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系统文

塞东西走路play&从后面怎么找准位置

天都——圣德利加菲尔,总评院,医疗大楼。

总评院的专属医疗人员将米涅芭推进抢救室,关上大门。

“快点!米迦斯院长命令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伤口恶化!所有仪器准备就绪了吗?”

“是!”

“已经陷入深度麻醉状态了,谢天谢地……氧气输送?”

“到位!”

“好,开始!”

以一个年龄资质较老的成员带领,医疗队展开刻不容缓的救治工作,时间与工作的精细成极端的反差,没多久所有人的额上布满了豆大的汗珠。

一位年轻的成员为主治的前辈拭去汗水,眼看着那黑色的魔力在皮肤上进一步延伸了几分,感觉就像有条毒蛇在自己的手臂上攀爬缠绕,毛骨悚然的危险气息,却吸引人去接近、碰触,年轻人及时闭上眼睛晃晃脑袋,隔绝那致命的蛊惑,细声道:“到底什么样的东西才会造成这样的伤啊……”

门外,路法斯和波流西卡在等,他们对米涅芭的情况一筹莫展,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

两人都是比较冷静理智的人,安静的站着、等着,没有过多的言语、动作。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小子。”波流西卡倏忽道,“什么让你觉得总评院有能力治好那丫头的伤?”

路法斯眼光深邃而疲惫,答道:“我不知道。”

“那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想死马当活马医?”

“不,再怎么样我也不至于拿大小姐的性命当筹码打一场毫无胜算的赌,只是……”

“只是?”波流西卡眯眼大量路法斯,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她读不懂的讯息。

“只是我的记忆告诉我,米迦斯院长,可以信任。”

路法斯搞不懂自己哪来的自信令他能将这句话说出口,对那位仅有一面之缘的总评院院长,他抱有一种难以置信的信赖感,觉得他可靠可信,甚至愿意在这危急关头将大小姐的性命托付。

“你的这句话,对身为总评院院长的我而言,是至高的荣誉。”

辨别出来者的音色,路法斯触电一样站正,向来人行礼:“尊敬的米迦斯院长。”

“有话稍后再说,现下贵公会成员的伤势亟待救治,我先失陪了。”

米迦斯走到抢救室门前,留下最后一句话:“不过请安心,既然你相信我,我也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二人看着再度被关上的门,默然。

波流西卡:“的确是个让人愿意相信的人呢。”

“那是当然的喽~那可是我们总评院引以为豪、无所不能的院长大人啊~”

循声望去,一位深色皮肤的俊美男子倚在距急救室大门不远处的墙上,淡紫色的长发被高高束在脑后,同色的双眸三分狡黠七分玩味。路法斯记得,此人便是刚才他与米迦斯院长通话时在场的另一人。

“‘极圣大魔导师’第五席位,贝尔寒林戴尔蒙德。”

“能被记住名字我深感荣幸。”贝尔寒林笑着向两人挥手,“嗨~又见面啦~”

急救室内,医疗人员照院长的吩咐竭尽全力拖延黑色魔力的扩散速度。眼见勉强控制住的魔力即将突破最后一道防线——心脏,到那时任谁也无力回天了。绝望步步逼近,千钧一发之际,他们身后传来了救世的福音。

“辛苦你们了,接下来由我接手吧。”

所有人看到米迦斯的一刻如同服下一剂强力的定心丸:这种时候没有什么会比看到这位院长更能让他们放下心中那块沉重的巨石的了。

“院长……”年长的领队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几岁,头上的汗水混着盈眶的热泪划下。

米迦斯鼓励性的拍上他的肩膀,附上一枚微笑:“辛苦你了,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接下来交给我,你们下去休息吧。”

米迦斯的微笑无时无刻不带着安抚人心的魔力,紧迫感和压力猝然烟消云散,只觉一场方才还迫在眉睫的危机已安然度过。领队微微弯腰示意,由同样双腿发软的队员扶着退出抢救室。

门合上的同时米迦斯嘴角的弧度荡然无存,不急不忙地走到陷入麻醉状态的米涅芭身旁,漠然望向已经蔓延至锁骨的黑色魔力,深吸一口气,积蓄魔力……

外廊,贝尔寒林眼看着路法斯在一分钟内换了不下十二次站姿,忍俊不禁道:“不用这么焦躁不安,你不是说相信小米迦的吗?”见对方依然蹙着眉,接着道:“稍安勿躁啦~小米迦可是在任何事情上都可以依靠的完美男人哦~更不用说是这方面了。”

