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系统文

她风娇水媚[快穿]-爹爹不要吸了好大慢点

陆暄看着眼前的这副地图,这最薄弱的地方,就只有北蛮了。

但是北蛮并不属于南通国,而是属于西域了。

要从北蛮那边入侵南通国的话,也就是说要等同于去和北蛮的人做交流。

但是北蛮的人蛮横不讲理,一旦认定什么,就算是错的,也会一直执行下去。

但是这件事情,却是让陆暄很苦恼。

虽然陆暄有把握和北蛮的人交流,但是陆暄却是想起了苏寒烟所说的那件事情。

无论如何,都别去北蛮。

这件事情倒是让陆暄越来越好奇了,南通国最薄弱的防线就是北蛮那边的边界线。

只要能够从北蛮进攻,那么拿下南通国是必然的事情。

但是因为苏寒烟的劝告,这让陆暄很苦恼。

陆暄就这样坐在原地没有任何动静,一直思考着这个问题。

究竟是该怎么做。

是去,还是不去。

陆暄看着手上的地图发呆一直到下午。

而这个时候苏寒烟也是憋不住了从房间里面走出来。

让苏寒烟很惊讶的是,看到陆暄居然坐在那里发呆。

苏寒烟页数明白了事情是怎么回事儿了。

估计是苏忆秋那个女人按照剧情开始行走了。

苏寒烟走到陆暄的面前,看着陆暄手上的地图。

不由得一愣,果然是这样,苏寒烟看着还在发愣的陆暄。

直接将这几张地图拿起来,给完全撕碎了。

而在苏寒烟做完这件事情的时候,陆暄竟然也是反应了过来。

“你这是在干什么?”陆暄没有生气,而是一脸疑惑的看着苏寒烟。

“苏忆秋那个女人找你谈的是袭击南通国的事情吧。”苏寒烟说道。

陆暄一愣,“你怎么知道。”

“我不仅知道,我还知道这是一个骗局。”苏寒烟对着陆暄说着。

“骗局?那个女人从南通国来到东陵国找我,仅仅只是为了骗我去袭击南通国。”陆暄也是感觉自己的脑袋不够用了一眼。

而苏寒烟也是叹了一口气,直接一巴掌甩在了陆暄的脸上。

“你给我清醒一点,你看看你现在优柔寡断的样子。”苏寒烟说道。

陆暄一愣,的确,刚才因为这些事情,让自己变得有些奇怪。

“谢谢,好多了,那么,告诉我,你知道什么?”陆暄恢复了以往的样子。

苏寒烟摇了摇头,“有些事情我不能告诉你,但是你换个角度想一想,如果,你能够利用这个方法灭掉南通国,而一个女人则是带着你的消息传达给了秦天蕴,你觉得,秦天蕴会不会和你一样,选择困惑呢。”

陆暄猛的反应了过来,对啊。

“厉害,如果没有你的话,我恐怕还会在这件事情当中困惑下去。”陆暄笑着说道。

“小事而已。”苏寒烟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不过陆暄倒是对于北蛮很感兴趣。

“话说回来,你为什么不让我去北蛮。”陆暄一脸疑惑的说道。

“我不是说过么,你以后……”

苏寒烟的话顿时卡在了喉咙里面了,好像剧情已经到了这里了。

原文中的剧情是,苏忆秋找到了陆暄,利用假地图骗过了陆暄,让他从北蛮进攻南通国。

但是北蛮的人却误以为是来侵略自己的,所以纷纷迎战,而陆暄率领的人也是以为那就是南通国的守卫,所以和他们战斗。

因为北蛮人极其不怕死,所以陆暄军队元气大伤,从而被秦天蕴捡了便宜,死在了北蛮。

这让苏寒烟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但是这件事情还是不告诉他好了。

“已经没什么了,如果你想去北蛮的话,我可以陪你去一次。”苏寒烟笑道。

“居然是不告诉我,这倒是让越来越好奇了。”陆暄说道。

“只有你去了北蛮之后,才会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并且,你也要知道,以前我不让你去北蛮,是因为,你去北蛮肯定是会带着军队一起去的,这样是会引起更多的误会的。”苏寒烟说道。

陆暄点头,苏寒烟说的一点也没错,如果要去北蛮和那群人谈判,肯定会带着一大群军队一起过去的,这样能够起到极好的威慑作用。

这件事情陆暄倒是从来没有想过。

“但是你想想,如果你带着军队和人谈判的时候,碰巧南通国的那群人,威胁了北蛮人呢。”苏寒烟说道。

这让陆暄更是惊讶,这些事情自己以前虽然想过,但是没有可没有想过会栽在北蛮的手里。

“看来我必须要去一趟北蛮了,我到要看看那北蛮有什么东西。”陆暄呵呵的笑着,心中已经做下了要去北蛮的决定了。

然而苏寒烟却是还挺担心的,因为北蛮那边是在南通国的边界,而且秦天蕴还时不时的派人威胁他们,这要是苏寒烟和陆暄过去发时候被误认为是秦天蕴派过去的人就麻烦了。

“今晚早点睡,我们明天就出发。”陆暄说道。

“这么着急?”苏寒烟也是一愣。

陆暄似乎有些兴奋,站起身来,“我不知道那北蛮有什么,但是他的确是引起了我的好奇。”

苏寒烟也是叹了一口气,男人都是这一个德性。

但是苏寒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准备离开陆府,“既然明天要出发,我先去一趟皇宫,和老爷子打声招呼。”

“也好,毕竟父皇对你倒是越来越亲近了。”陆暄说道。

苏寒烟走出了陆府,直奔皇宫而去。

当苏寒烟走到后花园的时候,却是看到陆九泉坐在亭子内拿着一样熟悉的东西。

“在看什么呢?”苏寒烟走到了陆九泉的身边,突然说道。

“哎呀你吓我一跳,要是我被吓死了,你可就得落上一个弑君之罪了。”陆九泉说道。

“哪儿有那么容易死,别瞎说,告诉我,你在看什么呢。”苏寒烟说道。

“一个大臣献给我的西洋玩意儿,好像挺有趣的,就是有些弄不懂。”陆九泉将一个正方体的东西拿了出来。

“这个啊,我知道。”苏寒烟看着陆九泉手上的东西,一眼就认出来了。

苏寒烟看着这个东西,这玩意儿,在这境内似乎真的是完全没有,而且和自己以前玩的东西,是一个道理的,就是比以前玩的那个,要差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