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系统文

乳夹 震动 绳结 调教_h写得好的古言

自己为什么倒霉的在这个女人之后?这样的对比估计会很尴尬的,云轻尘本想在那些女人之间混一混淘汰掉就行了,可是这么多人刚刚看到了苏寒她那样的表演,自己要是很怂……

可是她好像什么都不会啊?

“主人!你唱歌啊!唱歌压死她们。”

突然阿贝叫嚣的声音传来。

唱歌?她什么时候会唱歌了,这个家伙真是……

可是云轻尘不知道她在这思索着到底要干啥的时候,围观的人好似已经不耐烦了。

“这女人站在那怎么什么也不干,不会就下去啊,在这浪费个什么时间。”

“就是!就是!快下去!”

“额……”

云轻尘好像没想到她居然造成了这的反应,要不她就下去了算了?

云轻尘就是准备下去,结果被那个所谓的三长老给一把拉了回来。

“没有表演不能下去。”

云轻尘一脸懵逼,这还逼人强制表演的?

看着云轻尘的目光,三长老也是有些不自在,可是谁让她接到了上头的吩咐必须要让云轻尘给通过第二关,不然她们选了圣女也是白选。

本来想着只要云轻尘表演一下,她们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放过去了,毕竟这些人都不过是些半斤八两之辈。

可是三长老怎么都没料到云轻尘居然是连表演都不想表演就是要直接的下去,这让她想放水都是不行!

无可奈何之下,三长老才是出此下策将云轻尘给拉了回来。

面对这样的情况,云轻尘也是一咬牙,死就死吧。

唱就唱吧!

可是唱什么好?

云轻尘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一丝的记忆碎片,整个人的头就是有些略微的抽痛,强行压住之后,一股好似不属于她的声音传来。

我怎么舍得看不见

那一张清秀完美的脸

雨点掉落下来 打湿整个屋檐

你淋湿站在我左边

你美的像幅泼墨画中的仙

我靠近递你一张手绢

你突然的笑了 道谢说的腼腆

骤雨停了你就这样越走越远

……

清脆的歌声传来,像甘泉一般清润甘甜,可是又仿佛有着一股深深的思念,一波接着一波,一道接着一道打在了这些的人心中,她们甚至在想歌声之中是否会有那样一幅像画一样的人,自己是否能与之相遇,进而递上一张属于自己的手绢?

一首歌唱完,整个测试之地寂静无声,这女子的歌声好像唱到了人心里一般。

让她们不想出声去打扰这唱完之后的那一抹感觉。

云轻尘似乎都久久不能回神,她什么时候学会的唱歌她自己怎么就不知道了?

而这一首歌落在某个人的耳朵里却是格外的刺耳。

这首歌他听过!这完全就是云轻尘给风临澈写的!

没想到这女人想要跑来和他和好却是唱着给别的男人写的歌?

墨非夜的脸色已经是青的不能再青了。

这该死的女人好像变了很多!

但是就算是变了也只能是他一个人的,风临澈这个家伙想要染指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好!”

云轻尘的歌声过了许久,终于是爆发出来一阵的叫好之声。

之前还让云轻尘从上面滚下去的人现在就像个傻子似的愣在了那里。

原来这个一直不动的人是在酝酿感情啊,她们这都是看不出来真是惭愧啊。

“恭喜你通过第二关。”

三长老的话语传来,云轻尘还是不能缓过神来。

“阿贝啊,我什么时候会唱歌的?”

“啊,我也不知道呢,也许主人你是天生的。”

主人啊,其实你不止会唱歌还会写歌呢,阿贝在内心嘟囔了一下,却是不敢告诉云轻尘。

之前的那一幕可是把它吓坏了,要不是有白衣小子在估计主人现在整个人都会是不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