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系统文

澜丰蜜依 全文,h情节细致的肉肉

C.K急忙找个话题,看着蒋完微笑地问:“那个,蒋先生,你的完是哪个完呀?”

蒋完冷冷地说:“纨绔子弟的纨!”

C.K听到这,不由地摇头拍起手来,叹气地说:“好名字呀,好名字。”

说完偏头小声跟沙羽说:“我的天,纨绔子弟呀!这生意还能谈的成吗?”

这时蒋纨摸了摸肚子,说:“唉,吃饱了要不来玩个游戏吧,我知道你们都是想跟我家做生意,我玩的高兴就考虑一下。”

C.K听到这不自主地说了一句:“我靠,你真是有钱了不起呀!”

这时沙羽推了一下C.K,C.K看到蒋纨表情不太好立马意识到自己口误连忙义正言辞地说:“有钱,的确了不起。嗯!”

这时沙羽打圆场问蒋纨:“蒋先生,有什么游戏玩呀?”

蒋纨眼看着天花板想了会儿,神秘地说:“我们来玩国粹吧!”

这时司马淇淇问C.K:“什么国粹?”

C.K看了眼司马淇淇一脸不屑地说:“麻将呀,这都不知道。”

蒋纨站起来看了看,伸手点了点C.K、沙羽和另外一个男的,说道:“你们三跟我打麻将。”

说完,蒋纨看着司马淇淇轻蔑地说:“小妞儿,你就负责在我旁边伺候我吧!”

C.K看了眼司马淇淇,再看了眼蒋纨,心想:“你小子是点燃炸药往活火山里扔,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果然司马淇淇一拍桌子站了起来,C.K坐在旁边都能感觉司马淇淇愤怒的气场,急忙在旁边小声地说:“消气消气,我等会打麻将赢他,你现

在就忍一会儿,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生意,这里在座的如果今天没谈成,对我们进行一个经济封锁我们事务所就完蛋了。”

司马淇淇看了眼C.K冷冷地说:“我不是伺候人的,如果你再说这种话,今天你要躺着出去。”

说完面无表情地看着蒋纨,C.K看到司马淇淇这个样子不禁打了个寒颤,拉着沙羽宋荫峰连忙打圆场。

沙羽堆着笑脸说:“蒋先生喜欢美女相伴嘛,外面有我帮你找一个财运旺的好不好。”

蒋纨也被司马淇淇给吓住,回过神点了点头,C.K松了口气,心想:“今晚可真难熬呀!”

四人相互认识了一下,最后这位搭档叫李军,四人就坐位置开始打牌,沙羽问了一句:“蒋先生,我们打多大?”

蒋纨想了想,说:“我们不要打太大,十万底吧!”

C.K刚喝了口水差点喷出来,咳嗽了几声才勉强说出话:“十万,这还少。”

蒋纨笑了笑,说:“当然呐,你们难道觉得十万多吗,哎呀你们一个个还说是做大生意的,不会吧!”

C.K吞了一下口水勉强点了点头,开始打麻将。可是开始打了几圈C.K和沙羽输多赢少或者可以说两人根本没赢,而蒋纨和李军两人基本都赢着,尤其是蒋纨,什么绝章牌都能摸到,几圈下来C.K的头发都已经被抓成乱鸡窝似的。

C.K心想:“哎呀,见了鬼了,平常打麻将也没见手气这么差,沙羽这小子也没赢,这就怪了,这小子平常打商业麻将那么多,怎么也没赢。光这两个人赢了,奇怪奇怪。”

开始新的一圈,这时宋荫峰走过来拿了点花生放到C.K面前,伏在C.K耳边小声地说:“这蒋纨跟李军两个人在打暗号,把牌都告诉对方。”

C.K看了眼也小声地说:“打什么暗号呀,怎么打的?”

宋荫峰很淡定地回答:“我不知道。”说完点了点头就走了,C.K心里暗骂。

这一局C.K根本没心思打牌,一直在观察两人,C.K心想:“我去打暗号,不是声音就是手势,可是这两人不就在好好打牌也没有发出有规律的

声音或者很奇怪的动作,也就在想打哪张牌的时候手指敲了敲桌子。”

正想着,C.K突然想到“一根手指敲桌面会引起其他人注意,可是看似随便敲,那就不会引起注意了,这两个人都有敲桌子的习惯,而且两人面对面坐,两人手指动作只有他们两个可以看到。”

打完这一局C.K大吵着要换位置,所有人都对C.K不爽,C.K站起来吵闹着:“我去,我坐这个位置一直输。你,跟我换个位置。”

说完指着李军。李军很淡定地说:“你想换就换呀。”

C.K想了想,说:“你看我一直输,也得给我个翻本的机会吧,这样掷骰子吧,点大先选。”

C.K闹着不换位置不打牌,这时沙羽也无奈地说:“就依他吧,这小子这么折腾,我们也不好玩,就换个位置就好了。”