贝尔寒林抬手用指节敲了敲被他用来做靠背的急救室大门,收获两副疑惑的表情,笑:“魔法不谈,在当今医学领域,咱们的院长大人可是当之无愧的首席权威啊,该说论医术,他要称第二,可没人敢称第一~嘛,你们等着看吧。”

急救室内,米迦斯屏气凝神,闭上双眼,右手食指与中指合并在距米涅芭皮肤上方约半寸处匀速浮过,调动全身所有精力感受指腹下细微的魔力变动,每到达一根黑纹的末梢,便无片刻迟疑的将凝聚在指尖的魔力通过点触摄入皮肤下方,之后即见花纹不再延伸,如同被寒冰冻结的河流。

这是一项非米迦斯不可完成的工作,不仅是因为他独特的魔法和远超常人的魔力,更因为对那份魔力精准零误差的控制技术,魔导士的魔力运转渠道是相对神经系统要更为复杂得多的脉络疏导系统,且因人而异,每两个魔导士体内的魔力疏导脉络就是天差地别,还与人体的神经、筋脉、血管等交错相同,遍布全身。更为棘手的是它们无时无刻不在进行毫无规律可寻的变化,分叉、交融、曲折蜿蜒……

所以连米迦斯也只能单单凭借皮肤底下细微的变动感知情况。在这条分出支叉前及时制止,于那条改变路数前进行牵引……打入米涅芭体内的魔力夹带着米迦斯独有的魔法,高强度压缩成的魔法屏障足以起到闸门作用,切断了感染部位与正常部位的魔力连接,得不到米涅芭自身魔力的供养,又因米迦斯魔力的包围无法从周遭空气中吸取魔能因子作为养分,黑色的魔力无可奈何地暂时安分了下来。

米迦斯收回手指,治疗到这里先告一段落,抬起一直藏在宽大袖口下的左手,白色的水晶握在掌心,

外廊,贝尔寒林锲而不舍地与路法斯和波流西卡搭话——没错,他闲得发慌。

“你是‘剑咬之虎’的成员吧?哎呀我听说过呢~曾经在菲奥雷王国魔法祭典‘大魔斗演武’上蝉联的公会,小米迦对你们也是关注有加哦~”|

“那边那位女士是‘妖精的尾巴’的吗?真荣幸诶~能一次性见到菲奥雷王国两家首屈一指公会的成员。”

“我看过你们公会的比赛哦~不得不说是个很棒的公会啊,有许多漂亮……咳嗯,我是说,厉害的魔导士呢~”

贝尔寒林滔滔不绝,路法斯出于礼节象征性地回应几句,波流西卡则完全把贝尔寒林当空气处理了,反正对方明显对她没兴趣,只是时不时的把话题牵过来表明他没有忽略她的存在,而她怎么听怎么觉得这位轻佻的年轻人说的话总有一股子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意味。

“公会什么的真不错呐~同伴之间和谐相处打打闹闹的日常简直再棒不过了……啊,虽然由于一些原因我是没有加入公会啦,不过好羡慕呢……”

路法斯有些汗颜地望着从朝他搭话变成自说自话的、这位传闻中最年轻的“极圣大魔导师”。他心中牵挂大小姐的伤情并无心与这个男人说多少,但他不曾预料到只是礼节性甚至敷衍的寥寥几句回应,眼前的这个男人也能说到现在,且内容跨越度略大,有些还无厘头。

该说对方是不在意周围的气氛还是压根不会读空气?路法斯可记得自己来总评院是为了让院长米迦斯设法救治他们性命垂危的大小姐的,而不是陪他贝尔寒林话家常。

提醒他呢?还是无视他呢?

