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种田文

医妃权倾天下元卿凌全文阅读免费&老师叫我摸她乳房

(上)

开学那天。

陆风行就是徐昭昧的人工闹钟,一到点就准时拉徐昭昧起床。

“昭昧,待会加油拉个漂亮的学姐哦。”

“嗯?什么?”

“X大的传统啊,开学那天,新生都要找个学长学姐当后盾。”

“啊?”

“哈哈,就是这样,在学长学姐的带领下,未来一年会一帆风顺些。”

这是什么破传统!徐昭昧嘀嘀咕咕地起床。

这传统叫“拉郎配”,是从某一届传承下来的。在X大,新生容易受欺负,这也是传统。但自从有一届一个新生傍上高年级学生一年平安无事后,这个传统就流行下来。其中,高年级学生以在校内有势的学生最为吃香,新生常常搭团傍某个人,在校内成为无形的帮派。校方管过,没用。因为傍的那个人往往是纨绔系学生,校方惹不起。

等新生熬成二年级生,恭喜你!也拥有了欺负新生的资格!

X大特色在于纨绔系,但纨绔系也是公认的最大隐患。这些学生多是不学无术但家里有钱有权有势,一股脑塞进X大里,校方不奢望他们能为学校做什么贡献,只求他们四年安分读完,早点滚蛋就阿弥陀佛了!

在徐昭昧看来,这是外界对纨绔系的妖魔化,其实,这系里也就是一般的家里有几个钱的普通学生。

“这就叫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陆风行说,“坏的就那么几个,结果连带着我们纨绔系风气不好。谁不知道,校方对我们系更为严格,犯事捉到是要受处分的!”

“什么处分?”

“留校一年!”

“……哇!”

“我们巴不得早点混完离开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谁想在这里活受罪。”

“说的也对。”

“你别看校长对我们唯唯诺诺,一副生怕得罪我们的样子,实际上那老头有背景的很,逗你玩呢。栽在他手里,算你倒霉。”

“风行,我们是纨绔系的新生不会也受到欺负吧?”

“走出去谁知道你是哪个系的,看你这样子就是好欺负的。等欺负完你再搬身份就晚了,吃过亏了顶多下次大家不惹你。不过,纨绔系有个默认的规矩,就是学生都不许到处炫耀自己的背景。”

“为什么?”

“规矩,校方不让我们宣扬,提倡人人平等,谁都没有特殊待遇。更何况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谁知道有没一个藏龙卧虎存在的。”

“会有什么下场吗?”怎么听得这X大龙潭虎穴似的!

“你背景小没好意思说,背景大如果不小心有个更大的来也压你,你就遭殃了,之后他会整死你。”

“哦。”还好他也没打算透露!

“昭昧,未来四年加油!少惹麻烦。”

“嗯,不求轰轰烈烈,但求风平浪静!”

可徐昭昧开学第一天就不平静。

大礼堂人山人海,新生都与学长学妹互相搭讪。更可气的是他们都不坐位子上,过道上人挤人。徐昭昧挨着人挤过去。

101其他人先来占位置,纨绔系有传统的一块地方。

放眼过去,纨绔系学生还是小众。新生加上二三四年级的,就五百多号人。比不上其他系加起来几千号人壮观。

开学典礼九点正式开始。到九点,所有学生坐齐。

先是校长上台致辞,一个圆滚滚的胖老头,笑起来慈祥可爱。

徐昭昧撞陆风行一下,小小声道:“好像安西教练。”

“噗哧!”

新生致辞长篇大论,这位校长语速更是超级慢,成功引得徐昭昧睡着。

后来,徐昭昧被人群的欢呼尖叫声吵醒。

“走呢,昭昧。”

“咦?完呢?”

“不是,辅导员上台致辞。”

“唉。”怪不得学生们都像打了鸡血似的激动。

秦朝帝一上台,101宿舍就集体告退。秦朝帝远远看他们一眼,又将眼睛撇开,知道那群小子存心跟他作对。

徐昭昧远远望去一眼,秦朝帝穿着银灰色西装白衬衫,绅士又有风度,嗓音又低沉富有磁性,催眠程度于校长也有一拼,不过前者是好听得像催眠曲,后者是拖拉得困死人。

“完了,言二少,陆五哥,你们风头全被他抢光了。”

“切。我们才不稀罕这虚荣。”

“女生们全追他好了,我们省了一堆麻烦。”

言思陆风行的宣言引得马文青张勇李利痛殴,他们还指望通过这两个帅哥钓MM了!

几人到食堂吃饭,徐昭昧突然尿急,“我去下厕所。”

“昭昧,你快点。饭菜凉了就不好吃。”

“唉。”不凉也好吃不到哪里去。徐昭昧一看食堂饭菜就没胃口。但超市那里又对纨绔系学生特别收费——不是说人人平等吗!

