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系统文

女人高潮是什么感觉_男朋友在一起注意什么问题

彦卿暗觉好笑……她就说嘛,食虎怎么可能突然那么聪明,知道去采蘑了?原来是去抢的!敢情它这次又抢了别人的野菜?

食虎把嘴里叼着的那篮野菜,放到彦卿的面前,便转身怒吼着去拦住那个妇人,不让那个妇人靠近彦卿半步。

“那个……是它抢了你的野菜吗?”芷玥公主站起来,对那妇人陪笑道。

“拜见芷玥公主。”那个妇人见芷玥公主先是一愣,然后才行礼道。“这是公主养的老虎?”

“不是!”芷玥公主比比皓禹,笑道。“是我朋友养的老虎。”

“就算是公主朋友的老虎,也不能抢东西吧?”那妇人看了看芷玥公主,不满地咕哝道。

“皓禹,你看这事……”芷玥公主转身看着皓禹,抱歉地笑着道。

皓禹看向摆在彦卿面前的两个篮子,知道食虎是因为想讨彦卿的欢心才去抢的,但彦卿却是一脸无动于衷。想到食虎的傻气,再想到自己的痴傻,皓禹不禁怒从中生。

“食虎,把抢来的东西还给人家。”皓禹严厉地喝道。

食虎委屈地看了皓禹一眼,当下就没有刚刚的神气。但它不离开,有点耍赖地原地趴下。它第一次得到彦卿的赞称,怎么也不甘心就这样还回去的。

“食虎!”

“食虎……”

彦卿和皓禹同时叫着食虎。食虎抬起头看向皓禹,见他神色凌厉,便委屈地闷吼一声,转而看向彦卿。

食虎发现彦卿不但是和颜悦色的,而且脸上还挂着温和的微笑。它当即精神振奋,高兴地爬起来走向彦卿。

皓禹诧异地看向彦卿,他以为她会冷漠到,对一切不闻不问的。不曾想她居然会出声,而且还是和颜悦色的。

彦卿知道食虎抢这些东西都是为了取悦她的,她很感动,但抢人家的就是要还的。她本就准备叫食虎还回去的,但见皓禹为芷玥公主这样凌厉地喝食虎……她突然不想还回去了。

彦卿摸到食虎的耳朵,俯到在它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食虎马上就高兴去把两个篮子的蘑菇和野菜,通通舔了个何。

这下不只皓禹诧异了,在座的人都愣住。食虎会有这动作完全是彦卿教唆的,大家都觉得她这是不打算还了?

彦卿听着食虎舔得差不多了,站起来才开口道:“食虎把东西都还给人家吧!这抢东西是不对的,下次别再抢了。”

这下众人不止是诧异,而是完全呆住了。

食虎乖乖的把蘑菇和野菜,一篮一篮地叼还给那妇人。又回到彦卿的脚边,紧挨着她舒服地卧下。

那妇人瞪着那两个篮子许久,突然放声大哭起来:“你们这么多人欺负我一个寡妇,居然把这些菜舔了个遍才还给我,这还有天理吗?”

彦卿忍住掩耳朵的冲动,不底气不足地嘟囔道:“不就点野菜,你至于吗?”

食虎觉得被吵到了,恼怒地朝那妇人大吼几声。那虎啸声在竹林中翻滚着,那妇人被吓得跌倒在地,张眼看了看哭得更大声了。

“这不舔都舔了,你还想怎样?你,你……你再哭,我就叫食虎把你吃了。”彦卿被那哭倒城墙的声音,吵得差点崩溃。她现在能想到让那妇人闭嘴的办法,就是用食虎去恐吓。她真是悔不当初,不该跟那妖孽斗气的。

彦卿此话一出,喷茶的声音连连响起。

唯昂扇着金扇,戏谑地道:“这近珠者赤,近墨者黑,还真是千古不变的真理。抢了人家的东西,还放食虎去咬人。这样蛮横还是千古难遇见呀。。”

皓禹把真想扑过去咬那妇人的食虎卷回来,揉着太阳穴无奈地看着彦卿。他还没看过她耍横的一面,但见此刻她的脸已不能复冰冷,他竟也不舍得去责备她什么。

侯昂幸灾乐祸地看着皓禹,笑道:“这一刻怎么感觉看父皇了,母后蛮不讲理时,父皇就是这个表情的。”

芷玥公主看着皓禹的表情,突然懂了什么,落漠的神色浮上了她的脸。

和闳笑看着皓禹道:“确实很像。”

皓禹回头瞪着他们道:“不想继续被吵着的话,就赶紧想办法。”

“一点都不觉得吵,我完全可以当她在唱歌。”唯昂端起茶惬意地喝着,那微微向上勾的嘴,挂着的全是窃笑。

和闳和侯昂也是一副看戏的样,完全没有帮忙的打算。

芷玥公主对她的随从使使眼色,那些随从立即领会,都去劝那妇人。谁知那妇人完全不听劝,继续哭得惊天地泣鬼神。

彦卿被吵得奈心全失,放开耳朵大吼道:“哭什么哭,这菜就算你拿回去也做不好吃,食虎抢来给我,完全是物尽其用。它做得很对,是你错了你不该反对它抢的。”彦卿也是被那哭声,吵得崩溃到口不择言了。

“很有道理!真是大道理。”唯昂他们同时对,除了无奈还是无奈的皓禹竖起了大拇指。就连芷玥公主也忍不住掩嘴轻笑。

食虎见彦卿认同它,高兴地想摇个尾巴谄媚。但突然想起那是狗才做的事,又不齿地作罢了。食虎想蹭到彦卿的身却被皓禹按住,只能懊悔闷吼着。

就在家以为那妇人,会哭得更历害时,她却突然止住哭声,看着彦卿道:“难道你煮的很好吃?”

