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系统文

情深不负苏青免费阅读_温柔以待txt吃素 微盘

一朵白色的云在院子上空如漩涡一般盘旋着,宫小筱正晒着太阳,欧阳玉衡为宫小筱捏着肩膀。

欧阳玉衡一掌向那云打去,只见云落地变成了一个及其漂亮的女子。宫小筱看着这女子竟觉得秀外慧中楚楚动人。宫小筱站起来将地上的软玉温香扶起:“你便是雨歌吧!”想不到这女子竟如此无礼,她将宫小筱推开:“你这凡夫俗子也敢碰我。”宫小筱没站稳向后踉跄了几步,欧阳玉衡眼疾手快将宫小筱抱住:“你若这般无礼,别怪我不念往日情分,今日若是筱儿出一点差池,我让你以命相抵。”欧阳玉衡的语气没有丝毫温度,甚至连一丝起伏也没有,可是雨歌却感受到了敌意。

雨歌一跺脚:“玉衡哥哥,你怎么这样啊,我是来接你回家的。”欧阳玉衡依旧淡淡的语气:“你可能是弄错了,这里才是我家。”雨歌上前想要拉欧阳玉衡:“玉衡哥哥,我母后定的婚期快到了,你若再不回去,她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欧阳玉衡向后退了一步:“那就麻烦你告诉你母后,说你不愿意嫁给我。”雨歌仇视的看着宫小筱:“你就为了这个女人,为了她放弃狐族的一切,为了她将我视为无物,是不是!”欧阳玉衡皱起眉头:“自己走还是我帮你!”雨歌差点就哭出来,但她硬是把眼泪憋回去了:“我和你们没完,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

欧阳玉衡扶宫小筱坐下:“可有不开心。”宫小筱望着他笑了笑:“没有,你又没有跟着她走,我为何不开心。”欧阳玉衡将手放在宫小筱的肚子上:“我们最近的日子怕是要不安稳了。”宫小筱伸手抚平欧阳玉衡的眉头:“不要总是担心明天的事情,至少现在我们还在彼此身边。”欧阳玉衡越想越不安:“你怀有身孕,法力也被压的施展不出来,你一定不能离开我半步,知道吗?”宫小筱点点头:“我知道啦!”

“母后,你一定要帮我惩治他们!”受了委屈的雨歌抱着狐王的胳膊撒娇。狐王抿了一口茶:“这件事你不用再掺和,母后自有打算!”雨歌撅了撅嘴:“反正我不想再看见那个凡人!”狐王笑笑:“你当她是凡人?看来你这阵子是没有努力修炼。”雨歌睁大了眼睛:“难道她不是凡人?”狐王将茶杯放下:“她是一个降妖师!”雨歌腾的一下站起来:“降妖师?那玉衡哥哥岂不是有危险,我得去告诉他!”狐王喊住雨歌:“你以为玉衡像你一样,他得修为还不至于看不出降妖师的身份。”

欧阳玉衡在院子里倒腾了半天,宫小筱出来递茶给他:“你这是捯饬什么呢?都整整一下午了!”欧阳玉衡将宫小筱拉到身边:“你看,我做了一个秋千给你还有我们的孩子。”宫小筱看着完成了一半的秋千:“怎么会想到这个?”欧阳玉衡又开始动手做起来:“听说女孩子都喜欢,我只知你喜欢花,却不知还有没有其它!”宫小筱坐在旁边的石凳上:“还有眼前的人啊!”欧阳玉衡抬起头,眼里的幸福不言而喻。

秋千终于做好了,宫小筱采了几多还没落的花,将它们挂在了秋千上:“我们的家真是越来越漂亮了。”欧阳玉衡这才拿起茶:“娘子经营的好!”

第二年春,宫小筱诞下一双儿女,女孩儿名叫欧阳筱,男孩儿名叫欧阳衡。欧阳玉出生的时候长了狐狸耳朵,欧阳衡则是长了尾巴!他们长的极快,花儿还没开他们就会跑会跳会讲话了,宫小筱看着顽皮的两个孩子感叹道:“真是基因强大啊!”

欧阳衡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娘亲,妹妹她老是揪我的尾巴,她都揪疼我了。”宫小筱一时语塞,她老是想不明白,这欧阳衡怎么这么爱告状,这点可真是不像她,绝对像她爹爹。宫小筱将欧阳衡抱在腿上:“你是哥哥,让着点妹妹,娘亲替你揉揉尾巴!”欧阳衡十分不服气:“娘亲,你不是说我只比妹妹晚出来几分钟嘛!”宫小筱轻轻顺着他的尾巴:“那阿衡也是哥哥呀,哥哥要疼爱妹妹,保护妹妹对不对。”欧阳衡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娘亲,阿衡明白了。”

这是欧阳筱也跑过来撅着嘴说:“哥哥还揪我耳朵呢,娘亲阿筱也要抱抱。”宫小筱正要放下欧阳衡去抱欧阳筱,欧阳玉衡忙完手中的活儿走过来:“爹爹抱阿筱。”欧阳筱一下跳进欧阳玉衡的怀里:“爹爹给阿筱揉耳朵。”欧阳玉衡哭笑不得:“好好好,揉耳朵。”

