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系统文

重生医妃元卿凌,想你干爹没有

对于许多人来说,这又是一个加班的夜晚,对于某些人来说,这是一个狂欢的夜晚。

顾席北一晚上都沉迷于工作,直到天亮才有些困意,缓缓睡去。

“boss,艾伦回来了。”阿泽的声音平淡,没有一丝情绪。

顾席北的声音一点不像是还没睡醒的样子,冷冽道:“叫他带人直接去医院。”

“是。”阿泽完全没有被顾席北的声音吓到,阿泽在顾席北身边已经多年,早就习惯了他的态度。

等顾席北挂了电话,阿泽才拨通另一个号码。

顾席北翻身坐起,下床,穿衣洗漱。

站在走廊上,一眼就看到楼下的林清粤,她正抱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敲击,不知道在忙什么。

阳光轻柔的落在女人身上,使她添了几分柔美的气质,一缕发丝调皮的离开发带的束缚,掉落下来,女人抬手把发丝挽在耳后。

侧脸的线条犹如画上去一般完美无瑕,造物者对她是偏爱的,皮肤白皙,大大的杏眼,眼神清澈,高挺的鼻梁,唇红齿白。

“待会跟我去趟医院。”

林清粤一下就想到林母,以为她出了什么事,赶忙问:“是不是我妈妈怎么了?”

“没事,我找了医生。”看林清粤如此焦急,顾席北忍不住解释道。

林清粤有些欣喜,“妈妈是不是可以醒过来了?”

太好了!

“这个得看医生。”

顾席北清冷的声音犹如一盆冷水,对着林清粤倒头泼下,一下就浇灭了她心中的那团火,让她整个人都冷静下来。

对啊,医生还不知道怎么说呢,可要是顾席北请来的医生都不能让妈妈醒过来,那妈妈什么时候才可以醒过来。

不会的,妈妈一定可以醒过来的,一定!

“我们快走吧!”林清粤有点迫不及待,想赶紧见到医生。

车停,林清粤刷的一下跳下车,回头朝顾席北说:“你快点啊。”

顾席北有一瞬间的失神,很快管理好自己的表情,下车。

匆匆往林母的病房走去,一路上林清粤是既紧张有些激动。远远就看到林母的病房前有两个人站着,跑过去就看到病房里有几个医生拥簇着一个身材高大,金发蓝眼的男人。

男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几个医生点头如捣蒜,一脸钦佩。

“boss。”

“boss,夫人。”

门口的男人看到顾席北到来,异口同声的说,不同的是,阿泽多喊了一个人。

艾伦有些震惊的看向阿泽,然后转头看看林清粤,又看看顾席北。

一个冰冷的眼神扫过来,艾伦下意识一抖,冲着阿泽使眼色。

Boss结婚了?我怎么不知道!

你知道什么。

接收到阿泽眼里传来的信息,艾伦眼神哀怨,可惜阿泽扭头不理他,专心看着病房内的动静。

紧紧盯着病房内的动静,看到里面的人要出来,林清粤就冲到门前,门一开,就问道:“医生,我妈妈的情况怎么样了?”

“病人现在的状态还不错,可以马上进行手术。”林母的主治医生说道。

鲍勃·布鲁斯不愧是这方面的翘楚,一眼就看出了要害所在。

主治医生还以为这个病人要一直躺在病床上,没成想家属是顾席北,S市的龙头大佬,直接请了鲍勃医生过来,鲍勃可是他的偶像。

偶像刚刚说了,他可以当他的助手,他得赶紧去准备准备。

“真的?”林清粤不敢置信。

主治医生点头,然后急匆匆走了。

得到医生肯定的回复,林清粤开心的跳了起来。

看着林母被推进手术室,手术灯亮起,林清粤冷静下来。旋即有些紧张,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这股紧张感愈来愈强烈。

手不自觉的揪着自己的衣摆,使劲搅动,脸色苍白,神情憔悴。

五个小时后,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了,林清粤腾地一声站起来,因为起的太猛,有些眩晕,身体晃了下。

顾席北下意识的伸手扶住她,反应过来后立马松手。

人家都这么看你了,你还管她干嘛!

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件事的林清粤,满心都是那正缓缓打开的门。

医生出来说了句,“手术很成功。”就离开了。

此刻主治医生内心的激动还没有平复下来,鲍勃的技术真是太精湛了,没想到还能这么手术,真的是学到了。他得赶紧回去好好消化今天手术上的内容。

林母被推回加护病房,需要观察一天。

鲍勃会留在这里两天,便于林母有什么问题都能及时处理,只要度过了今天晚上,就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原本林清粤想等到林母醒来,却被强硬拉走了,顾席北说明天再过来看望林母。

想到自己这副模样,林母醒来看到会很担心的,林清粤就乖乖跟着顾席北离开了。

今晚要好好休息,明天以最好样子迎接妈妈。

现在林清粤特别希望明天的到来,又一次觉得生活有所期盼,所以晚上早早就去睡觉了,养足精神,明天去见妈妈。

自出事以来,第一次睡得如此安稳。

第二天是一个好天气,阳光格外灿烂,空气里都弥漫着花香,使人陶醉。

林清粤早早就打理好自己,坐在沙发上等着顾席北起来带她去医院,左等右等,顾席北还没下来,急得林清粤上楼跑到顾席北房间里,直接推门进去了。

林清粤一把掀开顾席北的被子,大声说:“起床啦。”

“啊!你居然没穿衣服!”连忙转身捂脸。

早在林清粤推门的时候,顾席北就醒了,只是想看看她要干嘛,可也没料到她会直接掀开被子。一时间有些怔愣。

顾席北看到她如此有趣的反应,饶有兴致的撑着头,把被子盖住腹部往下的部位,说道:“我睡觉喜欢裸、睡,你一下看光了我,是不是该有些表示。”

这女人回来了。

“什么表示,我怎么知道你没穿衣服啊。”林清粤面红耳赤,小声说道

这个人怎么能睡觉不穿衣服呢,好尴尬!

“是你自己冲进来把我被子掀开的。”

林清粤装作恶狠狠的说:“那,那你想怎么样?”

这男人怎么这么可恶,一直抓着这个事情不放,太恶劣了!

“等我想到再说,先欠着吧,我要起来了。”顾席北看在逗下去人就要跑了,见好就收。

文章内容不代表泡萝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uliou.net/xt/2020/cOjFIl2dOFl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