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系统文

肉宠文耽美高h_上学忘穿内衣男生看到

简单的看了看小棠的伤口,朱雅莉深深地皱了皱眉。

展黎和花暖放二人都规矩的立在一旁,等待着朱雅莉开口。

“前辈,如何了?”

花暖放小心问道。

“得先将她体内的毒赶紧清除才行,之后要寻两味极为珍惜的草药,熬水让其服下,只是那两味草药都是生长在极为苦寒之地,若没有通天的本领,想摘取草药,那是难如登天之事。”朱雅莉严肃道。

小棠挣扎着便要起身。

“小姐,小棠命贱,实在无需小姐如此犯险,呜呜~~能替小姐去死小棠已经很知足了……”

未等小棠讲完,展黎已经率先上前,将其按在了床上。

“别乱动!听着!你是因为我才命悬一线的,本小姐绝不允许你就这样死掉,知道吗?无论多难,我多会救你的!”

大不了她只能跪在逍遥峰顶苦苦哀求上天了,若天神可以看得到,相信他应该会来帮助她吧!尽管她很不屑求他。

朱雅莉实在看不下去了,这什么跟什么啊?搞得像生离死别一样。

她之所以这样说其实就是想让展黎好好求求她,毕竟方才自己被她用剑阵锁着很是丢面子,可这展黎偏偏如此的不上道,和床上的这个小侍女上演了这么一出苦肉计。

想她朱雅莉生平最是心软了,就看不来这个,哎!算了算了,索性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吧!

“我说这位姑娘,你用不着这么视死如归,若你家小姐肯求我的话,我还是可以考虑一下帮你们去取这两样草药的。”

这话其实就是说给展黎听得。

朱雅莉都这样直白了,即便展黎再傻也听得出来。

于是在心里翻了一个大白眼道:“若前辈真有神通,还请前辈帮帮我们吧!”

“是啊!前辈,还望前辈可以出手相帮,暖放先在此谢过了。”花暖放也开始在一旁说情。

“你方才说什么?再讲一遍,本姑娘耳力不是很好,没听清楚。”

朱雅莉佯装听不清的将耳朵伸到了展黎面前道。

展黎被她的举动气得不轻,不过为了小棠,她也只能隐忍了。

“我说,前辈若肯帮忙还请您施以援手,展黎定感激不尽!!!”展黎最后的声音已经上扬了好几个分贝,势必要把朱雅莉的耳朵吼聋了。 朱雅莉满意的点了点头。

自袖口翻出一粒丹药,回转过身来,交给了花暖放。

“这粒丹药你喂给那丫头服下,能驱除少部分的花毒,我这便去取天山火灵芝和苍山虫草来,你们好生守着她,半个时辰后她会浑身发热,这是丹药的副作用,无需过于担忧,但一定要保证房内通风良好。”

交代完这一切后朱雅莉便朝着外面走去了。

展黎见朱雅莉走远了,方才松了一口气。

“其实,朱前辈是个极为热心的人,就是在我们这些晚辈面前好面子罢了。”

花暖放勾唇对展黎道。

展黎心不在焉的“哦”了一声。

“猪前辈?难不成她是属猪的?”

展黎疑惑。

花暖放大笑出声,“黎儿真是幽默,朱前辈名唤:朱雅莉,朱,是她的姓氏。”

——————

帝都皇宫内,仁帝一脸消沉的守着偌大的大殿,他已经将所有的宫人全部都打发出去了,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想想自己,也真是够可笑的,为了一个女子,做到如此地步,真是始料未及。

为了得到她,他不惜将结发的妻子,正宫皇后逼死,最终竟换了个放她自由的结果。

他明知道,如果没有了她在宫中牵制,他将随时都有性命之忧,但他依旧放走了她。

“展黎啊展黎,你叫寡人如何是好?也不知这金家的江山是否还能守得住?”

他本非如此愚昧之人,却因那亭亭玉立的娇柔女子打破了陈规。

“陛下,展相国求见。”

李公公在大殿门口小心禀报道。

“传!!!”回音袅袅,响彻大殿。

片刻后,殿门被大力推开,两旁的公公皆躬身立于门边。

展青云右手拎着衣衫下摆,大步朝着大殿内走去。

“老臣叩见陛下。”

“相国大人免礼,来人,赐座!”

仁帝有气无力的道。

“谢陛下。”

坐定后,展青云方才拱了拱手道:“启禀陛下,北边传来消息,宇文陌将军已经成功扫平北疆两姓的部落,不日,便要班师回朝了。”

仁帝点了点头,托腮道:“相国大人,你说,若宇文陌归来,寡人要以何等的封赏来嘉奖他呢?”