唉,不过他们会被家里人丢到这里不就是想“体验民情”,学会“吃苦耐劳”的吗。

食堂走过去不远,就有独立的厕所。徐昭昧走进男厕解决完,舒服了。

忽然闻到一股烟味,在尿骚臭中若隐若现传来。

徐昭昧扭头一看,见最靠里面的厕所隔间虚掩着,烟从那里飘起。他没好奇心,到洗手台那里净手。

有人过来了。徐昭昧洗完手甩甩水珠拿擦手纸擦干。

背后一道声音说:“你把水溅到我身上了。”声音还挺好听,带点奶油味的甜腻。

“哦,对不起。”

徐昭昧说完走人,有人揪住他衣领。

“对不起完就想走了吗?”

“你想干嘛?”

徐昭昧没好气瞪他,把陆风行的警告全忘一边。

眼前的男生还真漂亮,一张精致的娃娃脸看上去就像十五六岁的少年。眼神却很嚣张,也很冷傲。

“把你名字留下。”

“咩!”徐昭昧扯眼皮,吐舌头,“鬼才给你。”

甩了甩肩膀,把他手甩掉。挥挥手就走了。

食堂里,饭菜真凉了一半,更加难吃。

“昭昧,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哦,没什么。”

“快点吃完,下午还有联谊节目,晚上有联欢会。”

“联谊,什么联谊?”

“勾搭学长学姐呀,昭昧你要加油!”

“风行,你准备勾谁?”

“我还在想呢。”

“对啊,风五弟,这里就你对X大最熟悉,你说说,哪个帮派势力最大,我们就跟谁。”言思靠过来,套近乎。

“什么帮派,就是不良学生为中心的抱团罢了。今年X大三足鼎立,号称三大龙头,哪个更强悍点难说,得叫他们老大打一场才能分胜负。不过他们井水不犯河水,别指望了。”

所谓老大,就是一帮靠打架斗殴混出来的不良学生。“拳头就是真理。”说的就是这么个情况。

“风行,我们傍他后是不是要以他们马首是瞻,以后端茶递水伺候着啊?”

“昭昧,你想多了。只要他们老大承认你,你以后遇到麻烦时报报他大名就可以,又不是真混帮派。不过一般学生还是更愿意抱干部的大腿,对自己未来比较有利。X大干部最吃香,个个用鼻孔看人。但你要有本事,自然也不会受到欺负。”

“那我就不抱团了,嗯!”

“你有本事?”

“别小看我,打架也是好手的!”

“呵,你……昭昧!小心!”

“哗啦——”

陆风行说晚一步,徐昭昧已经遭了殃。

“馊水的滋味怎么样?”

(下)

当头一泼,泼得徐昭昧脑袋当机,当场傻眼。

“昭昧!”

还是他五个兄弟率先反应过来,陆风行赶紧拿至今擦拭他的头。其他四个当仁不让,全部为徐昭昧出头!尤其马文青言思两个人,更是恨不得一拳招呼过去。

奈何,对方也有人马,而且还比他们多。为首那个嚣张得很。

“昭昧,你没事吧?”陆风行柔声劝慰,徐昭昧低着头揉眼睛,闻言摇摇头。“昭昧,先回去洗澡换衣服。”

“等等。”有水进眼睛里了,涩涩的。徐昭昧抬起眼睛时,双目充血,看向肇事者简直要喷出火来。定睛一看,吓一跳。竟是刚才那厕所里遇到的娃娃脸少年。

101看到为首的少年时也是吃惊不已,心想哪里跑来的小毛头这么嚣张!敢伤害他们家昭昧!

“呐,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少年抬了一下他那硕大无比的猫眼,“滋味怎么样?”

徐昭昧推开几个兄弟,走到他面前,嘿嘿一笑,猛地,一拳抡过去!

“你他妈的臭小鬼活不耐烦了是吧!”

徐昭昧抡拳的姿势顿住,对方只手握住他的拳头,使劲一捏,徐昭昧的关节被他握得咯吱咯吱响,脸一下煞白。

“昭昧!”其他五个再也忍不住!一哄而上!

少年捏着徐昭昧往后一退,由他的小弟们出手。

“你叫昭昧啊,奇怪的名字。”少年说,“我叫莫阡。”

徐昭昧挣扎着,手甩不开,用脚踹。

怎料这小屁孩力气惊人,他完全挣脱不开——轻敌了!妈的!

一群扭打成一团,全部打红眼,更有甚者抡起椅子砸人!砸的是冲在最前头的言思!

“嘭!”

言思被砸的双眼冒金星,额角有血流下来,很快染红半张脸。

“言二!”徐昭昧大叫,其他人皆被这一幕愣住!

莫阡抬了下眉头,低喃道:“麻烦大了呢。呐,你们送他去医院,别弄死人。”

他吩咐小弟们,同时松开徐昭昧的手。

“你……他妈的……”看到兄弟为自己受伤,徐昭昧的理智已完全散失,一脚狠踹过去。莫阡眼疾手快,用手抵挡,但他的手劲怎比得上愤怒中的徐昭昧脚力!

转身躲过。徐昭昧岂肯罢休,另一脚同时飞起,朝莫阡小腹狠狠踹去!

