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系统文

绝世娇宠双面伊人免费阅读l/师傅..不要了

原本破旧不堪的屋顶在顾休的休整下结实了很多,木板也仔仔细细的遮掩好了原本可能漏水的地方,铺好了密密的茅草,很有遮风挡雨的样子,原本破旧的厨房洞口,因为没有多余的砖头和瓦片,干脆被顾休弄成了一个窗户,用木条订的结实,虽然没有雕花之类的,但已经美观了很多,看上去像个正常人家住的院子了。

顾休看着小姑凉红扑扑的脸庞,虽然竭力克制,但还是忍不住的笑意,还有看向自己感恩的赤忱眼神,难得的笑了。

季衾看着那个笑容,微微的愣住,顾休这个人不喜欢笑,不喜言辞,不喜与人交往,唯一一次多管闲事却因为女主送了性命,在无人的巷口静静死亡,可是这个笑容,很好看,虽然顾休眉眼既不是惊艳也不是帅气,只是普普通通,甚至在人群里面因为自身特质,很可能找寻不见的人,可是这个笑容真的很好看,心里说不出的熨帖,感觉想让这个人一直笑着,想让这个笑容为自己而有。

顾休并不习惯被人注意,但是当小姑凉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时候,却不自觉的嘴角的弧度大了些,小姑凉一定不知道她自己的行为有多傻气,眼珠子傻傻的的盯着,原本放在自家阿弟头上的手也变成了揪着自己的袖摆,原本进门时努力的落落大方,已经荡然无存了。看上去就是个傻气的小姑娘。

可是要是没有你的纵容,没有这些日子妥贴的照顾,这个被生活折磨的小姑娘也不敢这样啊。她原本应该是艰难的生存,和自己弟弟相依为命,拼命的攒钱维持他们的日常生活,而她瘦小的弟弟或许应该是备受惊吓与沉浸在拖累了阿姐的折磨中,而不是每天高高兴兴,为自己能帮助姐姐攒了些柴火高兴,对于自己未来要做的事情有期盼和明确的目标,你的存在对他们来说就是最好的事情了。

日子就这么不紧不慢的过去,季衾攒够了送季勉去私塾的银子,然后不顾泪眼汪汪,死活不肯去私塾的季勉,第一次狠心打了他,可自己却哭得手抖的拿不起手里的针线,然后被因为担心自家阿姐所以请过来的顾休看到了哭得一塌糊涂的样子,眼睛肿的快睁不开来。

最终,季勉在和顾休来了一顿属于男人的谈话后,还是乖乖的去了私塾,还乖乖的给自家姐姐倒了歉,不过,私塾却是他拜托顾休替他打听的,最终两个人选定了每天只需要去半天的私塾,先生名声也很好的一家。

季衾扯了几尺布给自家弟弟做了一套很好看的衣服,虽然交了私塾束脩后手里并没有太多钱,可是,她本身就是做绣活的,布庄里这些东西卖给他们都很便宜。

看着桌子上剩下的布匹,大概,正好够做一件男式长衫,季衾看着桌子上的面料,是藏青色的,面料也很好,剩下的问题大概只是尺寸了。

尺寸,是要贴身量的。

“笃笃笃”顾休有些惊讶的抬头,一般来说季勉要是来玩,不见其人先闻其声,而且,每次都像个小炮仗似的急吼吼的,哪里会注意到敲门,他这里除了季勉也没有什么邻居串门了。

然后,他看见除了第一次像他买些木板就再也没有主动来的小姑娘,小姑娘紧捏着左手拳头,似乎有些犹豫,右手好像拿着什么。

顾休放下手里的木刨,直起身来,小姑娘像是惊醒了一般走过来低垂着眼,细细软软的打了照顾“顾大哥”,而后就一直僵硬的站在旁边。

顾休比季衾高上很多,原本他不应该盯着小姑娘瞧,可是,他不知道,她是不是遇到了难事却不好意思开口,还是有什么急事,而且,他又是个闷葫芦,不会说话,所以,他只好低头仔细看着小姑娘,怕错过什么信息。

小姑娘好像很紧张的样子,一直低垂着头,眼睛盯着地上的木屑,好像能看出花儿似的,右手里是软尺,被她用力的握着,顾休将目光转移到小姑娘的脸上,却发现小姑娘脸红了起来,唇也紧紧的抿着,像是害怕又像是固执的坚持着什么。

顾休的眼睛顿时游移起来,不敢再盯着小姑娘瞧了,可是他原本就不善于说话,现在简直就像喉咙被堵住一样,干涉的吓人,喉结不停的滑动想说些什么,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气氛尴尬的有些暧昧起来,顾休没有办法,只好和小姑娘一起低头看着地上的木屑,好像能看出个雕花出来。

文章内容不代表泡萝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uliou.net/xt/2020/c9jDZJZJMDJJ.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