贝尔寒林显然没有体会到路法斯内心的天人交战,依然自顾自的说着:“这样吧,等将来有一天我可以加入公会了,能让我去你们公会吗?无论如何也想体验一下呢,和互相信任的同伴在……”

“贝尔寒林,进来。”

头顶角落里的魔导传呼器里传来的米迦斯波澜不惊的声线成功堵住了贝尔寒林喋喋不休的那张嘴。

“啊啦啦,小米迦在叫我了,真遗憾~今天只能到此为止了,就这么约定咯~期待下次再会~”

贝尔寒林抛了个媚眼消失在门扉后,路法斯和波流西卡感到整个世界都清净了。吟游诗人压了压帽子,耳根是清净了,脑子还糊着呢,他绝不承认自己是无脑的笨蛋,但任谁被在耳边滔滔不绝说了那么多心里还分分钟念想着毫无关系的另一件事,都会有点恍惚,以至于后来贝尔寒林最后那句话路法斯一点没听见,光见对方的嘴唇一张一合,不过记忆的魔法师决定忘却这段无关紧要的记忆。

倒不是完全没有好处。路法斯转念一想,因为至少他现在一点也紧张不起来了……

急救室内,贝尔寒林踩着轻快的步伐哼着小调,心情大好的走进里间。

“哈喽~小米迦~进展顺利吗?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吗?”男子自然而然的勾搭上青年的肩膀,瞄了一眼治疗台上躺着的女人——注意点是她身上遍布的黑色,丝毫没有减退的迹象,皱眉道:“这不是毫无起色吗?”

照常来说小米迦在刚刚那段时间内应该把一切都处理好了啊,然而现实是这黑纹不仅没有消去,反较前不久在通话视频中看到的分布更广了。贝尔寒林暗自思忖:难道这真是什么连小米迦都束手无策的疑难杂症吗?

“治不好?”

“不,方法还是有的。”米迦斯将那块发光的魔水晶展示给贝尔寒林看,“唯一,但绝对有效的方法,保证药到病除,还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淡淡的说着像虚假广告的台词,却看不出任何开玩笑的意思。

“灭龙魔水晶?”贝尔寒林识出了水晶中的特殊魔力,问道:“这就是你说的‘药’?你刚才迟到的那一会儿就是去拿这块水晶了?”

“嗯……”模棱两可的回答,其实不是,他不是因为要去取这块水晶才来迟了的——他随身携带,而是他需要花费点时间去思考:他到底该不该用它?

那时罗德将这块水晶交到他手上的时候说过以后会用到,但米迦斯不曾想到竟是在这种场面上有了用武之地。

实际上救治米涅芭的方式不止这一种,比方说米迦斯完全可以切断已被侵蚀的魔力疏导脉络与正常的魔力疏导脉络之间的连接,然后再把黑色的部分移出米涅芭体外处理掉,毕竟用于魔力运输的系统只要有足够魔能因子的填补完全可以长出新的,虽然可能要花更多时间恢复,但也不失于一个有效的方法。

凭心而论,不到万不得已,米迦斯是怎么也不愿动用这块灭龙魔水晶的。

“既然已经有主意了,为什么不动手?”

他听见贝尔寒林问他,米迦斯道:“药是有了,但还缺一味药引子。”不出意外的见对方半知半解的挑眉,慢慢解释:“我切断了感染部位与正常部位的连接,现在于她体内作怪的黑色魔力正处于半凝结状态,接下来我会在她的疏导脉络上开一个小孔,把这些黑色的魔力导入这块水晶内,使它们中和。”

“哦~~~”贝尔寒林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小米迦你说的药引子是指中介物是吧?”

“没错,想将魔力尽数导出,必须得有一个可以产生足够助力引领这魔力的中介物。”

“直接把这魔水晶放进这女人体内不就行了?”

“这两种魔力任何一种进入人体都是致命的,它们都很贪婪,通过吸收周围的魔法物质强化自身,永无止境,光一种,便足以将她的魔力吞噬得一干二净。而且,虽然这水晶中的魔力在开始吞噬其他魔力之前肯定会先与黑色魔力中和,但等不到反应完毕,她就会被活活疼死。”

“咦……又是这么危险的魔力?小米迦你不能换个安全系数高一点的吗?”

“这块水晶中的魔力可以说是现今世界上我们能找到的唯一足够中和那黑色魔力的东西了,属性的特殊性,与不亚于黑色魔力的纯净度,才使得它们能相互抵消,说白了,就是以毒攻毒。”

果然是很危险的方法呢……小米迦还真是……“你已经有想法了吧?”不然不会叫我进来了。

“啊,我想用我自身作为中介物,接通她体内的魔力将其导入水晶内。”

“什么玩意儿?!”贝尔寒林认定是自己耳朵坏掉了,“小米迦你说你要干嘛?”

