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系统文

肉蒲团之夜销魂 贵妃-翁熄系列乱

宁安王府的大门在磅礴大雨中渐渐如海市蜃楼般浮现。站在金铜铸造的铁门前,我竟无力抬手去敲响它。

倘若康玄枫真的有什么事 ,我该怎么办?

枫儿,你告诉阿姐,阿姐该怎么办?

记忆中,康玄枫就算身子再虚,也没有出现过昏迷不醒的情况,除了那次落水……

落水?难道康玄枫又落水了?

想到这里,我再也顾不得其它,“砰——砰——砰”使劲拍打着门鼻上的金圈。

厚重的回声飘荡在空旷的空间里,也一点一点啃噬我慌乱的心。

“吱——呀——”重门缓缓移开,从门缝里探出一个小脑袋,不满的打量着我,你是谁呀,大雨天敲门敲那么急。

我无暇对他解乏,推开他,急步向里走去,枫园里的人才是了最关心的地方。

“姑娘,你不能进去,这里是宁安王府,外人不能进来的——”

那人小跑到我面前,小手一拦。坚决不让。我这才停下来,低头看了看他,矮小的个子,瘦弱的身材,似乎只有十四五岁,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脸上的神情却透露着刚毅。

大概是王府新招进来的门童吧,不然,凭我和康玄枫的关系,连王爷王妃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王府上下,又岂会有人不知道我?

许是我的注视过于直白,门童竟然一下子窜红了脸,拦着的手也微微放下,语气依然坚决:“姑娘,王府重地,不得随意踏入!”

我吸了吸气,强压制都会心里的郁结:“你确定这是宁安王府吗?”

“是!”他点点头,脸上带着不明所以的疑惑。

“那你告诉我,枫儿他怎么样了,你告诉我啊!”

我突然用力抓住他的肩膀,疯狂的摇晃着,心里这一刻感到前所未有的痛,连带着声音也变得嘶哑:“告诉我,枫儿他到底怎么样了?”

“我……我……不,不知道……”

在我用力的摇晃下,他小脸刷白,身子有些发抖,不知道是被我吓的,还是被我抓的。

我放开他,熟门熟路的向枫园跑去,我知道他给不了我想要的答案,我只是需要发泄,需要把心里的痛找一个出口宣泄。

这回他没有再拦我,我跑了很久,跑累了停下来的时候,看到他仍不放心的跟身后,不自觉的牵起嘴角自嘲。

枫园门口,一排排的侍卫兵,我不自觉和放慢了脚步,满脑子能想得到的,只有一个念头:康玄枫真的出事了!

康玄枫真的出事了,原来我还希望这只是一种梦境,或者说,只是一个玩笑,可是现在,那一排排庄严挺立的侍兵就站在枫园门口,无论如何,我再也没办法说服、安慰自己,康玄枫是没事的!

还没等我靠近,门童已快速跑到侍卫跟前,陪笑着说:“侍卫大哥,这位姑娘是来给小王爷看病的,你看……”

站岗侍卫狐疑的看了看他,既而对我双手抱拳:“是阿离姑娘吗?王爷有令,若姑娘回来,请速去内室!”

速去内室……我心头又是一惊,门童在我跟前尴尬的搓着手,低垂着脑袋,像是等待受罚的犯人,我想要扯开一个笑,动了动嘴角,觉得更像是一种悲泣,

“你回去吧!”

他像是得到大赦般千恩万谢,既而转身一溜烟儿就没影了。

留枫居门外同样站满了丫头老妈子,即使被雨打湿了衣襟也不肯挪动一下位置。不知是谁高喊了一句:“神女回来了——”

所有视线齐刷刷的转向我,眼里闪烁着光彩,仿佛我是她们的救星一样。

“拜见神女——”

这样的阵势,只让我更加觉得步履沉重,双腿像灌满了铅,每抬起一步,都觉得艰辛无比。

木门被打开,两侧同样是恭敬府首的侍女。

穿过她们,直接走进内室,两侧有侍女手抚纱帘,恭敬垂首。

我何曾有过这份殊荣?只是,心里没有一丁点的欣喜,反而是越来越痛,越来越乱,仿佛每走一步,心口上的刀便深入一分。

床榻一侧,太医正聚精会神的替康玄枫把脉,而另一侧,威武的王爷拥着满脸梨花带雨的王妃,紧张担忧的看看太医,望望床上的人儿。

王妃下首站着低着头,绞着丝帕,看不清表情的明德,明德对面,太医下首,是同样担忧张望的大公子。再往后面,就是一群他们这些主子的近身侍卫,贴身婢女。

我仿佛是走在与他们截然不同的时空,沉重空响的踏步声丝毫引不起他们哪怕一眼的注视,

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我停下脚步,整个空间立时寂静,而这种寂静更多的是一种压抑,压抑着这里面的人一个一个都喘不过气来。

不知过了多久,太医才小心翼翼的将康玄枫的手臂放回锦被里。

“太医,如何?”