莫阡见状,抬脚勾起旁边一张椅子,向徐昭昧扔去!

哐当!

可怜的椅子在徐昭昧的飞毛腿下四分五裂!

徐昭昧杀红眼,还想再继续,被陆风行及时拦住,“昭昧!住手!我们去看言二,别跟他纠缠了!”

“可是!”

“走了,校方赶过来了,你想留级吗!”

半拉半扯下,陆风行终于把徐昭昧拉离肇事现场。

“那男孩竟然是莫阡!昭昧,这下我们麻烦惹大了。唉,今天我还劝你别惹是生非的!”

“他很厉害吗?我才不怕他!”

“三大龙头之一,你说呢?你别跟他硬抗,真打起来,后果不堪设想,去年被他打得躺医院的现在还没出院!”

“切,不就是一混混。他们把言二伤成那样……”

“校方会处置。昭昧,你还是先回去洗个澡吧。”

徐昭昧一身馊水味,自己也难受得不行,想言思那里有大伙,也就应了。

“我洗完澡就过去看你们。”

陆风行走后,徐昭昧总算能透一口气。用手擦着黏在一起的头发,浑身臭不可闻。有学生过来都捂着鼻子绕道。妈的,今天糗大了。

徐昭昧吸吸鼻子,眼睛红红的。他在家十八年,老爸再冷眼,都没受过这种待遇。他干架十年,打遍天下无敌手,今天居然栽在一个小鬼手里。哼,是他轻敌!下次非把他揍得屁滚尿流!

“徐昭昧,你怎么呢?”

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徐昭昧一听,赶紧加快步伐。他可不想这种糗态被那家伙看见!

“徐昭昧!徐昭昧!”

声音越急越近,到最后赶上他,抓住。

“放手!”

徐昭昧推开他,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你给我解释下这是怎么一回事!”

“关你屁事!”

“徐昭昧!!!”

秦朝帝厉喝一声!徐昭昧吓得一愣。唉,他最怕别人对他凶。

“干嘛。”看,底气立马就瘪了。

“解释。”

“不就是被人欺负了呗,不是X大传统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哪来的传统,都是学生瞎传的。这种情况下你可以报告给老师,或是学生会。懂吗?别被欺负了,还不知道哪告状去。”

“又不是幼儿园小朋友,还告状咧!说出去笑死人了。我回去洗澡了!”

洗完澡,换身衣服,人也清爽多了。这时,看门大爷说有电话找。

是陆风行打来的。他说:“昭昧,言二没事,医院正赶人了,我们几个准备回去,你不用赶来了。”

“这样啊,好。我在宿舍等你们。”

所谓冤家路窄,一天三次遇上同一个人,徐昭昧的拳头又痒了。

据说二楼有个洗衣机,徐昭昧正打算拿脏衣服去洗,就碰上那小子了——莫阡。

他从二楼下来,与徐昭昧撞个正着。

没想到这家伙也是纨绔系的!看起来年纪比他还小。

“是你啊。”莫阡这小子要用一种动物来形容的话,就是——猫,无论外形还是性格。

避免惹祸,徐昭昧打算无视此人。

“呐,校长请我们到他办公室喝茶,你不去吗?”

“我们?谁跟你是‘我们’!”

“你几个朋友也去了啊。”

什么?!

他跟着莫阡到办公室,果然见到那几个的身影。

“你们居然骗我!喝茶也不带我一下!”徐昭昧上去,一掌拍在陆风行肩上,咯吱咯吱响。

“你来干什么,你又没打群架。”马文青说,“快回去,别来凑热闹。”

徐昭昧才不回去,有难同当!一人逃脱算什么兄弟!

校长看到徐昭昧,笑呵呵道:“小伙子长得挺可爱的嘛。”

徐昭昧最恨别人说他可爱,但他也尊老爱幼,不跟校长一般见识。

“莫阡,刚开学你就犯事……你这孩子……唉……”

“什么错我承担,你把他们放了。”莫阡指着他那群小弟,“与他们无关。”

“就是你一再包庇,他们才越来越胆大包天。”

“我乐意。”莫阡挑眼道,“他们犯错,我会罚,不用你瞎操心。”

“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位校长!”

“所以才没有把你肚子打扁。”莫阡看着校长圆滚滚的肚子,“早就想打了。”

校长吸气呼气,吸气呼气,不气不气!“这是最后一次,下不为例!否则,只能通告你家长。”

莫阡冷笑一声,带着小弟们走人。

校长又恢复心平气和的模样,笑呵呵的:“念在你们初犯,警告一次。回去吧,孩子,四年还长得很,不要惹那臭小子。”

陆风行说:“谢谢校长。我们以后见到他绝对绕道。”

校长又看了看徐昭昧:“孩子,你看起来就像会惹事的。”

徐昭昧摸摸脸,他脸上真的写着这两个字吗?

“以后注意点。”校长拍拍徐昭昧的肩,和蔼笑道,“有什么事可以去学生会投诉,他们会受理。拳头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