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种田文

妇少水多18p/女朋友被别人撑大了

是夜,窗外下起了瓢泼大雨,伴随着电闪雷鸣,房间里的光线时亮时暗。

床上正熟睡着一个少年,虽容貌清秀,却眉峰紧锁。

一声惊雷响彻耳边,惊醒了处于沉睡中的少年,少年起身,拉开窗帘,发现外面雨点如豆大,密集的很。

在这样恶劣的天气,居然还有人淋着雨。

是谁呢?

外面又是一声惊雷,转过头来的紫发女郎,半张脸陷入阴影,唯独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在这样的雨夜,无端给人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心脏一阵剧痛,像是被一只无情的大手牢牢握住,想要捏碎一般。

少年晕倒在地上。

一阵狂风刮过,吹开了玻璃门,窗帘波浪一般波动,带起呼呼的风声。

————分割线————

吴庸感觉自己盲目的赤脚走着,被远处孩子嬉闹的声音唤醒迟钝的大脑。

身后是巨大的大理石喷泉,正源源不断的流着水。

三个孩子笑着追逐着从自己面前跑去,脸上洋溢着欢乐,喧嚷着。

天上飞过的不是代表和平的白鸽,而是漆黑的蝙蝠,它们飞到远远的天边去了。

[这里...是哪里?]

一个年幼的孩子抱着自己心爱的玩具,哭的泣不成声,不断的用手抹去自己眼眶里流出的眼泪。

【好不容易抓到的蝙蝠又跑掉了...】

边上两个稍大的孩子其中之一说道【你别哭了,那种东西我等下再给你抓一只来】

【就是!别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看大哥给你抓一只来!】边上的那个附和道,说完,精力十足的跑开了。

【凌人】一个女声呼唤道。

一位紫发的女人优雅的走来。

【原来你在这里,快点过来!】虽然长得十分飘亮,但性格却十分冷酷。

[那个人...刚刚不是在庭院吗?]吴庸疑惑。[还有...这是...狗狗?]

原本还在哭的少年跑了过来。

【礼人,我们走吧】【嗯】孩子软糯的声调显得十分可爱。

说完,只留下礼人独自面对女人冷酷的责问。

【快点!得回去学习了!】女人的眼里完全没有对孩子的宠爱。

【不...不要!我之前不是一直都在学习嘛!】小时候的礼人倔强的拒绝。

听到他这么说,女人的脸上越发冷酷。

【不要找借口了,快点回房间!】语气越发强硬。

【奏人和礼人都在玩!为什么就我要学习呢?!】礼人低头,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因为你跟他们不一样】女人这样回复。

【不要!我还想再玩!】孩子倔强的坚持。

【要我说多少遍你才懂!】女人生气了,提高了自己的音调,精致的妆容也变得有几分狰狞。

凌人听到,抬起头用惊恐胆怯的眼神看着对方。

【你是继承人,其中的意思你明白吗!】感觉自己的妆容因愤怒出现了些问题,女人这才放缓了自己的语调,想让自己的脸不那么狰狞,破坏自己的美丽。

【来,说说看你该怎么做】

凌人沮丧的垂下了头,眼中明亮的光彩变得暗淡。

【要努力做到最好...要变得最出色...还有不要输给任何人...】

【如果做不到呢?】女人反问。

【因为不是妈妈的小孩,所以要被沉到湖底...】说到最后,几乎微弱到不可闻。

【没错~这才是好孩子~】女人的开始狞笑,眼中浮现出疯狂的神色。

【你要是不做到最出色就没有任何价值,这样的孩子就要被丢到冰冷的湖底,没有任何人会救你,然后就一辈子在孤独中煎熬~】似乎想象到了这样的画面,女人有种变态的快意。

【如果想这样的话,就赶紧回房学习】女人恢复了自己冷酷的语调。

年幼的凌人似乎哭着扭头飞快的跑走了。

吴庸感觉自己心里钝钝的疼的厉害。

奏人抱着泰迪跑来,欢快的叫着【妈妈】

女人斜靠在花园的长椅上,【奏人,“我的金丝雀”快来唱唱这首为我写的歌谣吧】女人似乎很兴奋,扬起了自己的一只手,礼人跑过来微笑着站定。

[这个女人就是凌人他们的母亲吗?还真是...]

吴庸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