王妃泪满满面,紧紧依靠在王爷身上,王爷半拥着王妃,在太医退后时开口询问,如虹的声音里透露着隐隐担忧。

“王爷恕罪!”年过六旬,发丝银白的老太医惶恐的跪在王爷脚边,“依脉向来看,小王爷无恙,只是轻微受了点惊吓,至于如何会昏迷不醒,老臣无能……”

“枫儿——”

王妃挣开王爷,一下子扑倒在康玄枫床榻边,摸索出康玄枫的手紧紧相握,声泪俱下的模样好不凄怜,“枫儿,你醒醒,你不要母妃了吗?你醒来啊——”

“真的没有办法吗?”王爷的手仍僵硬在半空中,声音近乎呢喃,“余太医,你是宫里最好的御医,请你再想想办法,一定能医好枫儿的……”

余太医匍匐在地上瑟瑟发抖,大气不敢出,这种态度默认了对于康玄枫,他是无能为力。

不行,还是不行吗?枫儿,阿姐一直都在为你找解药,找解决的办法,为什么,你不再等一等呢?为什么你不等阿姐,你说过会永远保护阿姐的啊!

“阿离……”王妃忽然想起了什么,背脊一挺,随即放下康玄枫,起身朝我奔来,“阿离,求你,求你救救枫儿,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妖术也好,神术也好,只求你救醒他,你不是最在乎枫儿的吗,只要你救醒他,我什么都答应你,求你……救……他……”

“王……妃?”直到王妃扑到我身上,我才猛然惊醒,紧紧托住几欲下跪的王妃,泪,不由自主的落下,“王妃,你这是做什么呀?若阿离能救他自不会推托,只是我,也不知该如何才能救他!”

“㵘儿,冷静点儿!”王爷一个箭步上来,托住失去理智的王妃,“㵘儿,你不要这样,我不会让枫儿有事的,他不只是你的枫儿,也是我的枫儿,相信我,枫儿不会有事的,不会的……”

“不——,阿离能救枫儿……阿离能救他的……”王妃哭倒在王爷怀里,浑身颤怵,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昏厥,“上次枫儿落水,连鼻息都没有了,太医们都说他大限已至,可是,阿离……阿离只对他吹了吹气,枫儿就没事了,就算是妖术也好,只要枫儿能活过来,我不在乎枫儿是人是妖……呜……枫儿……”

“不会有事的,不会的……”往日神采奕奕,英姿飒爽的王爷此刻已不复存在,此时的他满脸痛惜懊丧之色,紧紧搂着失魂落魄的妻子,

他的视线越过人群扫向我,冷漠而疏离,但眸底似乎夹带了淡若有无的请求,我无法迎视,一心只扑在躺在床上的康玄枫身上,他那么安静,安静的仿佛不复存在,安静的让人心生恐慌。

脚下酸软无力,这里到床榻不过几步远的距离,对于我来说,几步之外,犹如无底深渊,就像一个泡沫似的美丽的梦,轻轻一触,即烟消云灭。

可我仍不敢相信,不相信曾经信誓旦旦的康玄枫会舍得一个人离开,他怎么能丢下我一下人呢?他说过要保护我的啊!那么害怕身边没有我的他怎么会舍得丢下我?

跪坐在床榻前,床上躺着的人安静而祥和,仿佛正在做着美梦,锦被覆于胸前,随着微弱的呼吸有规律的一起一伏,连带着心脏也随之一浮一沉不安的跳动。

撩起锦被一角,康玄枫平放于身侧的手掌宽大,手指颀长,掌心带着暖暖的温度,连带着心里也滑过一丝异样的温暖。他面容恬静,仿佛只是睡着了般。只是这份恬静更容易让人感觉到如幻化的泡沫般虚无飘渺。

轻轻扣上他的皓腕,脉搏跳动微急而紊乱,他身子向来虚弱,脉动不及常人的稳健有力也属正常,却并无无力之像,我常给康玄枫把脉,对于他的脉动熟悉的不能再熟,以这脉象来看,真如余太医所说,他只是受到了轻微的惊吓,而并无其他任何不妥,

这样的话,为何康玄枫会昏迷不醒?

到底我们忽略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