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系统文

同桌上课要我把腿叉开,霸道总裁挺腰深入

“一回来就遇到这种事,总觉得不可能会是意外吧?我看准是谁的嫉妒心泛滥成灾,一发不可收拾,非要把左晴笙给搞垮!”

顾言语气有些低沉,毕竟在这样一个圈中,尔虞我诈谁的陷阱之类,让这些人心变得比什么都还要可怕。

“若真是谁因为嫉妒才设下这样一个局,这样看来的话,左晴笙她再次出国深造,应该也算是极好的事。”

顾言肯定地点了点头。

“毕竟若是以后再出些什么意料之外的乱子,难保谁可以摆平它,也难保自己不会深受其害。”

顾言却又叹息一声,心中难免有些失望,这样一个高质量的人,竟然不是因为其它不可预测的事情,而是这种人为的迫害,真的是让人对这个圈子大失所望。

“就是TC失去这样一个人会有些可惜。”

他抬头看了看贺廷琛,却发现本来一直情绪很平稳的贺廷琛,脸色却越来越不好看了。

贺廷琛注视着面前的文件,眸子深黑,连文件上的大小字都看得清清楚楚,他的目光却是涣散的,一直没有聚焦,心思也早已经飘出去多远。

左晴笙遇到的这些人,她的妹妹,和那个男人,他们之间无法用言语表达的事情,就是她出国的原因吗?

这才回国没有多久,明明一切都混得风生水起,可能以后在圈中就是大火的人了,可就因为遭遇了这些事情,突然就说又要出国了。

难道一直以来,她出国的原因,就是想要逃避这些吗?

这还是她表现出来的那些强势和冷然吗?

明明胆小得不得了,还只会一味地逃避这些。

明明很慌张很不安的一个人,偏偏要做到稳定不惊,强忍着内心的怯弱,变得强大起来。

那样的一个人,那样的一双眼睛。

明明什么都很像当初的那个她,可她到底是不是她呢?

顾言默默看着贺廷琛,见他一直不语,心中有些诧异和疑惑。

“还有什么事吗?”

贺廷琛突然发问,冷得能冻得人浑身掉冰碴一样的语气传来,顾言看他状态有些不大好,连他怀中抱着的贺慎言也有些奇怪地看着他。

顾言观这一大一小两位大佛,心中虽然疑惑了一番,但还是不太敢说出来,他轻轻地咳嗽一声,连忙道:“没有了……没有了。”

“嗯……”贺廷琛答应一声,顾言立即想要退出办公室,心中默念:啊啊啊好像我不应该跟他说这么多啊,看贺廷琛现在的脸色,好像分分钟可以杀人啊。

“等等……”

一片安静之中,贺廷琛突然轻轻唤了他一声,顾言瞬间就差点脱口而出一句,“别杀我,我是无辜的。”

顾言咳嗽一声,将声音调整过来。“嗯?总裁您还有什么吩咐?”

他咽了一口口水,伸手捂住已经张开的嘴和他快要脱口而出的话音,慢慢蹭着脚步转过身来,一边咽口水,一边观察贺廷琛的脸色,等候贺廷琛给他下令。

贺廷琛却没有注意到他的反常,只是看着面前的文件,缓缓问道:“她什么时候出国?”

顾言略一沉思,“快了吧?秀场结束之后应该就会公开了。”他冒着冷汗回答他。

贺廷琛沉默了一瞬,冷冰冰的声音已经恢复了正常。

“……给她再多安排一些出场。”

“……嗯?哦哦,好的。”顾言诧异了一瞬间,立即反应过来,连连应是。

“想不到总裁你也会对一个女人上心?”顾言看着他已经微微缓和的脸色,实在忍不住说出一句。

贺廷琛抬起眸子看他一眼,目光冷冷的,好像也看不出其它什么情绪,可顾言却心虚一般,往后退了一步。

“您还有什么吩咐吗?”顾言垂下眸子,脚上像是正在上弹簧,随时准备下一刻就满弦冲出去。

“尽量……不……是一定不要让她再次出国了。”

贺廷琛抬起头来看着他的眼睛,像是在判断顾言是否能够做得到。

顾言立即点头,“好的!”

贺廷琛唇角轻快了几分,那股冷凝的气息也落下了,慢慢变得柔和起来。

他一手揽着怀中的大头儿子贺慎言,一只手拿着黑色的低重心签字笔,修长的手指对着笔尖轻轻一按。

在已经翻阅完毕的文件上,流畅而轻快地签下他的名字,漂亮的字很是惹眼。

顾言这才松口气慢慢地走出办公室,随时注意着身后今天情绪有些飘忽不定的这人的问话。

还好,再没有了。

顾言小心翼翼地为他们父子俩人关上门,一边颇有些疑惑地想着。

“诶?总裁这是怎么了啊?就连他也会对女人这么上心?还关注这个女人的大小琐事?”

