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系统文

宝贝你那里还可以放h/被医生占便宜

梁小斗一蹦三跳地走进村子,问着坐在胳膊上的阿哩道:“你牙哥哥住在哪儿?”

阿哩兔子尾巴抖了抖,扫过他的胳膊,“不用找,牙哥肯定在长老的门口。”

他说着,趴在梁小斗耳边悄悄道:“牙哥肯定不会甘心的,说不定还要和你理论一番。”

梁小斗嘿嘿一笑,“我还怕他说认输就认输了呢。”

他循着阿哩的指点,往长老家走去。沿途上发现原本对他侧目的村民们,这一次好像有点不太一样了。

他们也瞧他,只是眼神都变了,神情似乎带着敬畏和臣服。

梁小斗心道:乖乖,不过就是干个农活,这样他们就拿我当神了?

他正得意感叹,眼角余光突然瞥到身后一抹白影。

“山主大人,您怎么也跟来了?”梁小斗转身,黑着脸发问。

就说短短几天,没这么快,他就威慑力大增。

牧海背手走近,身后的阿荣像个小媳妇一样缩着身子。

见此,一直被梁小斗夹在腋下的鸣立即跳到地上,冲着牧海规规矩矩地行了一个礼,然后又躲到了梁小斗的腿边。

阿哩就比较直接了,直接钻到梁小斗怀里,抱着脑袋装作什么也没看到。

看他们表达的这么明确,梁小斗忍不住笑了起来,“山主大人,您老怎么跟来了?你看看,比起我来,你更像是鬼见愁。大家看到我还有点话题感,看到你直接自闭了。”

他这一笑,仿佛冰雪消融,云散雨霁,那双桃花眼弯起来,瞬间折射了目之所及的所有光亮。

对梁小斗存着戒心的人,原本都在盯着他,以防他对山主大人有什么不敬,他这一笑,让所有人都是一愣。

只有牧海神情依旧无波,等梁小斗笑完,才认真问道:

“你还没告诉我交流电是什么?”

这一次,梁小斗爆笑出声,腰都弯了下去:“哈哈,山主大人,你也太可爱了。”

他笑够了,也没有回答这个科学难题,抱着阿哩拖着鸣,继续去寻牙去了。

牧海则施施然跟在他们身后。

两人带着两个孩子,渐渐走远。

身后人群沉寂了许久,才有人恍然如梦道:“我知道了,终于知道了。”

“知道什么?”

“那个人,肯定是个蛇精,他的法术是蛊惑人心没错了。”

“对呀,你看他的相貌,那头紫色的头发和一双桃花眼,我都不敢直视,法力定然深不可测。”

“这也就是山主大人,如果是我,大概撑不过一天。”

“也难怪山主大人让他远离村子了,让他住在村子里可不就乱了套。”

“我就说,那几日我们都下意识地到他住的屋子附近去,说不定就是他的妖术。”

这时一个女声打断了人们的窃窃私语。

“我没听说,什么妖术还能蛊惑植物庄稼,让寸草不生的土地长出东西。”

“阿随姑娘,那你说说,以你的观察,他到底是个什么妖怪?”

阿随瞪着他们,叉着纤腰道:“他是什么妖怪我不知道,但是你们想不想让山主大人知道,你们私下聚在一起,背后论人是非?”

众人立即作鸟兽散,有人离开还不忘咕哝一句。

“山主大人,您可一定要挺住啊。”

——

山间清风,林中暖阳,萌娃在手,别无所求。

梁小斗翘着二郎腿,眯着眼躺在树下,阿哩窝在梁小斗身边,闭着眼睛,眼看着就要睡着了。

这时,一声暴喝打断了这温馨宁静的画面。

“睡睡睡,就知道睡觉!”

树下两人吓了一跳,阿哩的耳朵尾巴一瞬间冒出来,急忙往梁小斗怀里拱了拱。

梁小斗收回腿,睁开眼睛,一张圆脸将和煦的日光挡住,不是牙还能是谁。

他懒洋洋坐起身,就听牙冷冷道:

“你说出来干活,一连三天就是在林子里躺着睡觉?”

梁小斗摊摊手,“不然呢,要不你给我安排点任务?”

