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系统文

燃燃升起h/啊不要不行好大好爽

这场一对一的单挑,没有任何意外,妮可儿选择了迅雷而基拉选择了强袭应战。

“既然准备好好打一场,不如开个赌局怎么样?”战斗开始前,妮可儿半挑衅半挑逗地说道,“你输了,你随我处置一晚;我输了,我随你处置一晚如何?”

“听起来不错呢。要是我赢了,真的可以一晚上随便做什么你都不会生气吗?”

“愿赌服输,”妮可儿斩钉截铁地允诺,随后她又立马胸有成竹地加了一句,“不过放心,这种对决你是赢不了我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

“别后悔哦。”

“不会。”

“那就开始吧。”

“好。”

从准备界面切换至战斗预备界面,随着倒计时归零,【Battle Start】的字样一闪而过,战斗正式开始。由于对战旨在通过正面对抗重新认识对方,因此环境被设置成了空旷宇域,战斗一开始双方就能在探测器上获知对方的具体位置,从而直接打响一场硬碰硬的巅峰之战。

精准无误的点射、神出鬼没的走位、毫厘不差的规避,迅雷与强袭在粒子束编织出的死亡之网中,轻盈优雅地翩翩起舞。没有任何顾虑,双方一上来就拿出百分之百的状态,寸步不让地干了起来。

登峰造极的操控技艺难分伯仲,为了取胜,两人势必全部发挥出各自的独特潜力。“基拉真变得有够可怕的,”运用近乎超能力的感知力解读对方想法、预判其下一步动作是妮可儿在前世一次次生死考验中渐渐觉醒的能力。与此同时,对方的精神状态亦能一览无遗地被她获知。虽说那一夜已见识过一次,当完完全全暴露于如鬼神般的气场中的刹那间,妮可儿依然感到了片刻的颤栗。但下一瞬,她不仅适应了这份压力,久违的与强敌交锋燃起了深埋于心底的喋血渴望,“不过可怕又可爱的反差萌也很赞的说。”

轨迹预测配合一环套一环的空间压缩,妮可儿一步一步诱导基拉踏入布设好的圈套,“只靠一把光束□□果然差了点,要是有龙骑兵你死定了,”然而凭借他无与伦比的反应速度,强袭千钧一发之际依靠姿态御制喷口的微调,堪堪避过了直击座舱的粒子束。当然,强袭并未完全躲过,粒子束擦着强袭的腰际划过,雪白的机体上留下了一道黑色的灼伤。

“如果用3rd系列的机体,这种攻击根本碰不到我,”基拉一点不客气地反驳道,“妮可儿现在不就仗着机体和模拟器的灵敏度不够‘欺负’我嘛。”躲过致命一击的强袭,须臾间即做好了反击的准备。仗着举世无双的操作精度,强袭利用盾牌防御和光束剑劈砍粒子束,便躲过了迅雷的所有牵制射击,一鼓作气地贴了上去。

“就你话多,”近战曾是初出茅庐的妮可儿的弱项,不过后来有C.E年代第一机师当免费陪练,加之克服了心理障碍以及感知能力的无限提升,历经数次生死相搏的恶斗,近战早已不再是她的短板,只是和其他更擅长的方面相比,没那么擅长。“反正今天你就乖乖等我被收拾吧,”毫不畏惧地拔出光束剑正面应战,一场气势如虹的死斗绝赞上演。

“一下就被收拾的话,妮可儿会很无聊吧。”

“那还得多谢你让我的生活变得多姿多彩?”

场面上杀得天昏地暗,每一招每一式都似乎要将对方置于万劫不复的死地,可双方的通话却充斥着红果果的打情骂俏之感。

“彼此彼此咯。”

“谁跟你彼此彼此。”

算准时机,抓住又一次常规拼剑的机会,电光火石间,迅雷出其不意地微调姿态,为右侧攻击盾的射击获取角度与空间。对迅雷的意图了然于胸,。强袭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九死一生之际只见钢铁巨人灵动地微微侧身,粒子束与前两发穿甲刺钉以毫厘之差擦身而过。

然而本应是三连发的穿甲刺钉被妮可儿临时修改了发射程序,第三发穿甲刺钉并没有按照惯常的轨迹发射。“这主意怎么样?”在第三发穿甲刺钉看似即将发射出去的转瞬间,迅雷却一把握住了刺钉,将其当做实体剑刺向强袭的座舱部分,“认栽吧,以强袭的机动性是避不开这样的攻击的,”并非机师回天乏力,只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避过了第一波突刺,机体和模拟器的双重性能限制,令基拉无法随心所欲地施展下一个回避动作,几十毫秒的差距在真正的战场上可能就是生与死的距离,但在模拟战中,无非就是屏幕显示从战斗画面切换到了【You Lose/You Win】,“基拉不会赖账的吧?”