“我早在叫你进来之前就开始封闭自己体内的魔力疏导经络,只留下一条主干路用来待会儿的治疗,已经差不多完成了,我需要你在我导出魔力的时候做两件事……”

“停停停停停小米迦你给我等一下!打住!”贝尔寒林淡定不能了:面前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一脸从容的胡说八道些什么啊?

“你疯了吧?有必要做到这一步吗?小米迦你自己也说了这黑色的魔力是多危险的东西,而现在你竟让要让它通过自己的身体?别开玩笑了!总评院的院长怎么可以随便拿自己的生命冒险?至少让别人……”

“为了能确保在运输途中及时控制变动的魔力疏导脉络这是唯一的方法!……这魔力就如同饥渴的野兽,一旦有一丝一毫的不属于它自身的魔能被感应到,就会不顾一切的将其吸收为养料壮大自身,只需有足够的供养,它可以一直滋生下去……贝尔寒林,我知道你在担心我,我还知道身为总评院院长我的命从不仅只属于我自己,我也知道,稍有不慎,我自身难保。”

贝尔寒林双手环胸,等米迦斯继续说下去。

“但每当面对病人的时候,我只是个医生,而且,我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

对视三秒,贝尔寒林缴械投降:他算是彻底理解为什么每次开会时都是史比威尔那顽固老头儿对看上去好说话的院长米迦斯做出让步了。

“小米迦总是让人无法反驳啊……好吧,答应我照顾好自己,需要我做什么?”

笑意重新回到了米迦斯的眼角,他道:“一,为避免在我打开魔力连接时发生两种魔力同时流向我体内汇集的情况,我需要‘你的魔法’,确保魔力流动的单向性。二,她体内的魔力早已被蚕食得所剩无几,虽然处于麻醉状态但绝不能陷入更深度的昏迷,接下来她体内的魔力还会快速流失,远远低于足以维持她正常生态功能的水平,我会接通她与你之间的魔力连接,你得在一旁给她补充大量魔力,用魔力传输装置补充的话不够灵活,拜托你了。”

米迦斯冥神检查身体里的魔力疏导脉络,确保只有左手到右手畅通无阻,所有支叉口都已封闭严密,积存魔力进去作为诱导的饵食。

“开始。”

米迦斯快速打开连接,左手紧握灭龙魔水晶,阖上眼睑,集中精力。

黑色的魔力受到米迦斯非比寻常的魔力的吸引,很快涌入给它们设留的通道内,米迦斯只觉一股窒息的压迫感从手掌直抵心脏,他加快了速度——必须快过这半凝结魔力下一次扩散的速度。与此同时,贝尔寒林照米迦斯的要求,用魔法限制住魔力流动的方向,按着米涅芭魔力流失的速度输送魔力,他能感受到速度越来越快。悄悄朝米迦斯望去,黑色得魔力源源不断地进入青年体内,在米迦斯苍白的手臂上蜿蜒成一条黑色的细蛇隐入袖口,然后迅速从另一侧窜出,迫不及待的溜进发着白光的灭龙魔水晶内。

贝尔寒林觉得那就犹如将墨水倒进了牛奶中。纯正的黑色被分散稀释,随着更多的黑色涌入,相对的魔水晶的光芒愈发黯淡。

两者之间的反应看上去并不剧烈,为什么小米迦说如果让它们在体内进行作用这个女人会被活活疼死?

仿佛经历了几个世纪般漫长,米迦斯倏地收回手掌切断连接,贝尔寒林感到一阵乏力上涌,几秒的眩晕过后,见得米涅芭干净如初的皮肤上再也寻不到一丁点儿那猖狂的黑色。

米迦斯确认体内残留的魔力全数流入了魔水晶内,随着最后一缕黑色流出。青年迅速断开魔水晶与自身的连通道路,平复了呼吸,睁开茶色的眼睛,将包裹于手掌内的水晶石收入袖中,抬眸,对上贝尔寒林眼中的担忧,摇头——不要问,不要说,他没事,一切顺利。

“这样就……结束了。”

从一开始就不可能回头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泡萝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uliou.net/xt/2020/canDQg2faDg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