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系统文

帅哥吃直男大雕视频/我在婚礼上和陌生人

帐篷位置太偏,店家虽然每隔十多米就安了路灯,但微弱的灯光对这浓重的黑夜来说,穿透力也太低了些,所以两人还是寄希望于手机电筒上。

风吹过树林发出“沙沙”的声音,卢玓感觉胳膊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觉得是自己这薄薄的运动服抵抗不了十月份的山间晚风的缘故,赫平那件牛仔外套看起来就很暖和嘛!

于是他搓了搓胳膊,往赫平靠近了几分,问道:“赫哥,你冷不冷?”

“不冷。”

又是一阵风,他们脚底踩着落叶发出声响,头上树枝被风吹动也发出声响,就是他们两人没有发出声响。卢玓觉得有些诡异,便靠得更近了,还没开口就听赫平问他:“你是不是害怕?”

卢玓腰杆一挺刚要辩驳,但心念一转又觉得自己在赫平面前反正也没剩多少形象了,索性反问道:“你不觉得很诡异吗?”

赫平就那么随口打趣,没想到卢玓还真害怕,他立刻逮住机会嘲笑他:“没事,别怕,哥哥保护你。”

“好啊!”

卢玓立刻抱住赫平的腰,说道:“那就拜托哥哥了。”

赫平:“……你给我松开!”

卢玓跟黏在赫平身上似的回了住处,刚一进帐篷赫平立刻用尽全力把人从自己身上撕下去,刚刚在外面路太窄旁边又是坡,他怕两人闹起来出什么事便一直忍着,这会儿总算是把人甩开了。

卢玓有些委屈:“不是你说要保护我的吗?”

赫平咆哮道:“我那是在嘲笑你,嘲笑你听不懂吗?!”

卢玓更委屈了:“我给你烤了那么多吃的,你还嘲笑我?”

说起这个赫平总觉得卢玓离开那么长时间都是在想怎么在烧烤里下毒然后毒死他,不然正常人到底是怎么才能把烧烤烤成那个样子的?

赫平有些心累,刚刚卢玓抱他抱得死紧,他一路挣不开反而出了一身的汗,他拿了睡衣进浴室,说道:“我先去洗澡。”

卢玓点了点头,夜里的山上还是很凉的,尤其又是在树林里面。赫平进去的时候忘记开浴霸了,开关在外面,他不好光着身子出去又懒得再穿衣服,便随便冲了一下就出来了。

出来却没看到卢玓,帐篷空间就这么大,一眼扫过去能看完,卢玓也不可能藏在床底下跟他躲猫猫,唯一的可能就是去外面了。

赫平想起卢玓刚刚抱着自己不撒手的那个怂样,便有些好奇让他怕成这样也要一个人出去的到底是什么事情。

卢玓也没走远,赫平一出门就看到他站在不远处,在那儿能看到房间里的灯光,而且他把店家用来应急的两个手电和手机上的手电都打开了,赫平猝不及防看到差点被闪瞎了眼。

卢玓好像是在打电话,侧对着门口没看到赫平打开了门,赫平刚要走过去,却听到他的声音:“我说了我不回去。”

赫平脚步一顿,卢玓这是在给家里人打电话?卢玓紧接着又笑了一声,有些讽刺道:“你生日有那些送礼的人不就行了,要我干什么?”

似乎是不太愉快啊,赫平无意偷听他打电话,更不想八卦他的家长里短,一转身便进了屋。但卢玓似乎是看到他了,赫平刚进来没一会儿他也进来了,问他:“你刚刚都听到了?”

赫平没辩解,点了点头道:“听到了几句,不是故意要偷听的,抱歉。”

卢玓笑了笑道:“我是怕我跟他吵起来会吵到你,不是要避开你的意思,你别多想。”

赫平总觉得他这个解释怪怪的,自己也没多想什么啊,但卢玓又说道:“刚刚在给我爸打电话,他明天过生日。”

对方这么坦白,赫平觉得自己要是不说点什么有些不好,便说道:“那你不回去?”

卢玓摇摇头道:“算了吧,我回去只会气得他少活一岁,还是做个孝子吧。”

赫平大概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孝子,一时没说话,卢玓看着他笑了一下,去拿睡衣:“我也去洗个澡。”

等他洗完澡出来,赫平已经靠坐在床头开始玩手机,卢玓看了眼他湿漉漉的头发,在电视柜下面的抽屉里拿出吹风机,走过去道:“脑袋过来。”

赫平正到要紧关头,他说什么做什么的往床边挪了一些,卢玓边给他吹头发边看他打游戏,犹豫着要不要给他指出来该走哪一步。

他在担心自己出声会不会打扰赫平,谁知赫平却仰起头看他,带着些不高兴:“下一步怎么走?”

