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种田文

宝贝别怕第一次有点痛-秦时明月天明月儿黄文

俞明江给了管家一个眼神,管家将小人从宝芸的手上拿了过来,从那个小口那里撕开了,并且从其中拿出了另一张字条,上面的字迹和另一张上的完全不一样,但是俞明江看着后面那张的却是十分熟悉的。

“咦,这张字条上的生辰八字好似不是父亲的。”宝芸忽然说道。

俞明江这次不要管家代劳,自己从床上起来从宝芸的手中夺过来,一看纸条,只见上面写的生辰是四月二十二,而他的生辰是四月十二。

这张纸条一出现,再加上采云的话,众人都下意识的就以为这上面写的是俞明江的生辰,不想这上面写的日子与俞明江的生辰足足差了十天。

俞明江心情复杂,面前的情形在他的意料之外,也不是他想看到的。这件事的主谋是谁他心中已经有了数。

想着,俞明江将另一张的字条上的生辰看了,上面的生辰,明明白白就是宝芸的。他的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到了宝芸的身上,而宝芸似是不知道这纸条上写的是什么,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与他直视着。

望着宝芸如此纯真的模样,他对宝芸的最后一丝怀疑都没有了。

“夫人,竟然有人在府中行厌胜之术,夫人怕是要好好整顿整顿了!”俞明江脸色阴沉,对薛佳仪道。

一听这话薛佳仪就知道俞明江这是对她起疑了,她握紧了手中的帕子,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道:“妾身知道了,一定会好好整顿府中,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了。”

“老爷,这毒的源头没有找到,我不能全然确定老爷是中了五月花的毒。”秦林适时的来了这么一句。

薛佳仪总觉得有些心虚,说道:“你身为大夫,若是这点都不能确定,那还要你有何用?”

“夫人此言差矣,这会导致腹痛头晕的毒物不少,我之所以怀疑是五月花,也不过是一个猜测。想水仙,杜鹃和夹竹桃都会误食了都会产生这样的症状,症状虽然相同,可是解毒的方法不同。再者说现在也不是水仙和杜鹃的花期,所以我才会怀疑是五月花。”秦林解释道。

薛佳仪还想狡辩,俞明江却失去了全部的耐心,吩咐管家道:“你亲自带人去各个院子再搜一遍,不要落下了。”

这话的意思就是薛佳仪的芳菲院也是要搜查的,也就是意味着,俞明江是不相信她了。

她委屈的看着俞明江,道:“老爷这是不相信妾身吗?”

“夫人想多了,这毒源还是要找到的。”

“父亲说的是。”宝芸接着俞明江的话道:“我们都是仰仗着父亲,父亲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我们将来能有谁依靠?这无关信不信母亲,只是现在一切以父亲为重。”

俞明江点点头,让管家抓紧时间去了。

薛佳仪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管家去了,她知道芳菲院中没有什么五月花,可是俞明江终究是不信任她了。纵然芳菲院中没有搜出什么,这件事俞明江终究是疑心她了。

而且这件事处处透着奇怪,这个诅咒小人身上俞明江的生辰怎么就变了,还有小人中怎么就多了俞宝芸的生辰。

这小人的身上多了俞宝芸的生辰,就等于是排除了俞宝芸的嫌疑,毕竟谁会诅咒自己。

然而就是有这样会诅咒自己的人,采云将这个小人做好埋在宝芸院子里的事情被和颜和和悦清清楚楚的看在了眼睛里,并且禀告给了宝芸。

宝芸没有打草惊蛇,只不过让和颜在小人的身上加了点东西,就变成了如今的局面。

当然只做这些是不够的,俞明江的身体出了问题是真的。还出问题出的这个巧,那就有文章可以做了。

俞佳雯对眼前的状况还是看不清楚,怎么忽然就变成了这样。这明明就是俞宝芸做了小人诅咒俞明江,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眼前这样。

薛佳仪恨恨的看了宝芸一眼,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也不可能就这么顺其自然。宝芸已经是她的眼中钉肉中刺,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她给了张嬷嬷一个眼神,张嬷嬷会意,悄悄的想要走出房间。

“张嬷嬷这是要去哪里?”宝芸笑笑,看着张嬷嬷道。

宝芸这么一出声,俞明江也看到了将要出去的张嬷嬷。张嬷嬷惊了一下,不过很快反应过来,面色如常,恭敬道:“回老爷的话,老奴看夫人穿的单薄,想回去给夫人取一件衣服。这几天夫人稍有咳嗽,若是再着凉,夫人怕是真要病了。”

“父亲这里难道还会少了母亲一件衣服?”宝芸嗤笑道。现在府中连个姨娘都没有,哪里会没有薛佳仪的一件衣服。

张嬷嬷愣了愣,显然是没有找到能反驳宝芸的话。

“冷了就去后面找衣服。”俞明江冷冷的说道。

听到俞明江的语气,薛佳仪是真的委屈了,这么多年俞明江还是头一次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话。

便是孔柔在的时候,俞明江对她也是十分的温柔信任。孔柔死了,她以为自己的好日子就来了。事实也是这样的,孔柔的丧期一过,她就成为了俞夫人。

她以为这样的日子会直到她生命的尽头,可是今天俞宝芸这个小贱人要将她的好日子都破坏了。

“老爷,您这是不相信妾身了吗?”薛佳仪十分的心碎,不可置信的看着俞明江。

被薛佳仪这么看着,俞明江也有些心软,毕竟是和他相处了这么多年的女人。他咳嗽了一声,刚要说话,便听到宝芸道:“父亲,这次虽然您没有性命之忧,但若是不查到这件事是谁做的,此人以后随时都能要了父亲的命啊。届时父亲要我们怎么办?”

宝芸说的真切,俞明江还是惜命的,脸色马上又冷了下来,对薛佳仪道:“我只是想找到是谁下的毒,你想太多了。”

薛佳仪手中的帕子都要被她扯坏了,现在她十分的确定,今天这种种的不寻常,一定都是宝芸设的局!

文章内容不代表泡萝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uliou.net/zt/2020/Va1HEw0waHQw.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