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系统文

oldman70cctv老头,宝贝 别怕 一会就好了

“一提到这个人,我就来气!”

林修浓黑的眉目拧成了一个‘川’字,一手捂着胸口,重重的咳嗽了几声。

花灵唇角一勾,走到林修旁边,一手轻拍着林修的后背,柔声说道:“林漫容从国外回来就不断的惹出各种麻烦,林家的脸也被她丢尽了,不提也好。”

林修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喘着气,一想到林漫容,整个人都气不打一处来。

……

次日。

“你们把钱放在城东里面的那个拐子小巷子253号的房间里,记住,只能你林漫容一个人去,要是有别人,那我就让你弟弟立刻消失在这个世界。”

昨天的那个中年男人,依旧是粗着嗓子朝手机里头嚷道,只是态度比之前恶劣了许多。

林漫容拿着手机,某种不好的预感从心底涌了起来,“好。”

“这个男人真的是够变态的,让一个女人去那么老的巷子里放一千万,万一他们再把你给绑架了……”

白慕辰的话都还没有说完,立刻感受到了某人阴冷的目光射了过来,赶紧闭上嘴巴。

“不知道他们又想做什么,只是,根据今天这个人说话的态度,我可以明显感觉到,这一千万已经没有昨天那么重要的。”林漫容站了起来,眉目紧皱着还在思考着什么,“不管怎么样,既然要求让我一个人去,那你们都不要跟去了。”

就在白慕辰以为季辞庭会反对林漫容的话语时,只听见季辞庭低声应了一个‘嗯’字,惊愕的白慕辰赶紧摇了摇脑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再一看季辞庭那张带着几分阴险而不好说话的面容,白慕辰才知道,季辞庭这家伙肯定别有安排。

一个小时以后,一辆黑色的豪车停在了小巷子的外面。

林漫容提着一个黑色的箱子下了车,一脸淡定的朝绑架者要求的地点走了过去。

刚到进去没多久,林漫容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怎么,到了我说的位置了?”

即使没有开免提,整个阴暗而又空荡的房间还是可以环绕着中年男人粗着嗓子的声音。

林漫容拿着箱子的力道忍不住加重了几分,“到了,我要听我弟的声音,。”

中年男人仿佛是料到林漫容会所这么一句话,伸手拍了拍林卓的嘴巴,“小子,开口和你姐说句话,拿到钱以后,马上送你回去。”

林卓咽了咽口水,颤抖了开口说了句话。

“好,现在怎么做?”林漫容面无表情的继续问了句。

“你现在按照我说的路继续往前走,到了我说的地方,会有一辆车停在那里,等你到的时候,直接把钱放在后备箱就可以了。”中年男人看了看自己的手,心情大好。

林漫容眉头一皱,立即从这间阴暗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所以,兜兜转转的让她跑到这个鬼地方来就是在耍她不成?

“那林卓呢?你让我怎么相信,我把钱放在车上了,你就会放人。”林漫容按照中年男人刚说的位置朝前面走去,内心涌起一阵不好的预感。

“我实话告诉你,你现在不相信也得先相信 ,现在这一千万,对我们来说,不过是锦上添花,可有可无,如果你不按照我说的做,那你弟弟……呵,我可不敢保证了。”中年男人轻飘飘的说了句,话语里不在意的语气,不禁让林漫容慌乱了起来。

“好,我知道了。”林漫容加快脚步,刚走了没一会,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怎么样了?”季辞庭推开车门下车。

他今天早上就已经让李文安排好了人守在绑架者会出现的地方,不管怎么样,都不会让林漫容一个人去冒险。

“我不知道,他让我根据他说的地方,一个一个走过去把钱放在车上,最终位置是哪里,我现在也不知道。”林漫容语速很快。

在此之前,林漫容已经猜到,季辞庭肯定不会就这样让她一个人去,许多地方肯定都有安插他的人,忍不住提醒道:“对了,你不要轻举妄动,林卓还在他们手上,而且他们给我的感觉就是,这一千万对他们的吸引力并没有昨天大了,我怕到时候他们真的撕票。”

