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种田文

bl文库好大肠液湿润,靠近女局长权力征途

被霍老爷子这么一呵斥,宋燕瘪了瘪嘴,一脸难堪。

这顿饭她食不甘味,才吃了几口,就起身离开了。

宋燕一走,霍老爷子的脸色好看了些许,他放下筷子,看了眼霍宇轩,浑厚的嗓音响起:“宇轩啊,我觉得你找的那丫头不错,比起那李家小姐,还是佳欢更讨喜些。”

霍宇轩点了点头,默认了霍老爷子的话。

程家。

得知霍宇轩非娶程佳欢不可,程落雪十分眼红跟嫉妒,凭什么这种好事只轮得到程佳欢头上!

她越想越气,顺手拿起手边的遥控器,往远处一扔,落地的时候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程佳欢,我绝对不会让你嫁给霍宇轩的!”

程落雪咬着牙,极力化解着心底的怒气,可她双手攥得紧紧的,手心都被指甲给掐疼了。

她整个人窝在沙发上,一脸阴沉,许久,她脑海里闪过一个计划。

她立马起身翻找她的手机,拨通了傅向南的号码。

电话响了很久,程落雪本就没啥耐性,刚想挂断的时候,听筒里传来了傅向南有些颓废的声音。

“有事?”他的态度极其冷淡,完全没有以前的儒雅,程落雪还以为自己按错了号码。

再三确定没有按错号码的程落雪,嘴角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特意放软了声音,“向南哥,你回国了怎么没告诉我呢?”

前两天程落雪就知道傅向南回国了,还知道他去见了程佳欢,只不过他见完程佳欢,就闷在家里,一直没有出门。

估计又被程佳欢给打击了吧。

想到这,程落雪觉得她跟傅向南是同病相怜,所以,他应该会帮自己吧。

“程小姐,我回来似乎没必要跟你说吧。”

傅向南淡淡的说着,他的周围放了不少空的酒瓶子,他整个人都清瘦了一圈,眼睛下一片黑青,下巴也长出了扎人的胡子,状态看起来很差。

如果不是程落雪出了那样的馊主意,他也不会跟程佳欢闹成这样。

他心里很清楚,自发生了那件事,程佳欢就不再把他当成可以信任的朋友了,两人更像陌生人。

这绝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傅向南的语气并不好,程落雪很是不悦,可为了达成后面的合作,她只能忍着怒气,温温软软的开口:

“向南哥,之前的事是我考虑不周,我跟你道歉,我知道你肯定还舍不得姐姐,这样,我刚想接了个办法,绝对能让他们分开,怎样,有没有兴趣见一面聊一聊?”

她将自己的秀发往后拢,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却没想到,傅向南直接拒绝了她的提议。

“程小姐,以后我都不会跟你合作了,至于佳欢,我自己会去争取,就不用你操心了。”

说完,傅向南挂断了电话,他才答应了程佳欢不乱来,又怎能跟程落雪合作,惹得程佳欢更厌恶他呢?

电话被掐断,程落雪气得将手机甩了出去,怒骂了一声:“这个傅向南真不知好歹,亏我那么帮着他!”

既然他不肯帮忙,那这件事她只能自己动手了。

林雪梅回来的时候,还以为程落雪会因为霍宇轩的事情而发脾气,没想到她一脸平静,似乎没受到任何的影响。

“妈,你回来啦。”

一见林雪梅,程落雪笑了笑,上前搂住了她的臂弯,软软糯糯的撒娇着。

她这一副殷勤的模样,林雪梅刮了刮她的鼻尖,知道她是有事要商量。

“想让妈妈答应你什么?”她一语点破了程落雪的所有伪装。

“还是妈妈最了解我,其实我是舍不得妈妈,我不想出国留学,国内的教育体系不比国外的差,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去国外读书呢?

而且我从小到大就没有离开过你跟爸爸,到时候换了个陌生环境,我肯定会很不自在,也会很想家,你也肯定不放心我一个人孤苦伶仃在外求学吧。”

程落雪抱着林雪梅的胳膊轻轻摇晃着,边撒娇边红了眼眶,眼泪在眼眶里不停打转,满脸的不舍得。

她这么一说,林雪梅瞬间就心疼起这个宝贝女儿,又认真一想,自己确实不放心程落雪一个人在外面,去的还是她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行吧,这件事我会跟你爸商量,我会安排好一切的,决不能让我的宝贝女儿受半分的委屈。

只不过你先答应我,不要再给你爸惹麻烦了,有些事你可以做,但你要做的话就要人不知鬼不觉,不要被人抓住把柄了,到时候你爸再疼你,也一定能护着你。”

林雪梅话里的意思很明显,程落雪可以搞事情,但不能被人抓了把柄。

“我知道啦,我才不会像上次那么蠢,我以后做事我会有分寸的,你不用太担心。”

知道林雪梅是为自己好,程落雪一脸乖巧的应和着。

上学的事情解决了,程落雪回了房,开始计划接下去要做的事情。

“程小姐,我是霍氏集团人事部的,恭喜你被设计部录取,你明天有时间的话来公司办一下入职,下星期一开始上班可以吗?”

对方甜美的时候声音传入了程佳欢对耳畔,她才刚睡醒不久,就得知了这么个好消息。

“好的,谢谢,我明早上九点过去,麻烦你了。”

“不客气。”

挂断电话后,程佳欢只觉得神清气爽,她伸了伸懒腰,脸上满是抑制不住的喜悦。

她下楼吃早餐的时候,顺带把这件事告诉了霍宇轩。

“霍总,以后我们就是同个公司的了,有件事我想跟你谈一下,正式上班后,我跟你的关系我不希望被公司的人知道,免得别人说我是走了后门才进了霍氏。”

程佳欢眉眼带笑,红唇一张一合,笑意蔓延了整个面部。

连电话那头的霍宇轩都能感受到她的愉悦,能去霍氏上班,就这么开心?

“当然,我一向讨厌走后门的人,我不会因为你是我未婚妻就多加关照,希望你能通过霍氏对你的考核,顺利留下来。”

霍宇轩声音冷冷淡淡,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文章内容不代表泡萝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uliou.net/zt/2020/c9ljlJ0sMjJ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