天宫大师兄杨箫。

欧阳璐妃被邢悦颜拉着喝酒庆祝去了,印象最深就是聂离的凌厉拳法和杨箫的悦耳箫声。二人对战好似秀才遇到了兵,怪异又刺激。

毫无悬念,兵赢了秀才,秀才却收获了一地少女芳心,连空气中都铺满了爱恋的气息。

第三局是紫霄宫大师姐千黛对战归云宗大师兄连城逸。

欧阳璐妃看了眼传说中的大师姐千黛,远山含黛、千山穆翠,又是一个倾城美人,不知道对面的连城师兄可会怜香惜玉?

“小妃,为什么这个美人好像有些熟悉呢?”邢悦颜看着千黛疑惑极了。

“嗯!你看看你的情敌?如果她也有千黛大师姐那份气质!”欧阳璐妃笑了笑,指着不远处坐在一起的一对,大师兄这是明着拒绝悦颜接受江灵儿了?

“哼!那她可就比人家千黛差远了!”邢悦颜鼓起腮帮子,恶狠狠的瞪了江灵儿一眼。

欧阳璐妃在心里认同的点点头,一个如燕雀,一个似鸿鹄!

精彩的一天在一片叫好声中渐渐停歇,晚上回到驻地的众人被长老们叫到了大堂。

“今日感觉如何?”

“好吃、好玩、好看!”正在大家思索该如何回答的时候,邢悦颜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嗯,嗯!”冥月在一旁不停的点头附和。

师兄师姐们神色古怪,璐妃心想,八成都和自己一样憋着笑。

欧阳璐妃在心里闷笑,悦颜和冥月真是一对活宝,这么严肃的气氛瞬间就变得轻松搞笑了。

长平子恨铁不成钢地瞪了眼不知所谓的二人一眼。

玄明眨了眨眼睛,“想必你们对明日的挑战都胸有成竹了!”玄明说完,所有的人都打量着欧阳璐妃和邢悦颜。

大家对着欧阳璐妃点点头,魔将都能活捉,实力完全吊打对方,接着所有的眼睛都聚集在邢悦颜身上。

“都看着我干什么,我小祖宗什么时候怕过谁了!打不过,爷也会用法宝砸死他。”邢悦颜不高兴极了,不过心里还是有点紧张,希望诸天神仙保佑自己,明日躲过此劫。

“不错,法宝、机缘也是实力的一种。各自都散了吧!之阳留下。”玄明点了点头,挥退了众人。

三个女孩连忙回到了欧阳璐妃的房间,自从有了冥月,邢悦颜就赖上了欧阳璐妃的床,怎么也不肯回自己的房间,冥月也是,和邢悦颜瞬间穿同一条裤子。

欧阳璐妃替自己默哀了一秒,虽然不能进空间修炼,不过重温宿舍的美好时光也不错。

三个女孩又开始叽叽喳喳的聊着,聊得最多的自然就是吃食了,让空间里的当当和青青流了一地的口水唾沫。

第二日,一大早来到广场上时,广场下方聚集的人群比昨日还多。

大家就位后,圆台上出现的不再是昨日的城主了,而是昨日给擂台布结界的四个老爷子之一。

“诸位,请点擂!”

隔壁的玄武学院瞬间飞出一位女子,击响擂鼓后飞身上了圆台,“小女子学武学院杜若飞,请穹苍派的这位师妹出来指教一二。”

顺着她的手指,众人的眼光看向了正在啃肉吃的邢悦颜,接着一阵哄笑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欧阳璐妃摇头失笑,都是自作孽,谁让悦颜昨日举着酒坛大言不惭的向大家挑衅。

“找爷,承蒙你看得起我剑锋小祖宗。”邢悦颜丢下烤肉,瞬间飞身上了圆台。

三人见礼后,老爷子拿出一个八阵盘,杜若飞率先将手放了上去,一阵光芒后,老爷子喊道,“杜若飞,玄武学院,金丹修士,年龄五十三。”

邢悦颜一脸嘚瑟的将手放了上去,那嘚瑟的模样瞬间让台下许多人牙痒痒。

“邢悦颜,穹苍派,金丹修士,年二十一。”

“哇!真有嘚瑟的本钱。”人群中爆发出惊雷般的叫声。

杜若飞瞪了眼邢悦颜,看来自己今日恐怕是踢到铁板,这么年纪轻轻就能进入金丹,恐怕不只是资质好,最重要的应该是资源多,背景强。

大家殷殷期待着接下来的对决,唯有欧阳璐妃的心纠结着,希望悦颜不要大意轻敌。

结界下,战斗开始。杜若飞率先挥剑朝邢悦颜袭来。邢悦颜躲开了,灵鞭对上了剑,不过明显的经验不足,剑光闪过,小脸上一道血痕。

“悦颜,不要轻敌!”欧阳璐妃心疼的站起来喊道。

冥月也跟着站起来,拉着璐妃的衣袖点头如捣蒜,担忧的看着台上的邢悦颜。

文章内容不代表泡萝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uliou.net/zt/2020/cOlGlg0sOGg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