“好,我知道。”季辞庭嗓音低沉的应道,抬眼看了看一旁的李文。

林漫容按照中年男人的指示走到一个没什么人的广场里,一眼便看到一辆黑色汽车停在喷泉的不远处。

林漫容提着箱子朝车子的方向走了过去,眼神敏锐的朝驾驶座的位置看了过去,只是车窗被人关上了,林漫容只能透过前方,隐隐约约的只看到驾驶座上的男人带着口罩。

林漫容打开后备箱,刚将手提箱扔进后备箱,车子‘咻’的一声飞了出去。

没过多久,手上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等我确定我们拿着这笔钱没有任何问题,就把林卓还给你。”中年男人沙哑的声音从手机里响了起来。

“钱已经被你们的人拿走了,你还想怎么样?”林漫容面容不悦的问道,耳边还听到车子在路上行使的声音。

中年咬着根烟,一手打了下方向盘,“放心,我们说到做到,一个小时以后,会放了你弟弟。”

……

半个小时后。

“那个人打电话说,时间到了就会将林卓放了,我还是感觉哪里不对劲。”林漫容坐在车上,神色复杂,只要没有见到林卓,林漫容根本就无法放下心来。

季辞庭打开窗子,抽了根烟,深邃的双眸盯着窗外。

关于那个绑架林卓的男人说的话,他一点也不相信。

“boss,已经找到林卓了!”

李文一手拿着手机,一脸激动的转过脑袋朝季辞庭说道。

“真的吗?!现在在哪里?”林漫容下意识的将脑袋凑了过去,两手扶在前面的后座上。

“林卓现在还在绑匪的车上,不确定他会带林卓去哪里,但是我们的人一直跟着那辆车,如果绑匪没有将林卓放走,我们的人就会动手。”李文一手紧捏着手机,继续说道。

一旁的季辞庭沉思了片刻,从昨天的到今天发生的事情来看,总觉得哪里有点问题,“车子开到没什么人的地方,直接拦截。”

“是,boss。”

“你疯了?林卓还在车上。”林漫容不乐意了,要是那个歹徒拿林卓当人质,林卓有很大可能性是会受到伤害的。

“林小姐,你放心,现在既然已经知道林卓在哪辆车上了,那就不会让林卓受到伤害……”

李文还想说什么,手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抱歉,我先接个电话。”

林漫容点了点头,靠在后座上,两手紧捏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什么?”李文的声音不自觉的提高了好几个分贝,“好的,我知道了,我们现在就过去。”

林漫容见李文的声音不对劲,心脏猛地揪了起来,“怎么了?”

李文看了看林漫容,又将视线转移到一旁的季辞庭身上,面色沉重的说道:“出车祸了,我们的车跟在后面,亲眼看到林卓所在的那辆车子发生车祸,现在已经将人送往医院了。”

“车祸?好端端的为什么会出车祸!”林漫容的情绪跟着激动了起来,浑身也颤抖的起来。

从昨天到今天,一直在想着法子将林卓给救出来,怎么都没有想到,居然会出现这种事情!

“去医院。”季辞庭掀了掀眼皮,神色紧绷地紧握着林漫容的手。

……

车子刚在医院门口停下来,林漫容心脏还在砰砰的快速跳动着,火急火燎的便朝医院里面小跑了过去。

急救室门口,邱泽宇刚打开门,林漫容情绪激动的扑到了面前,“林卓怎么样了?”

“你放心,林卓是坐在车子的后座,所以伤的并不是特别严重。”邱泽宇摘下口罩,“再过一会,你就可以进去看他了。”

听到林卓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林漫容终于松了一口气,两手也从邱泽宇的身上放了下来,“谢谢你。”

“没事。”邱泽宇笑了笑,绕过林漫容,走到季辞庭的面前,“你过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季辞庭将视线转移到面前的林漫容身上,还是有点不放心。

“她主要就是担心她弟弟的安危,现在她弟弟都没事了,她也不会有什么事情的。”邱泽宇顺着季辞庭的目光看了过去,伸手拍了拍季辞庭的肩膀。

办公室内,邱泽宇穿着白大褂坐在椅子上,一手拿着笔,低头看着放在桌上的病例。

“没事我就走了。”

季辞庭见邱泽宇一直在忙着手上的事情,也不开口说话,脸上不禁浮现出几丝的不耐烦。

“这件事情,与林漫容可有关,你确定不听?”邱泽宇将手上的笔放了下来,嘴角噙着一抹笑意,懒懒的靠在座椅上。

季辞庭正要离开的脚步停了下来,“你说。”

他就知道!