其余两人也就只能勉强答应,蒋纨先掷了个11点,到C.K掷了个8点,到沙羽掷了个4点,最后李军掷骰子,先一个5点,而最后一个还在转着,C.K一手敲在桌子上,这颗骰子最终停下成2点,C.K看到蒋纨和李军表情都变得尴尬起来,C.K点了点头看来真被他想到了,这两人是面对面打暗号。C.K跟蒋纨面对面坐着,牌局重新开始,这下C.K跟沙羽手气一下就好了起来。

打到最后一圈,蒋纨看着C.K缓缓地说:“这把牌你打算做万子是吧,不过看你打的那几张牌你不会吊九万吧,可惜我这里三张,你呀转章吧!”

刚说完李军将盖着的麻将碰掉,众人看到按顺序摸牌的话,C.K将自摸九万。C.K笑了笑说:“不好意思各位,看来这最后一句我一定要获胜了,天意呀!”

李军打出一张牌,C.K正准备伸手拿牌这时听到沙羽大喊一句:“碰!”

C.K瞪大了眼睛看着沙羽,恶狠狠地问:“你......碰?”沙羽点了点头,就这样C.K只有转章,因为沙羽根本没打算将九万扔出来,四人都陷入一场苦战,各自捏着对方想要的牌都不愿意打出来。这时蒋纨密摸着牌,表情一下显得十分高兴,将牌往桌上一敲大声地说:“胡了,不好意思。”

将牌摊开来,十分得意地靠着椅背看着三人。

这时C.K轻点蒋纨的牌,然后疑惑地看着蒋纨问了一句:“你胡什么牌呀?”

蒋纨十分不屑地说:“你不会看吗,我胡卡张二万,这都不会看。”

C.K点了点头,问道:“你这副牌的二万在哪里呀?”说完指着这摊开的牌看着蒋纨,蒋纨伸过头看着自己的牌,本来高兴的表情一下变得尴尬起来。因为蒋纨摸起来的那张牌不是二万是三万。

其他人立刻反应过来,指着蒋纨大声说:“哦,诈胡。”

C.K笑了笑,望着蒋纨说:“哎呀,不好意思,这把我都一把烂牌了,胡牌都没希望我居然还有钱收,诶,诈胡赔三倍吧,还每个人都要赔,真是不好意思呀!”

这么戏虐地调侃蒋纨,蒋纨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用手把牌一推,没好气地说:“不玩了,不好玩,走了。”

C.K突然叫住蒋纨:“诶,那个,最后这把钱还是要付的。”

蒋纨很疑惑地看着C.K,苦笑着掏出支票簿写好支票扔到桌上,其他看着蒋纨离开也跟着离开,这时司马淇淇走过来说:“厉害呀,你这张嘴,真的是有够损的,别人走给个台阶嘛,你居然还神补刀,让他付账。”

C.K正嘚瑟着,这时宋荫峰走过来问:“你这样做,看来我们事务所想跟蒋氏谈业务生意也是不可能的了哦!”

C.K听到这,一下就像垂下头弯下腰就像个虾仁似的站着,有气无力地说:“唉,我刚刚脑袋短路,根本没想过,钱呀,就这样从我指间飘过去了。怎么办?”

说完扭头看着宋荫峰,宋荫峰看着C.K就像没了灵魂的行尸走肉似的,眼神空洞无比。

宋荫峰看着C.K这样,苦笑了一下对着司马淇淇说:“搞定他啊,没什么事我还是出去看看有没有哪个老板需要专利服务。”

司马淇淇推了一下C.K,C.K就像一个不倒翁似的在原地摇摇晃晃,司马淇淇平静地说:“诶,不要玩了,快走吧,这里很无聊哦!”

两人走出酒店,C.K一路唉声叹气,一会儿还大声叫喊:“天呐,我为什么要脑子短路,嘴损调侃那个纨绔子弟呀!这下可好了,金山飞走了。”

周围的人都被C.K的举动给吓了一跳,投来异样的目光,C.K看到这些人突然发出“汪汪”的声音,路人急忙散开,还留下一句“有病”,司马淇淇说:“喂,你吃错药了?”

C.K看了一眼司马淇淇,想说什么又没说,这时,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名字,C.K和司马淇淇都回头看看是谁,结果是蒋纨带了几个人过来。

蒋纨趾高气扬地说:“小妞,你说错了,他不是吃错药,而是该吃药了!因为我等会儿让他住院吃药。”

C.K一下挺直身子,小声地说:“待会儿不用管我呀,因为我肯定跑的比你快。”司马淇淇很疑惑地看着C.K,C.K连连点头。

蒋纨说了一声:“将那个男的打进医院,不要太凶,我不想见红哦!”

文章内容不代表泡萝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uliou.net/xt/2020/cOjFZk0sOFk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