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种田文

公么与儿女息在线阅读,夜晚大炕上罪恶

陆思恒带着桎婉儿七绕八绕的竟然绕到了一条简朴的寺庙面前,“这是?”,桎婉儿有些吃惊。陆思恒笑了一下,拉着桎婉儿走进了寺庙,“你们来了?”,一位穿着寺服的僧人走了做来。

听这人的意思,好像知道陆思恒要来一样,“嗯,准备好了吗?”,陆思恒问那人,那人点点头,又看了眼桎婉儿,“二位跟我来吧。”。

僧人把桎婉儿和陆思恒带进了内院,一位年长的僧人坐在一个简桌面前,桌子上还摆着什么,“来了就坐下吧。”,那人笑了一下对桎婉儿和陆思恒说,可是桌子面前没有椅子啊。

两个人看了一下,都没有动,那僧人愣了愣,才想起来自己没有摆椅子,“抱歉,年纪大了,忘了,阿智,拿两把椅子来。”。

那名叫阿智的僧人这才拿了两把椅子,桎婉儿和陆思恒坐下后,那僧人一直盯着桎婉儿看,“咳咳,可以开始了。”。

老僧人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好了,这位女施主,你的面前有一个竹筒,现在你随意摇此竹筒,摇出来的签给我就好。”。

桎婉儿看了面前,哪里有竹筒。老僧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阿智。”,“来了,师傅。”,竹筒拿来后,桎婉儿双手抱起竹筒,突然有种什么力量,吸引着她,这竹筒竟然拿不起来。

“帮帮这位女施主吧。”,老僧笑着对陆思恒说,陆思恒一握住桎婉儿的手,竹筒很神奇的轻而易举的就被举了起来。

可是陆思恒的手是粘在桎婉儿手上了吗,怎么还不松开,“陆思恒。”,桎婉儿看了一眼陆思恒,陆思恒很不情愿的松开了桎婉儿的手。

桎婉儿轻轻摇了摇竹筒,掉落了一只竹签,僧人拿起竹签看了一眼,“女施主,你可知你摇的是何签?”。

桎婉儿摇摇头,僧人把签摆在桎婉儿面前,上面清楚印了一个字,“灭。”,桎婉儿心里一惊,陆思恒也看到了,他拿起竹签,扔给老人僧,“什么意思?”。

陆思恒问老僧人,他带桎婉儿过来可不是看这些的。“施主,这签上说的很清楚,灭,而女施主摇的是姻缘签,你说这灭指的是什么?”。老僧人也不恼,笑着回答陆思恒。

陆思恒把竹筒递给桎婉儿,“重新摇。”,老僧人笑了笑,又指了指天,“施主,姻缘天注定 不可强求,再摇几次,结果都是不可变的。”。

陆思恒不信这个邪,自己摇,可是每次结果都一样,“灭,灭,还是灭。”,“是不是你这签有问题?”,陆思恒问老僧人。

老僧人笑了笑,将竹筒里的签拿了出来,“灭”字的只有几个,桎婉儿看着眼前的一切,也没有说话。

“怎么会这样。”,陆思恒心里还是不相信,可是他还是有些慌,这个庙有多灵他是知道了。

“陆思恒,走吧。”,桎婉儿起身对陆思恒说,陆思恒跟着桎婉儿往外走,回头看了一眼那位老僧,他还笑嘻嘻的注视着两个人。

等到他们两个人走了以后,那名叫阿智的僧人走到老僧旁边,“师傅,刚才那两个人的姻缘真的是签上所示的吗?”。

老僧人看了眼阿智,“是,也不是。”,阿智看着老僧人,有些不解。老僧人拿起竹签,掰成两半,中间居然还有个“起”字。

“师傅,这签,”,阿智有些惊讶的看着老僧人,“缘灭即缘起,他们两个的缘分与常人不同,阿智,记住,有些事不能只看表面。”。老僧人笑着看向陆思恒和桎婉儿离开的地方。

“那为什么刚才那个女施主拿不起来竹筒,那位男施主帮她她就能拿起来呢?”,老僧人握了握手里的吸铁石,“阿智,你话太多了。”。

陆思恒一出寺庙们就有些心不在焉,一直跟在桎婉儿后面,桎婉儿往旁边躲开了,陆思恒没有注意到,一头撞上了前面的大树。

“嘶~”,陆思恒疼得喊了一声,“走路还跑神吗?”,桎婉儿问陆思恒,“我不是以为你在我前面吗。”,陆思恒小声说。

“看路。”,桎婉儿说了两个字就接着往前走,“桎婉儿,刚才的签,”,“你信吗?”,陆思恒的话还没说完,桎婉儿就问他。

“我,不信,我陆思恒是信那种东西的人吗。”。陆思恒看着桎婉儿的眼睛坚定地说。“既然你不信,为什么还要把这件事放在心上?”,陆思恒看着桎婉儿,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不信你就会和我在一起吗?”,陆思恒小心的问桎婉儿,桎婉儿看着陆思恒的眼睛,“走吧,该回学校了。”,陆思恒好像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桎婉儿心里认为,如果她和陆思恒说结局注定是不好的,那她宁愿他们从来没有开始过,她不想伤害陆思恒,即使她也不信签上的话,可她更不希望陆思恒的爱情被自己留遗憾。