旁边的小助理听见他的发问,耳尖地听到总裁两个字,连忙凑过来和他咬耳朵。

顾言看她一眼,大概彼此都是太熟悉不过的,这些事情本来就不是什么秘密,他也就无所谓谁知道了。

“唉……”顾言对着一脸好奇的小助理叹出一口气,一想到总裁的那些风流往事,他不禁更加诧异了。

“刚刚我吧……只是忍不住疑惑地问了一句,‘总裁也会对女人如此上心啊?’”顾言学着自己刚刚的感叹,忍不住道。

“当时总裁的那个眼神了,我现在回想起来,平平淡淡的,也不像是否定的意思吧?”

小助理一挑眉,语气里满是打趣,“哦~那总裁这是默默认同了你的疑惑了。”

天呐!顾言震惊得想要跳起来欢呼几声,却又情绪低落下去,摇了摇头道。

“应该不可能吧?总裁向来是只留欢,不留情的,身边的女人擦肩而过,只留下一片衣角,不留下人的。”

女人们向来是往来不绝,看似今天搂着这个浓妆艳抹分外妖娆的女人的腰,明天牵着那个楚楚可怜温柔淑雅的女人的手。

今晚脱下了这个风流多情的女人的衣服,明天留下了那个纯真守一的女人的芳心。

可是,这么多年一来,细数在总裁身边真正有过情义的女人,可能不超过三个。

一个是生养总裁的母亲,一个是给总裁生下小少爷的那个消失得无影无踪的女人。

而就连那个现在已经被打入凡间永世不得超生的傅芸樰,顾言他都不敢确定总裁到底对着她,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去看她的。

他透过窗户看了看里面抱着自己四岁的儿子办公的贺廷琛,两人的脑袋都快要撞在了一起,贺慎言不时抬起他的大脑袋看看头顶上的贺廷琛。

一脸严肃却奶声奶气地教训他爹地。

“你看吧,两人都对那个女人如此上心,再想到总裁每次见到左晴笙的那些异样举动,和总裁总是锲而不舍地要让左晴笙做小少爷的母亲……”

小助理神秘兮兮地停顿下来,对着顾言打眼色。

“一个男人,这么热切地让女人去做自己的老婆,即使不是正经地去说吧,但是咧~他也表达出了这个一丝嘛~嘿嘿嘿~”

顾言想了想,却还是觉得左晴笙这样做有些不大划算。

“小少爷的母亲就是他的妻子,别人的眼中的贺太太。难道总裁就真的只是因为那个左晴笙救过小少爷一命,就将自己以身相许给那个左晴笙吗?”

他瘪了瘪嘴,不屑地道:“难道总裁也就是因为小少爷贺慎言太喜欢这个女人了?还一直把这个女人喊做妈咪……”

他又觉得疑惑,虽然小少爷从来没有这样去唤过别人妈咪,所以他不知道贺廷琛到底是会让他拒绝这个称呼,还是当做什么也没有听见,任他唤呢。

还是只因为对方是左晴笙,所以让他也不拒绝这个称呼呢?

顾言默默地听着小助理一脸兴致勃勃地和他分析总裁,小助理将他拉到角落里,眨巴眨巴眼睛对着顾言道。

“可能总裁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对这个女人无比地上心了,若不是这个左晴笙几次的拒绝,现在估计都已经进入贺家的大门了。”

她像是在讲述一本言情小说的情节一般,对着顾言贼眉鼠眼地窃笑。

“而总裁也不会……像现在一样,记挂着那个女人的种种事情,还把阻拦左晴笙出国的事情交给你来做。”

小助理长长地叹息一声,像是在为顾言所不值,“你说……你是要给这个左晴笙接多少次秀场啊?说不定才只能挽留住人家一两天呢!”

听见小助理说到自己,顾言才忍不住认同地点了点头。

“确实啊,我得怎样累死累活地去跑腿,才能让总裁追到老婆啊!”

顾言有些欲哭无泪地嚎完这句话,才发现小助理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见他终于回过神来,才慢慢咽了一口口水,“顾……顾助理……”

小助理慢慢地伸出小短手示意他看向身后。

顾言心下已经凉了一片,忍住要飙出来的眼泪,转过去看着身后一脸呆滞的贺慎言,和抱着他的贺廷琛。

“总……”

“嗯?”

“总裁大人!我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