宫小筱是绝对不相信欧阳筱会被揪耳朵的,她太厉害了,宫小筱是真的希望她能温柔点,可是她的霸道是与生俱来的,宫小筱摇摇头,还是不像她。

风铃随着风叮叮当当的作响,那个风铃是欧阳玉衡捡来贝壳穿起来的送给宫小筱的,欧阳筱闹着也要一个,还说爹爹只喜欢娘亲不喜欢她,欧阳玉衡捏捏她的脸:“你这个鬼精灵。”宫小筱一把将她抱起:“阿筱又重了呢!你像哥哥一样好好学习功课,过几天我们去捡贝壳。”欧阳筱像个大人一样点了点头:“那好吧,就这样决定了,不许反悔。”欧阳玉衡和宫小筱哈哈大笑,欧阳玉衡弹了一下她的脑门:“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

欧阳衡手里拿着包子,却不知在想些什么,宫小筱夹了一个鸡腿给他:“你今天怎么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欧阳衡回过神来:“娘亲,你说我们为什么要每天学习那么多无聊的功课啊?”宫小筱看来欧阳玉衡一眼,欧阳玉衡做了一个我也没办法你看着回答的表情。宫小筱只好又看向欧阳衡:“今天爹爹教了你们什么?”欧阳筱抢着回答:“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宫小筱想了想,娘亲个你们讲个故事吧。

晋朝时,有个名叫周处的人。他的本性十分善良,可是,由于他自小便没了爹娘,没有人教导他如何为人处事,周处的性情变的十分暴躁,行为也十分野蛮。周处喜欢欺负弱小,常常因为自己不高兴,就把别人打的头破血流的,所以,村里得人见了他,总是躲的远远的。这几天,村子里出现了一只凶恶的老虎,在山脚下的大湖里也出现了一只可怕的蛟龙,常常侵害村里的农作物,甚至还把农民活生生吞掉,大家觉得很害怕,甚至把老虎、蛟龙及周处合称“三害”,还说“三害”不除,村民将永无安宁之日。周处听说了村里来了这“三害”,好打架的个性使他立刻到山里一拳就把老虎给打死了,接着又到湖里抓蛟龙,在湖里追了三天三夜,才消灭了蛟龙。岸上的村民见周处一直没有浮出水面,还以为他和蛟龙同归于尽了,于是,大家便在岸上庆祝除去了“三害”。周处回到了村子里,发现村民们正在庆祝,明白了自己竟是第三害后,他便下定决心改过自新,不再是个让人家讨厌的人。

宫小筱讲完故事:“爹爹是在教导你们该如何为人处事,怕你们变坏,那样就没人喜欢了。”欧阳筱竟然都听的很认真,宫小筱还有点意外。欧阳衡终于开始吃饭了:“娘亲,我明白了,我定会认真学的。”欧阳筱也跟着哥哥说:“我也会我也会。”

“娘亲,我们跳舞给爹爹看吧!”欧阳筱在宫小筱的耳边悄悄说。宫小筱也悄悄的:“为什么呀?”欧阳筱什么也没说,拉着宫小筱起身:“快点。”

欧阳玉衡已经在月色下摆好了琴,欧阳衡在旁边看着,欧阳筱跑过去:“爹爹,我和娘亲跳舞给你和哥哥看。”欧阳玉衡的脸上洋溢着幸福而满足的微笑:“好啊,爹爹给你们伴奏。”

悠悠扬扬的琴声响起,时而像微风簌簌作响,时而像流水潺潺。欧阳筱牵着宫小筱,虽然只会转圈圈,但她的表情十分认真,像在做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她们俩的裙摆随着淡淡的风左摇右摆,花丛中她们像仙子下凡,欧阳玉衡的眼睛始终未离开过那画面。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欧阳玉衡不由自主的念到。欧阳衡学着欧阳玉衡念到:“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宫小筱听见欧阳衡喊出来的内容,她心里暗想:“都教孩子些什么。”

日复一日的过着,自从添了两个小家伙,生活也添了许多乐趣,欢喜多于无奈。

躺在床上,宫小筱翻来覆去睡不着:“玉衡,你说那个雨歌还会来吗?”欧阳玉衡搂紧她:“不用过于担心,这段日子你老是忧心重重的,原来是在想这个。”宫小筱叹了口气:“从前没有他们两个,遇到什么情况也好应对,可是如今不一样了,处处都要为他们考虑周全,不能出了差池。”欧阳玉衡将被子往上提了提:“你看看你都瘦了,都是想的太多导致的,抱着都不舒服了,你这是虐待我。”宫小筱笑了:“没一句正经话。”

一家人在月色的笼罩下渐渐入睡了,没有人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只需珍惜眼前,所爱的都在身边。

文章内容不代表泡萝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uliou.net/xt/2020/cnnxQwywWTQw.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