看着屏幕中的恋人笑得一脸得意,“妮可儿也变得可坏可坏了呢,”基拉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感叹道,“果然还是之前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更可爱。”

“承蒙夸奖,和你没法比,”长长舒了口气,妮可儿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屹立于世界顶点的最完美调整者先生,”回想起方才强袭周围围绕的那种好似能将对手灵魂彻底碾碎的压倒性气势,说一点也不畏惧那显然是骗人的,只是这种本能的畏惧最终化为的是理性的信任。

一同关机走出模拟器。见他们从模拟器中出来,“艾伦先生和姐姐真的太厉害了!”作为这场战斗唯一的场外见证者,比起向姐姐质问“真相”,尼高尔更急于表达亲眼目睹了一场足以写入史册的巅峰对决后的兴奋,“我从来没想到MS战还能这么打。”

“你没想到的多着呢,”摘下气密盔,甩了甩头让盘起的头发自由散开,妮可儿若有所指地微微一笑,“比如超自然力的事情。”

“超自然力么,”喃喃重复着这个调整者群里中几乎没人会使用的词语,“这就是姐姐突然变得这么厉害的原因吗?”尼高尔率直地反问道。

“是的,”爽快明了地给予肯定,妮可儿没有丝毫避讳道出了简要的实情,“你老姐我上辈子就是这种档次的机师,某种不知名的超自然力让我重新开始了人生。正是在前段时间,我恢复了过往的记忆,然后就变成了这样。艾伦也是,还记得我们小时候有次我们收到的暗码吗?就是这家伙的手笔。”

“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这么不可思议的超自然力量吗?”

“其他说不好,但我们的存在是事实。至于为什么会这样,以我们现在的见识肯定没法解释啦。总之事情已经发生了,比起纠结这些,不如好好珍惜当下,能再次…和大家在一起…实在是…太好了,”说不清是装模作样亦或者真情流露,原本沉稳解释着前因后果的妮可儿,突然语气中浮现出一丝哭腔。紧接着她一把将尼高尔搂入怀中,完全不理会弟弟的“反抗”,“这一次…我一定要…好好守护住大家。”

再怎么是同胞血亲,被体形已与自己完全不同的同龄异性紧紧抱住,一旁还有第三者围观,“我都明白,”尼高尔面露羞色地挣扎着,“姐你先放手了啦。”

“不要…,”不仅没有松手,妮可儿反而更用力地抱紧弟弟,“乖,让我…抱一会儿…”纵使初衷里包含着些许打感情牌的意味,当拥住血亲的瞬间,什么算计都化为烟云。因为曾经失去所以更懂得拥有的珍贵,难以平复的心情全部宣泄进了这个拥抱之中。

挣脱不能的尼高尔只得用眼神向基拉求助。“尼高尔桑都被你勒得喘不过气了,”站在一旁收到求助的基拉,走到妮可儿身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放心吧,这次大家都会没事的。”

稍稍松开了一些但并没有完全放开,“你说没事就没事了?”既然已经这样了,不如趁此机会好好放松一下,“你以前也说过会一直陪我,还不是刚说完就不见了,”妮可儿赌气地反驳。

“这次不会了,”不着痕迹地顺势拉开了妮可儿环着弟弟的手臂,基拉从一旁轻轻搂住了她,“乖啦,请再相信我一次好不好?”

“不好。”

“妮可儿这么无情的话我会伤心的。”

“哼~”

“说来,妮可儿也该对我负责啊。”

“不管,”要说背信弃义,虽然她并没有相关记忆,可某只兔子之所以黑成这样确实和她脱不了干系。然而人若存心耍赖,再有理的事儿也会变得无理,而妮可儿正处于这种状态。

虽然不是很能理解他们对话的内容,可这两人完全无视自己的存在,一点不害臊的打情骂俏起来是不争的事实,方才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骇人对决好似从未存在过。“那个…,”尽管本身对撒狗粮这类事情并不反感,甚至觉得有点意思,可眼前的这两只实在有些超限了,“姐、艾伦先生,你们是不是可以先停一下…”,担心再这样下去自己会被闪瞎,尼高尔不得不出声提醒两人自己的存在。

“给你提供八卦素材不好么,”一点不收敛地驳了回去,这会儿变脸如翻书的妮可儿得意洋洋地蹭了蹭倚靠着的肉垫,“有了直观印象才好编故事嘛。”

“姐,我怎么觉得往哪里想都不是编故事了呢,”尽管现在的妮可儿既是又不再完全是那个和自己一同长大的孪生姐妹,但尼高尔坚信她的本性依然是他熟知的模样。自家老姐有个特点,越是相熟的平辈越会被她“肆无忌惮”地对待,之前所有同辈人里被“欺负”最惨的非他这个孪生弟弟莫属,如今这位艾伦先生大有取而代之的架势,“你该不会执行了趟任务就把自己卖了吧。”

“这个嘛,”没等妮可儿开口,这次基拉抢先一步回答道,“虽然真名暂时不能说,不过姓氏可以,AA是Allen Amarfi的缩写呢。”

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这么光明正大地宣告自己“嫁”人的男生,果然和恶趣味的老姐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他们不识好歹,我走还不行吗?!“姐、姐夫,你们慢慢聊,我还有事先告辞了,”惹不起还躲不起吗?三十六计走为上,尼高尔果断开溜,将空间留给了他完全应付不来的两位“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