“绝对好吃!”彦卿肯定地点头。

“那你弄给我吃。”那妇立即破泣为笑。

“好!”只要她不哭什么都行,彦卿蹲下去摸到一个竹笋举起来道。“你看这竹笋,炒,煮,焖,炖,我一样给你来一个,包你满意。”

“太好了,我去东边的树上割些肉来。”那妇人高兴地两眼放光。

“树上割肉?妖怪的肉?”彦卿第一次听说还能去树上割肉的,如果是妖怪的肉的话,就太吓人了。

“你放心,这肉是树上长的,跟野菜差不多都是素的,味道就跟真肉一样,我们这里的人都吃这个。”那妇人掩嘴笑道。

“那就好,那就好……”彦卿差点被她吓得抹汗。

“那我去了,你在就等一下。”那妇人说完就飞身离开了。

“世界……终于安静了!”彦卿犹如全身力气被抽光似的,软软地往地上坐去,闭上眼无力地喃道。“女人的哭声太恐怖了!”

“我怎么不记得你会煮饭?”皓禹低头啜着茶,装出不经意提起的样。

彦卿掀掀眼皮懒得理他,她曾捧着自己做的点心去跟他表白,然后被他嫌弃到掉,他怎么可能会知道呢?

在人间修行时。由于羊祜嘴馋,她被迫跟不少厨师学过厨艺。后来升仙了,她没什么吃的欲望,又没有羊祜逼着,她就不再动手了。但在梦中她还是因为技痒,还是会为到她梦中的灵魂动手煮饭的。

彦卿的不理会让皓禹脸顿时黑了下来,他手中的茶也在他手碎成粉未。坐在他身边的芷玥公主,脸色微变神色复杂地看着他。

在彦卿快昏昏欲睡时,那个妇人才回来。她除了肉之外,还提着别的菜,似乎想借此。

妇人回来后,就在彦卿发呆之处,幻出几锅灶如火如荼地动起手来。由于彦卿的眼睛看不见,一般杂杂碎碎的事都是那妇人做的。

在菜香味在竹林里漫开时,皓禹才完全相信彦卿有高超的厨艺。但是她从没在他的面前提,甚至逼他去学厨,不止为难他,还是完全没把他当她的丈夫。

“彦卿,你煮的东西好像很香!”小咪咕垂涎地看着彦卿煮出来的菜。

刚刚那么吵大咪咕和小咪咕,都能忍住好奇没浮头。现在闻到菜香,完全忍不住就钻了出来。

“我好像煮了很多,等下你也来和我们一起吃。”彦卿算了一下,几个锅灶一起煮,她大概煮了三十几个菜。

“这当然,皓禹他们都配点酒吃起来了。”

大咪咕和小咪咕幻出人形,拿起筷子不客气地吃了起。和闳和唯昂都给她们舔了菜,她们愣了愣没拒绝。和闳和唯昂噙着微笑,端起杯轻轻碰了一下。

彦卿从没想过为皓禹煮一餐饭,今天因为这个妇人的原因,倒是让心不甘情不愿地当了一回煮妇。

其他菜都炒好了,就旁边还有一个小锅在炖着肉和竹笋。那是彦卿最拿手的菜,也是她最喜欢吃的菜。她突然想把这道菜放到皓禹的面,让他尝一尝……

“还有一个小锅,我来看着火,你先去吃吧!”那妇人拉着彦卿的手亲厚地道。

“我看着就好,你把我扶到灶边,就去吃吧。”彦卿把被那妇人拉住的手抽回来,她不习惯跟别人那么亲密,那亲厚总会让她不自在。“我眼睛看不见,一切全靠以往的经验和感觉,如果有不好的,请你多多包涵。”

“你不用跟我客气,我偷偷尝过几道菜了,真的很好吃很香。”

那个妇人把彦卿拉到灶边就走到桌边,对芷玥公主行个礼,在大咪咕身边坐下。

那小锅菜炖好后,彦卿端起自己摸索着走过去。她以为皓禹会来扶她的,但来扶她的却是小咪咕。

小咪咕看了看坐在皓禹身边的芷玥公主,最后还是把彦卿扶到自己的身边坐下。她刚刚以为皓禹会去扶彦卿的,但他却坐着不动,她只好自己去扶了。

“这小锅的菜好像是最香的。”

听到芷玥公主的声音,在皓禹的气息旁传来,彦卿感觉嗓子有点发硬。她握住小咪咕递过来的菜,如嚼白腊地吃着。

文章内容不代表泡萝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uliou.net/xt/2020/Vd1FEk2sdFk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