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系统文

首席继承人免费阅读,路遇飞机男

“不喜欢这行那你为什么还要入这行?”

“我不喜欢,可是我爸妈喜欢啊。”夹了一块烤肉包进生菜里,肖菲菲轻声道。

“他们喜欢,所以你就要为他们买单?什么狗屁道理。”苏凌墨翻了个白眼,还没见过因为自己爸妈喜欢,为了取悦他们就顺着他们意思的。这不是彩衣娱亲么,是愚孝!

“我妈妈以前是芭蕾舞演员,有一次演出,因为事前没有热身,表演的时候出了事,到现在还坐在轮椅上。”肖菲菲的表情依旧是淡淡的,可眼中还是流淌出了一丝哀伤。

苏凌墨默,她完全没想到肖菲菲背后还有这样的故事。

“抱歉,让你想起不愉快的事。”

“没事,都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妈妈都已经释怀了,我又怎么能再介怀呢?”肖菲菲摆摆手笑道,爽朗的样子与之前围堵她要泼她硫酸的样子截然相反。

苏凌墨算是理解了,换位思考,如果自己的妈妈还在世,因为一些情结非常向往娱乐圈的话,她也会为了她入这行的。

“之前很不理解你跟苏晴儿的关系,觉得有她那样处处为你着想的妹妹有什么不好的。可是今天看到了她不为人知的一面,我居然开始反省自己以前是不是太过武断。”

想起之前看到的苏晴儿阴暗的表情,肖菲菲皱眉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不为人知?怎么个不为人知法?”

微微眯起了眼,苏凌墨直直看着坐在对面的肖菲菲。

“今天你表现的很出色,我以为苏晴儿应该会为你开心的,但是从她的表情我却看不出一丝为你开心的样子,反而很……很扭曲。”

冷笑出声:“她跟她妈一样,巴不得我跟我母亲死,怎么可能会为了我而开心?”这句话包含的信息太多,肖菲菲一时不敢深想,倘若真如苏凌墨之前在记者招待会上所说,那她之前所做的……

想着想着,肖菲菲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苏凌墨也看出了她的不自然,没有追问,一顿饭就这样在各怀心思中结束了。

回到宿舍打开手机,收到了钱里发来的一条短信:有个广告商想跟咱们合作,你收拾一下,晚上出去谈一谈。

苏凌墨的眼睛亮了亮:这么快就有广告商找上门来,她离一亿的目标岂不是又近了一步?连忙爬下床又补了补妆,在衣帽间试了大半天的衣服,终于满意的换上了一件深蓝色的皮草跟墨黑的丝绒长裙,对着镜子看了好一会儿,感叹道:做顾哲远女朋友真是一件幸福的事!尽管她不是他的真女朋友,但是为了将戏做足,顾哲远每周都会派人将时尚杂志上所有的衣服都送过来。

正想着,钱里的电话就来了:“好了没,好了就下楼,我在楼下等你。”

苏凌墨应了一声便赶忙下楼,七寸的高跟鞋下楼梯一点都不慌,格外优雅有气质。钱里开着的是一辆大众车,保安没让她进来,跟保安说了一声“她是我经纪人,以后看到她就放她进来”便弯腰上了副驾驶。

“什么广告商啊?什么产品?”一上车苏凌墨就迫不及待的问。

“美容产品呗……外国牌子,要进军咱们国家的市场,得找个本地明星代言。来洽谈的据说是个老外,挑来挑去的都不满意,不是嫌贵就是嫌不符合产品形象,最后看了你的照片才说要谈谈的。”钱里一边开车一边解释着。

“合着就是我便宜呗,这老外可够抠门儿的。”苏凌墨撇撇嘴道。

“也别那么想,你现在是顾哲远的正牌女朋友,顾哲远在金融界的地位,不用人说老外都知道,估计也是看在他的面子上吧。”

苏凌墨瞪了她一眼:“我就一点儿商业价值都没有吗?被你说完了都!”

俩人说说笑笑的,不一会儿就到了地方。下了车,天色已经很暗了,天边的残阳快要被黑夜吞噬殆尽,橙色与黑色相交融,有一丝特别的美感。

洽谈的地方是a市最大的五星级酒店,说了身份,侍应生带着她们便进了包厢。坐在上首的果然是个金发碧眼的老外,旁边坐着的女人应该是他的翻译。还有两三个本国人,门打开后几双眼睛齐齐看向了苏凌墨。

苏凌墨大大方方的笑了笑后便坐了下来,钱里先开口道:“布鲁斯先生,这位就是苏凌墨,将要杀青的《岁末》就是她主演的。”指了指身旁的苏凌墨。

苏凌墨站起来冲着那个老外笑了笑说:“您好,我就是苏凌墨。”恰到好处的礼貌,富有磁性的嗓音,沉鱼落雁的容貌,这就是苏凌墨想要展示的形象。

接下来的谈话十分顺利,苏凌墨优雅美丽大方的形象获得了老外的欣赏,随即便敲定由苏凌墨担任他们品牌的宣传大使。

苏凌墨最在意的薪酬问题也谈的十分顺利,五百万,不多不少,刚刚符合她现在的身价。

等饭局结束,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钱里把她送到别墅便回去了,乏累的不行,苏凌墨洗漱完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没有她的戏份,她便赖了次床,十一点多才醒来。洗漱完毕随便做了点饭吃了,便下楼坐在了钢琴前。抚摸着琴键,她想起了母亲温柔的样子。

母亲最喜欢的乐器就是钢琴,小的时候她总是将她抱在腿上,为她弹《致爱丽丝》,从前她还在的时候也总喜欢带她去看演奏会。受母亲的影响,从小她就很喜欢弹钢琴。母亲去世前的那一年,她通过了钢琴专业的十级考级。也是从母亲去世那一年起,她几乎没怎么碰过钢琴。

现在为了跟顾哲远的赌约,她不得不重新拾起,再弹钢琴却没有一丝生疏的感觉。想想也是讽刺。想着想着,一串悠扬的琴音便在别墅里响了起来。

在钢琴前一直坐到下午四五点,苏凌墨才起身。看着手中的曲谱,她的眼中满是势在必得。从前她和母亲是怎么被人欺辱的,现在她就要以残酷十倍的手段悉数从他们身上讨回来!苏晴儿,赵芳,苏建国,我们且走着瞧,我要让你们好好尝尝失去所有东西的滋味!

将那份曲谱放在了床头柜的抽屉里,苏凌墨才打开手机准备看看如今舆论的走向。

文章内容不代表泡萝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uliou.net/xt/2020/cNnjUv2wNjYw.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