卢玓一时没说话,不是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走,而是赫平头发湿漉漉的,眼睛好像也是湿漉漉的,仰头看他的时候,卢玓能清楚地在他眼里看到自己的倒影,好似赫平眼里只看见了他。

卢玓没说话,赫平有些不耐,皱眉道:“嗯?我问你话呢!”

“哦,哦!”卢玓一连“哦”了两声,见赫平用看傻子的眼神看自己,默了默移开视线,在屏幕上指了指道,“走这儿。”

赫平也看到了,但他觉得走这儿的意义不大,他犹豫道:“这儿……”

卢玓说道:“信我。”

听到这两个字,赫平不知怎的就放下心来,按着卢玓的指示走了,却不忘嘴硬道:“要是浪费步数你就死定了。”

没浪费,这一步看着意义不大,但却为赫平重新打开了局面,他很快便把这局游戏打过了,卢玓刚好也把他头发吹干,拍拍他的脑袋道:“行了,去躺着吧。”

赫平觉得可能是刚刚那三瓶酒的原因,不然自己怎么这么听卢玓的话呢?他让过去就过去,他让走哪儿就走哪儿,他让躺着就躺着,以及……卢玓给他吹头发的动作是不是太熟练了?

卢玓给赫平吹头发的时候挺温柔,至少赫平没感觉到不适,但给自己吹的时候就相当粗犷了,赫平总觉得他那头发丝要软一点的话能被吹断了。

卢玓头发短,没一会儿就吹干了,他把吹风机放好,走到床边道:“嘿,往里让让。”

赫平才觉得自己有点太听话,不知哪儿来的叛逆心理让他觉得这样有点丢面子,于是跟没听到似的一动不动。

卢玓也没说什么,脱鞋上(床往他身边一躺,然后一侧身手搭在了赫平腰上。赫平吓了一跳,“噌地坐起身来,怒道:“你干嘛?”

卢玓挺无辜:“你不给我挪地方我只能这么躺了,我要是不抱着你的话肯定得摔下去。”

赫平立刻往里让出一个人的距离来,说道:“那你不能好好说?动手动脚的干什么?”

卢玓撑着脸看着他笑,笑得赫平心里发毛,怒道:“你TM笑什么?”

“没,”卢玓说道,“我就是好奇,赫哥,你是不是害怕啊?”

赫平立刻否认:“我怕什么?你以为我胆子跟你一样小?”

卢玓摇头道:“不是怕那些,我是说,你是不是害怕我对你做点什么?”

赫平没说话,卢玓耸了耸肩道:“不然不就是搂个腰吗,你反应这么大干什么?刚刚回来的时候也抱你了,也没见你这么生气啊。”他挪进了一些,问道,“赫哥,你是不是怕我在床上对你做点什么?”

“放屁!”赫平大声道,“你要敢做什么我就杀了你!”

卢玓笑道:“看吧,你还是害怕。”

赫平噎了一下,卢玓坐起身来,跟他面对面盘腿坐着,问道:“赫哥,其实我真挺好奇的,对你们恐同的人来说,我们同性恋是不是那种逮谁就跟谁做点什么的疯狗啊?所以你们这么怕我们?”

“我没有那个意思。”

卢玓挑了挑眉显然是不信,赫平对他这个表情有些懊恼,又不知道该怎么证明自己真的没有那个意思,一时间生他的气也生自己的气,便怒道:“你他妈爱信不信!我问你,你是不是喜欢我?”

卢玓一愣,赫平也一愣,自己说了些什么?他后悔得想咬断自己的舌头,但卢玓眼疾手快地捏住了他的下巴,说道:“可别咬舌自尽啊,不然我就说不清了。”

“去你的!”赫平拍掉他的手,但还是觉得有些尴尬,下意识地咬住了嘴唇转移视线。卢玓叹了口气捏他的脸,等他松开自己的唇后才说道,“你这个问题该尴尬的是我吧,你害臊个什么劲?”

赫平说道:“你尴尬个屁!老子才尴尬好吗?神经病似的问别人是不是喜欢自己这种不要脸的话,真他妈是……”

卢玓打断他的话,似笑非笑道:“那我要是说,我真的喜欢你呢?”

文章内容不代表泡萝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uliou.net/xt/2020/c9jDJJJsMDJ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