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系统文

硬占丰满妻/深山三兄弟共娘

在人们达不到的地方,也就是天的最高点,住着所谓的神。

东方的天界,以天帝为首的各路神仙。与之相对的,便是以魔王为首的妖魔鬼怪。

西方的天界,以耶和华为首的白翼天使。与之相对的,是以路西法为首的堕落天使。

而我们的故事,发生在东方……

天界

在天界,最冷清的地方是哪里?说实话,就算是在任一千年的爱神,他都不知道有这位神的存在。他就是欲神连伊,而他的住所,莲花小筑,便是最冷清的地方。

莲花小筑位于天界的最北边,这里日日开着鲜艳的莲花,永不凋谢。而其中的奥秘,据说是天帝的妻子为了感谢欲神的帮助,为其建造的。

然而,这只是据说。

天界的大大小小神仙,基本上没有几个人见过欲神,甚至连天帝,距上次与欲神相见,也是七千年以前的事情了吧。

偏偏,欲神掌管着上至神仙,下至魔鬼的欲望,欲望是犯罪的基础,如果欲神想要毁灭天界,他只要稍微改变下各路神仙的欲望,天界,就会闹得不得安宁。

令人安慰的是,欲神不会。

掌管着欲望的神,其本身,就是无情无欲。

但换个说法,一旦欲神有了欲望,那么,离死,就不远了。

“天帝,魔界三番四次派兵威胁天界,看来,是时候反击了!”战神双目炯炯有神,对于这场战争,他势在必得!

“朕明白!可是……魔王不是普通人,天兵们虽是神仙,但也承受不住妖精鬼怪的诱惑!输赢难测啊!”天帝坐在玉座之上,说出自己最担忧的事情!也是他几百年来不主动攻击魔界的原因。

魔界之人,大都会魅惑之术,并且修为级高,天界的天兵根本是抵挡不住的!

“陛下,臣有一计。不知是否可行。”长长的胡须拖在地上,这位天界的老神仙,老的,已经忘了他的名字,可他的威严,不亚于天帝。

“请说。”

“欲神连伊。”简简单单的四个字,镇住了全天界的神仙。

“您……您说的是住在最北方的莲花小筑里的……欲神连伊吗?”天帝满脸震惊。

“正是。”老神仙抚着胡须,“既然无法抵挡魅惑之术,那么就让欲神连伊把天兵的欲望去除,就行了。”

“可是……欲神连伊已经七千年没有走出莲花小筑了。”战神不禁插嘴道。

“安心吧,一切,有我。”老神仙挂着神秘的微笑,踩着彩云,向天界的最北方,飞去。

莲花小筑

这里有着不输给瑶池的美景。清澈的河水,被称为泪河,据传,是由几千名仙人的泪水汇聚而成。

“呀嘞呀嘞,七千年不见,还是如此美丽啊。”老神仙着迷的看着满河的莲花。

“有事?”清澈的声音从深处传来,莲花的香味愈发浓烈,不一会儿,身穿白色长袍的男子,从森林之中踩着白云飘来。

“呦,连伊。”老神仙如孩子般举起左手挥着问好。

“七千年不见,你变老了。”

眼前这位男子,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

“七千年不见。还是如此美丽。”

“为何事?”欲神连伊坐在湖边石凳上,白皙柔嫩的手举起酒杯,那风情,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你不是早知道了吗?”老神仙也像当做自己的家一般,随意的坐下。

“拒绝。”

“不要那么绝情嘛~~~看在我俩那么多年的情分之上。”老神仙拉扯着连伊的白衣,脸上挂着掐媚的笑。

“代价。”

“你想要什么?”

“五彩石。”

“你!真会挑!!”老神仙马上捂着胸口,一脸鄙视。

“那就离开。”

“连伊~~~~”

“离开。”连伊站起身,准备腾云驾雾。

“好!!成交!!”留着两行眼泪,老神仙可怜兮兮的从胸口里拿出五彩石。

五彩石,传说中的神石,可以制药,无论□□还是解药。一万年出现一次,一次只有一颗。

“我出战。”

“真不愧是老神仙,竟然请动了欲神连伊。”

“是啊是啊。”老神仙捂住胸口心脏的位置,是用五彩石换来的啊!

“那么这场战争!势在必得!”战神挂着自信的笑,手里的□□握的更紧了。

魔界

邪魅的男人躺在用丝质做的床上,鲜艳的橘红色头发让魔界所有的女人为之疯狂。

“魔王大人~”妖艳的女人躺在男人的胸口之上,红色的指甲在他的胸口划着圈圈。

“蛇妖,太贪欲,可不好。”被称为魔王的男人,正是魔界之王,摩西。

“魔王大人~臣妾还要拉~”蛇妖不满足的扭动着纤细的腰肢,艳丽的脸上满是高潮后的红晕。

“魔王陛下,将军豹王求见。”

“宣。”随手披上黑色的披肩,把怀里的女人扔到地上,也不管她有没有穿衣服,就走出了房间。

女人,有多少要多少。

“王,天界最新报告,天帝派遣战神欲神在内十万大军,将在三天后攻打魔界。”

“那就迎击。天帝那家伙霸着高权太久了,该换人了!”摩西勾起嘴角,露出最残酷的笑。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会是场,毁灭自己的战争。

三天之后,神魔大战

原本信心百倍的魔界之人在发现魅惑之术不灵之后,军心大乱,摩西只能宣布撤军。

“怎么回事?”身穿黑色战甲的摩西,英姿飒爽,俊美非凡。

“回陛下,是欲神。”

“欲神?”摩西听到这个名字,有些吃惊。

“是的,欲神去除了所有天兵的欲望,导致魅惑之术无法施展。”

“没想到,居然还有欲神这一人物的存在。这算是天界的杀手锏吗?”

“大概……”

“整顿军队,明天我亲自带兵!”

“是!”

看来,得先探探军情,摩西皱着眉,考虑着。

而天兵天将为先胜一局而相互庆祝。战神更是把欲神推上了主位。

“喝!”战神揽住连伊瘦弱的肩膀,把酒递到他嘴边。

“不。”连伊推脱着,这场面,他不习惯。

“不要不给面子,喝!”在战神的硬逼下,连伊不得已一口气喝下了醇厚的红酒。虽饮酒,但总是浅尝即可,如此大量的饮,连伊也是第一次,几杯下肚,如玉的面容有着薄薄的一层红晕,却也是最诱惑人的。站在一旁的战神有些看呆了。

“够了。”连伊甩开酒杯,步伐有些不稳的走向远处。

自己就不该答应那老狐狸!为了一颗五彩石把自己卖了!不合算不合算!连伊直摇着头,这笔交易,现在算来,一点都不划算。但既然接下了,那只能完成了。坐在层层云朵之上,遥望着人界的种种,连伊轻松地完全不像是战争的状态。这副悠闲自得的样子,完全映入了某人的眼中。

摩西完全没有想到,只是来探军情,却看到如此美丽的景象。

那一手一足,那风情,那回眸,这就是,欲神吗?

“天,好想尝尝他的味道。”光是想象这样的美人躺在自己身下翻云覆雨,下腹已经热得快不行了。

“你是我的!这场战争,我赢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