展青云愣了愣,但见仁帝语气平稳,面上表情倒也算正常,于是便开口道:

“老臣斗胆认为,陛下可以封赏宇文大人良田百顷,黄金若干,加封一等功,封其为护国大将军,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仁帝再次点了点头。

“相国大人真是思虑周祥啊!”怕是展青云一早便考虑好了吧!

只等着宇文陌捷报一传便会帮其请功了吧!这展大相国真的是打的一手的好算盘啊!

他一早就猜到了展青云的野心,只是,总觉得有展黎在宫中牵制,他怎样也不会做的过于决绝,却不想,最终还是让他控制了整个朝堂。

待他想要提防之时,早已为时已晚。

如今他也并无他求了,只希望逼宫那一日越晚到来越好了。

或许乍一想会认为自己放走展黎并非明智之举,可思来想去却是为自己留好了后路,他日若展青云逼宫,他如果以展黎的性命相要挟那才是不明智呢!展青云尚有幼子承欢膝下,何需在意展黎这个女儿,必要时亦可舍弃,可他最终只会把这笔账算在金家和他的头上。

可若是放了展黎,那便大不一样了,只要展黎在世,展青云大可不必对他们赶尽杀绝。

禅位书他一早便已写好,并加盖了帝印,只待展青云的大军一到,尚可保全自己的妻儿,即便自己死了亦无所谓,只要他的孩儿安好,他即便是死也可以含笑九泉了。

展青云自是不知仁帝的这些个小心思,只想着如何想法子救出黎儿,若实在无法搭救,不到万不得已时,他才不会强行逼宫。

不管怎样,展黎曾经可是他的骄傲啊!虎毒亦不食子,他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作为他争夺皇位的牺牲品呢?

眼下帝都内各方势力僵持不下,展青云的背后几乎是整个朝廷,而尹雪兰则是依仗着她豢养的百种毒虫以及被毒虫控制的众多手下。

不过最不起眼的还是展肖这个小家伙,九岁小童,背后是神秘的慕容家,再加上三王子文熙这个谋士,皇位似乎唾手可得。

不过眼下尹雪兰似乎是处于弱势的,毕竟她的腐心丹如今急需原料炼制。

“夫人是在为药材之时发愁?”

这日天气正晴,如儿纤姿立于院内,一脸恭谨的对着愁眉不展的尹雪兰问道。

尹雪兰双目紧闭,眉宇间挥之不去的忧愁。

“是啊!你有良策?”

如儿扯了扯唇,淡笑道:

“其实夫人无需如此烦忧,听闻胡部沙丘中有一蜃地,生长着许多稀奇古怪的草药,若是夫人可以找到蜃地,一切便都可解了。”

蜃地?那是什么去处?

从前也曾耳闻,只是那里常年都被胡部人把守,似乎是他们的禁地呢!她一个半点武功都不会的老妇人,怎么进到里面?

想到此,尹雪兰冷哼了一声,“哼!你这丫头!心里如何想的难道老身会不知道?若老身有个三长两短,你便可以得到解放了,是不是?”

“如儿不敢,如儿……只忠心于夫人,断不敢有任何他想。”

这倒是真,若是服了腐心丹还能存有异心,那她的意志力是有多么强大?

“既然你如此忠心,那老身便派你去办此事如何?”

派如儿去其实眼下是有些不妥的,毕竟如今三王子尚未寻到他的主人,如儿还要跟上一段时间的,只是眼下若连控制她的丹药都没有了,还要如何让这丫头对她言听计从?

多方思量之下,最终尹雪兰也不得不如此安排了。

“但凭夫人吩咐。”

腐心丹对如儿的作用还是很强的,至少,她如今连自己为何要如此忠心于夫人都不知道了。

只知道,夫人的命令是要绝对服从的,绝对不可以违背。

不过,她并不知晓夫人为何一定要这些珍惜药材,只知道,只要是夫人想要的,她一定要拿到,捧到夫人面前。

去胡部的路途很是遥远,若是轻功也要没日没夜的赶七八天,只是,她虽说服用了腐心丹,但体力还是有限的,所以,也只能沿途在路上修整了。

近日胡部的天怕是也要变了,他们的大王就要不久于人世了,而这几次与七星国的战争也都是连连败退。

趁着夜色漆黑,如儿便打算趁着守卫松懈之际偷偷溜出城去。

夜色朦胧,城墙上插着七八个火把,如白昼般亮堂。

“都给我打起精神,万不可让胡部败类偷袭入关!都听到了吗?”男子语气生硬,话语一出便有种不可反抗的气魄。

众士兵闻言都挺了挺腰板。“是,将军!”

直到等到那铁衣将军离去之后,方才轻盈的自旁侧溜到了城墙边缘。

刚要起跳,自身后便传来一声厉喝。

“何人在此?”

如儿刚要转身,便听得身后银枪挥舞的声音呼啸而来。

文章内容不代表泡萝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uliou.net/xt/2020/Vn1cFlZJWUlJ.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