牙抿着嘴,圆脸红红的,半天才闷声道:“你带着荣哥明明是每天都在干活,怎么换了我跟着你,你就天天在林子里偷懒?我……可是也很能干的。”

梁小斗看他别扭的样子,有些无语,最后只好道:

“知道了,那你去周围给我和阿哩找点吃的吧,上来半天了,有点饿了。”

牙横眉瞪眼:“就这个?”

梁小斗点点头,“你不是要找点活儿干?怎么,嫌活儿不好?阿荣可是任劳任怨,毫不挑剔的。”

少年咬牙,转身蹭地一声蹿了出去,只留下一句话:“你等着。”

梁小斗细细品味了这三个字,觉得好像用了一语双关的修辞。

他重新倚回树干,将阿哩从衣服里掏出来,架到面前。

“你这一害怕就钻起来的爱好,可不太好。”

阿哩抖抖耳朵,歪头想了想,认真回答道:“这,可能是本能。”

说起本能来,摸着人家耳朵的梁小斗便忍不住好奇之心,他将阿哩翻过来调过去看了好几遍,心底的疑惑越来越大。

“阿哩,我很早就想问了,你这小家伙是一只兔子吗?”

看尾巴确实是兔子,但是这短圆的耳朵又不像兔子科的长耳朵。

阿哩欢快地抖抖尾巴,挺起小胸脯,颇有些自豪地说道:“我不是兔子,我是老鼠。”

说着,他露出两排牙齿给梁小斗看,似乎在证明他的身份。

梁小斗:……我读书就算是少,老鼠我起码还是分辨得出来的。

他正有些哭笑不得,树上突然有个小小的影子落在身边,一个脆脆的声音道:

“不,他不是老鼠,他是兔子。”

闻言,阿哩不乐意了,他在梁小斗的臂弯里,凌空踢了踢脚,不满地反驳:

“我就是老鼠。”

鸣立即纠正他的认知,并对梁小斗解释道:“他总认为自己是老鼠,其实,他是鼠兔,虽然似鼠,但还是兔子一支的。”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的梁小斗颇为心痒,他举着阿哩凑近了,摆出凶恶的脸道:

“快,变身给小爷看看,不然我就吃兔兔。”

这话阿哩听他说的多了,根本不怕了,反而被他佯装凶狠的模样逗的咯咯笑。

蹲在一旁的鸣则道:“不行,我们不能在外人面前随便现出原身的,山主大人也不许我们这样。”

梁小斗笑着扭头看小大人似的鸣,道:“诶,说什么外人,我们都那么熟了,怎么能算是外人呢?”

鸣眼中略有防备,梁小斗便道:“不说别的,就是你们山主不也是和我住在一起吗?”

“他还天天追着我求知若渴,我们交流的很热烈呢。”

两个孩子你看我我看你,最后懵懵懂懂地达成了一致,缓缓点了点头。

——

牙扛着一包果子回来的时候,远远地就听到了小孩子清脆的笑声交织在一起。

等牙走近,就见树下那人怀里毛茸茸的一团拱来拱去,他支起的膝盖上,一只晶莹剔透的碧绿青蛙正蹲在膝头,咽下的声囊一鼓一鼓。

不多时,一阵毛毛细雨迎面吹来,那雨一阵风吹过就消失不见,青蛙调转方向,对着那个人歪头道:“怎么样,我厉不厉害?”

梁小斗立即拍手鼓掌:“哇哦,好棒哦,没想到你一只小青蛙,竟然有这样的本领。”

他说着抓过怀里的短耳小兔举到面前,“你呢,你有什么本领?”

阿哩胡须抖动,三瓣嘴张了张,结结巴巴道:“我……我……”

见他似乎颇为窘迫,梁小斗将脸埋在他顺滑的皮毛上,立即挽回局面:“好好好,你只要负责卖萌就够了。”

三个人笑作一团,猛然间有个声音再次打破平静。

“你们!好大的胆子!”

温馨惬意的场面被打断,三个人同时转头,只见牙猛地将包裹摔在地上。他指着树下三人,脸色涨红,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梁小斗分辨不出,他到底为什么又发脾气,只能试着邀请道:

“不然,你有什么本领,也尽管使出来?”

文章内容不代表泡萝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uliou.net/xt/2020/c9jDZa0dMDR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