邱泽宇的脸上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现在只要是与林漫容有关的事情,他季辞庭就不可能会不在意。

邱泽宇从椅子站了起来,漫不经心的说道:“开车的那个人,叫林二狗,他伤的可不是一般的严重,能不能救回来都是一个问题。”

“必须救回来!”季辞庭转过身子,冷着张脸,态度坚定的开了开口。

“关于这件事情,你心里最好有个底。能不能救回来是一回事,救回来了,还有没有能力说话,又是另一回事。”邱泽宇脱下身上的白大褂,语气里没有任何玩笑。

由于林卓刚苏醒没有多久,林漫容也没有问一些关于绑架的事情,只是一整天都待在病房里照看着他。

“你都已经在这里呆一上午了,要不你先回去?”林漫容走到季辞庭的面前,开口说了句。

这两天因为林卓的事情,季辞庭也跟着自己一直在操心,连公司都基本没有去过,林漫容总觉得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嗯,我还没吃饭,下午再回去。”季辞庭坐在窗子旁边的椅子上,视线一直盯着手上的手机,看都不看面前的林漫容一眼。

!!!

林漫容轻抿了下双唇 ,堂堂的季氏总裁,这是在和她计较午饭的事情吗?

“你要是想让我请你吃饭,直说不就好了?”林漫容轻吐了口气,脸上的笑意还带着几分像是在看戏的神情。

季辞庭滑动着手机屏幕的动作停了下来,悠悠的将脑袋抬了起来,嗓音低沉的反问道:“帮你这么多,你打算怎么报答我?”

林漫容脸上的笑意瞬间僵住,“除了钱以外,其他的难道都不是免费的吗?”

说到钱,林漫容才想起来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对了,绑架林卓的其中一个人受伤在医院,可是另一个呢?一千万就这样被他拿走了吗?”

季辞庭掀了掀眼皮,轻嗤了一声,“这个人既然拿了我季辞庭的钱,那就别想逃了。难道我季辞庭的钱,是有那么好拿的吗?”

林漫容一手抓了下头发,忍不住朝四周看了一眼,看来她还是得想法子赶紧将这一千万的负债还上啊!

“与其担心其他的,还不如想想,该怎么报答我?毕竟我这两天的损失也不小。”季辞庭拍了拍身上西装,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一丝玩笑。

果然资本家都是吸血动物!抠!

林卓一手放在被子上,眨了眨眼睛,一声不吭的盯着季辞庭的那张没什么情绪的面容,清秀的眉目不自觉的紧皱了起来。

‘咚咚咚~’

白慕辰依靠在病房门口,一手轻轻的敲了敲病房门,满脸带着诡异的笑容。

……

“有事快说。”季辞庭站在走廊的尽头的窗子旁,惜字如金,显然不想与白慕辰多开口说些什么废话。

白慕辰摇了摇脑袋,一手搭在季辞庭的肩上,露出一副无比痛心的神情,“你说说你,我一回国,对你的事比对我公司的事情都还要上心,你不感谢我就算了,还一副不想看到我的样子,真是过分!”

“是吗?”季辞庭微眯着双眸,一脸不在意的反问了一句。

白慕辰差点没直接气的吐血了,这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咋就可以这么大呢!

“呵,一上午,都在病房里待着,你该不会是为了讨好你那未来的小舅子吧?”白慕辰满眼笑意,继续不怕死的挑战着季辞庭的耐心与底线。

“白慕辰,你再说废话……”

“好好好,进入正题!”白慕辰轻咳了一声,刚才还嘻嘻哈哈的脸上终于认真了下来。

“你让我查的,能查到的线索,我都帮你查清楚了,但是……”白慕辰顿了顿,将视线转移到不远处的某个病房门口,“林漫容与林卓的安全,你还是上点心。”

“什么意思?”季辞庭的脸色沉了下来。

“我让人去查过了,这场车祸,并不是意外。”

文章内容不代表泡萝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uliou.net/xt/2020/c9jDYA4sMDA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