陆思恒把桎婉儿送回宿舍后,就有些心不在焉的走了,桎婉儿看着陆思恒的背影,眼里有无尽的柔情。

第二天一早,陆思恒一起床头竟然有些昏昏沉沉的,他尽力爬起来,洗漱完了以后,到桎婉儿楼下等桎婉儿。

桎婉儿一下楼,看到陆思恒的脸色有些不对,“陆思恒,陆思恒。”,桎婉儿叫了几声陆思恒,他反应迟钝的应了声桎婉儿。

陆思恒见状就要往旁边到,桎婉儿即使把他拉了回来,陆思恒顺势抱住了桎婉儿,“婉儿,婉儿。”,陆思恒不知道想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叫桎婉儿。

抱着桎婉儿的陆思恒简直像个火炉,“陆思恒,你身上怎么这么烫。”,桎婉儿皱了皱眉,她没有管来来往往人的目光,硬是把他扶到了校医院。

桎婉儿把陆思恒扶着坐下以后,等医生过来,“陆思恒,你什么体质,从我见你到现在,你受你受几次伤,生几次病了。”,桎婉儿对陆思恒说。

“嗯?你说什么?”,陆思恒没听清桎婉儿说什么,把脸凑了过去,桎婉儿看着面前越来越近的脸,竟然不会动了。陆思恒眼看着就要亲上去了,桎婉儿的耳朵已经通红了。

“咳咳咳。”,医生即使的出现,打破了这尴尬的局面,桎婉儿一把将陆思恒推了出去。陆思恒差点摔倒,还是桎婉儿费力的把他拉了回来。

“怎么了?”,医生坐下以后问桎婉儿,看陆思恒这样子,估计问他他也回答不了医生的话了,“我早上见他的时候他的身体就特别烫,昨天晚上就好好的。”,桎婉儿对医生说。

“体温计,你先给他夹着吧。”,医生递给桎婉儿一个体温计,桎婉儿拿着竟然有些不知所措,“这个夹哪里?”。

医生看了眼桎婉儿,“腋下。”。桎婉儿呆呆的点了点头,“陆思恒,陆思恒。”,桎婉儿交了几声陆思恒,陆思恒都没有答应,还一直往桎婉儿身上靠。

“这人是故意的吧。”,桎婉儿心里想。“医生。”,桎婉儿回头,想让医生帮陆思恒夹,可是这一回头,哪里还有医生的影子。

门外的一生靠在墙上,“唉,像我这么有眼色的医生,不多了。”,医生刚才看桎婉儿拿着体温计一直不动手以为她害羞,这才退了出来。

“陆思恒,你别动,我给你夹体温计。”,陆思恒似懂非懂的看着桎婉儿。桎婉儿拉开陆思恒的衣领,把体温计放了进去,匆忙把手拿了出来。

陆思恒感觉到有些凉,非常不适,刚一动,就被桎婉儿止住了,“不准动。”,陆思恒看了一眼桎婉儿,嘟着嘴说,“不动就不动,凶什么。”。

陆思恒这是在卖萌吗?桎婉儿看着陆思恒这样子,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笑了一下,陆思恒被桎婉儿的笑容迷了眼,一下子靠在了桎婉儿肩膀上。

乖乖的一动也不动。时光好像静止在了这一刻,窗外的阳光撒在他们两个人身上,撒在陆思恒的睫毛上,有种岁月静好感觉。

医生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准备进去提醒他们拿体温计,一进去,也是被眼前的情景美到了。

“咳,可以拿体温计了。”,有了第一次放体温计的经历,桎婉儿这次大方多了,她直接取了体温计,递给医生。

医生看了一眼,38.5度,“他发烧了,之前有淋过雨或者收过凉吗?”,医生问桎婉儿。“嗯。”,桎婉儿点了点头,她以为那次的姜汤陆思恒喝了就能避免感冒的。

“好了,我给他开点药,等会你带他去挂吊针,注意饮食清淡,不能再受凉了,还有保持心情愉悦,心情不好,也会影响病情的。”,医生边开药,边对桎婉儿说。

桎婉儿点点头,表示她都记下了,“还有,在的生病的时候,尽量避免过多接触,不然会传染的。”,医生看了一眼桎婉儿。

桎婉儿很想给医生解释,他们不是情侣关系,可是话到嘴边又止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