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系统文

乱 色 小说-被老外折磨一晚上

小雨师师最近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心口痛,特别是面对叶承郁,想必是这几日劳心过度了吧,小雨师师也没在意,当务之急,是要赶紧甩掉叶承郁才是。

深夜,皇宫

聂千城在殿外徘徊良久,想了想,还是推门而入。

“千城,快过来。”伏案批阅奏章的冯景轩抬头望着来人,不动声色的敛了眉,笑着迎上去,熟络的牵过聂千城的玉手。

“陛下。”聂千城面露忧色。

“怎么了?”男人看着女子,轻声细问。

“陛下会让我去和亲吗?”聂千城仔细端详着男人的脸。

冯景轩微微变了神色,声音变得严厉,“你怎么知道的?”

“看来是真的。”聂千城自言自语,若不是从两个打扫御花园的宫女那里偶然听到,她怎会来找他,本来她还不信,可现在…

“千城,你先别担心,你相信朕,我一定不会让你去和亲的。”冯景轩两手覆着聂千城的臂膀,说得一脸真诚。

望着男人,聂千城微微扯出一个笑,“信你,我应该信你吗?上次尸毒的事情你不是也是这样说的吗?可是呢?那个女人说你也知道尸毒的秘密,可是你却告诉我你没有解药。”

聂千城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从袖口掏出一个鎏金香囊。

“我记得你一直不喜熏香,便亲手做了这个香囊送你,这里面都是一些香花香草,香远益清。”

冯景轩微愣片刻,转而笑着接过香囊,只是看到香囊上的字时深望了一眼女人。

带着玉龙扳指的指腹摩擦着字迹。

“不负深情…”冯景轩开口。

“景轩,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情形吗?”聂千城笑笑,她是有多久没有叫他景轩了,好像从他坐上皇位,从她十六岁同莫北柒离开北渊开始,她便再也没有叫过他的名字。

“当然记得,那时我因为贪玩儿偷偷溜出皇宫,却被人追杀,是你出手相救救了我,和你在宫外相处的日子我便认定,你是我此生都放不下的人。”

“我还记得,你说我笑的时候像是你最爱的海棠花,于是我变经常笑,久而久之,我看到谁,都会面带微笑。”

“可其实,我本是一个不爱笑的人。”最后这句话,聂千城没有说出口,在冯景轩心里,她不该是这样细腻柔弱的人。

“不负深情,我一直记得。”

“这是你在海棠树下对我许下的诺言。”聂千城眸子里满是星光。

“千城…”

“五年前,你让我顶替冯洛倾蛰伏在莫北柒身边,我去了。今日若你要让我去和亲…”聂千城微微顿住,伸手环住了冯景轩的腰,点起脚尖。朱唇轻轻贴近冯景轩。

“我也去。”

“千城~”冯景轩声线粗噶,顺势搂住女子,加深了这个吻。

“千城,我爱你。”

男人霸道的,如同雨点般的吻落在女人的每一寸肌肤上,大掌覆着后背,女人一阵酥麻。

男人不在满足,边吻着聂千城,边一把抱起轻盈的女人往红帐深处走去。

烛火迷漫,室内极速深温……………

鄞平王府,

“你为何要让聂千城知道和亲之事。?”冯亦亭望着一袭红衫的女人,似有些声音。

“你是在质问我吗?”孤媚红唇微启,语气凌冽,并不理会男子。

“冯景轩封锁消息,你这样做只会是打草惊蛇,要是让他知道背后是我在搞鬼,他定会对我有所防范。”冯亦亭既气愤,又不乏担忧之色。

“告诉你,我不是你的手下。”孤媚目光轻扫。

“你觉得你如此高调,冯景轩会对你毫无防范。”孤媚轻嗤。

“你想用和亲之事离间冯景轩与莫北柒,可是若那聂千城愿意去和亲呢?”

“我相信莫北柒一定不会让聂千城去和亲,但冯景轩……”

呵,

“若我们在其中做做手脚,为了北渊,冯景轩定会让聂千城去和亲。”

“若我们在和亲路上埋伏,聂千城一死,定会激怒莫北柒,到时候…”

“哈哈哈哈~”

“到时候,这皇位就是我的了。”

“不要高兴得太早。”孤媚看着得意忘形的男人,眉宇间透露着不屑。若不是那个人,她又怎会屈尊与这人合作。

酒囊饭袋,妄自尊大。

“他让我告诉你,最近你还是低调点好,莫北柒正在秘密调查尸人的事情,剩下的尸人一定要妥善处理。”

“莫北柒怎会掺和此事?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冯亦亭担忧。

“这些事与你无关,你只需听我吩咐便是。”

“对了,他需要一批新鲜的年轻女子,你尽快准备。”

“好,我这就去准备。”

“这几日我有事要办,不会再来,你一切小心。”

“好。”

“嗯。”

孤媚不在停留,留下男子,快速离开。

………………

旦日早晨

冯洛倾走进屋时,莫北柒与苏祁正围坐在堂,两人自顾自的吃着早餐,谁也没有理谁。

“阿倾,你来啦,快过来。”冯洛倾站在门口,苏祁高兴得朝她招手。

莫北柒亦是微微抬头,望了她一眼便埋下头。

没有理会男子,冯洛倾朝着苏祁走去,拾步坐在了苏祁的旁边。

秋离替冯洛倾盛了一碗粥。

“阿倾,昨晚睡得好吗?”苏祁望着冯洛倾的眼里满是关怀。

“嗯。”冯洛倾浅笑安然。

抬手准备拿勺喝粥,苏祁快一步挡住她的玉手。

“有些烫,小心。”苏祁的话如同春日的徐风,任凭任何一个女子听他的温声细语都会沉浸其中。

“好了。”苏祁轻轻将粥吹凉,在放到冯洛倾的旁边。

如此暧昧的动作连边上的秋离都微微捏了把汗,眼神偷偷瞥向对面的莫北柒,男人倒是自己吃着碗里的,好像并不在意。

“秋离?”

“啊~公主。”秋离连忙回神。

“我今天和苏衣耳去踏春,让你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回公主,都准备好了。”

“天呀,这驸马还在这里,公主和别的男人暧昧也就罢了,竟然还要去春游。”秋离望着莫北柒头上的绿帽子真的澄亮。

“嗯,苏衣耳,我们起身吧。”

“好,走。”

两人自顾着走到门口,苏祁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转头望着莫北柒。

“驸马爷,本太子要和阿倾去踏春,今天就不回来了,你自己吃吧。”

“走吧。”冯洛倾说得清冷。

丰盛的早餐便只剩下莫北柒一人。

“兹~~”莫北柒手中的勺子竟被男人捏得粉碎。莫北柒抬头,望着女子喝剩下的粥,渐渐红了眼…

“秋离,将斗篷给我,你回去吧。”冯洛倾望着秋离。

“公主你又不让奴婢去吗?奴婢担心你。”秋离望着女子,她竟又想丢下她,上次的事情她还在心惊胆战呢。

“我和苏衣耳出去,你跟着做甚,回去吧。”

望着女人铁了心没让她跟着,秋离只得憋着嘴,将斗篷递给女人。

“公主一路小心。”

“嗯。”冯洛倾点点头,朝着男子说道,“走吧。”

文章内容不代表泡萝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uliou.net/xt/2020/cNnjQAywNjAw.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