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配文

吃你吃上瘾,一个男生说想口你

李筱瑶嘿嘿一声,而后假装很是随意的道:“没呀,就是突然想笑,哥哥别多想。”

“我不信。”

李筱瑶耸肩:“看来还是瞒不过你哟。”

风霄奕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李文杰得意地笑道:“也不看看我是谁?你哥哥能不知道你什么德行?”

“可我失忆了呀。”她一脸无辜。

李文杰噎住了一会儿,半晌后才道:“废话少说,快点告诉我,你笑啥?”

“哥哥你怎么这么轴啊,不弄清楚不松口是吧?”

李筱瑶无奈了,说出来,多伤哥哥的自尊啊。

她偷瞄了风霄奕一眼,他对自己还是不错的,之少比起自己的哥哥来,那好了不止一星半点。

“我还就这么轴了。”

“行吧,我说出来你可别难过。”

“不可能。”他堂堂七尺男儿怎么会难过?

还是这么件小事。

“咳咳,就是我感觉哥哥你这个房间像是老人住的一样,而且看起来特别的不咋地。”

李文杰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瞪了她一眼道:“这房子还不好?丫头你是眼光有多高啊?”

这个房间里面的装修风格,很流行的好不好,也不知道这丫头什么审美观。

李筱瑶耸了耸肩:“你要我说的嘞。不过我说的是实话,比起我和你隔壁风霄奕的房间,你这房间,可真是寒酸了点。”

李文杰看李筱瑶这样也不像说谎,风霄奕在一旁头上不由得出现了三条黑线。

这瑶瑶怎么什么都说呢!

“风霄奕,我妹妹说的是真的吗?”李文杰此时心里极度不平衡。

风霄奕淡淡的开口道:“没有什么差别。”

“有的。”李筱瑶插嘴。

风霄奕:“……”

这丫头也轴!

李文杰瞥了风霄奕一眼,而后看向李筱瑶道:“瑶瑶,我最信你了,你带哥哥去看看。”

“好。”

风霄奕无奈,只能跟着他们过去。

当李文杰看到风霄奕房间里的装饰的时候,这才明白了,为什么瑶瑶会说,他的房间看起来寒酸了。

这装修风格,以及这些家居,李文杰看了都想说句卧槽了。

之前他在李家也没有这么奢侈过啊,他不由得摇头,转身看了一眼风霄奕,幽幽的开口道:“霄奕,你对朋友不仗义啊!”

李筱瑶双手环胸,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没错,她刚才就是故意让自己哥哥发现的。

她倒是想看看风霄奕究竟会怎么处理。

想着,她眼神略带得意的瞟了风霄奕一眼,让他刚才欺负她!

然而下一秒,风霄奕并没有李筱瑶想像中的难堪,他只是淡淡地回道:“那里,适合你。”

李筱瑶憋着没笑出来,敢情自家哥哥只配住这样的房间。

李文杰顿时脸黑了不少,他瞥了一眼风霄奕,郁闷道:“我不住了,这哪里叫个事啊!”

“啊?哥你不住啊?那我也不住了!”

李筱瑶看着李文杰,两人始终站在一条战线上。

风霄奕扶额,自家媳妇要被拐跑了,他不允许。

“可以给你换个房间。”

听到这话,李文杰的脸上这才浮现出了一抹笑意,一脸开心道:“哎呀,其实霄奕你不用这么客气的,我就是抱怨一下啦。”

“那就住原来的房间吧。”

“哎,哎哎,别啊,我要换!”

他就是客气几句啊,谁知道这个家伙这么较真,他可不要离开,这房间,比起风霄奕的房间,是差了不少。

但比起外面租的房子,那完全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好吗?

风霄奕没看他,而是看向一旁呆住的李筱瑶,勾唇道:“这下可以了吗?”

他眼神看的她有些心虚,嘿嘿了两声道:“你的决定肯定可以了,这是你家啊!”

“我以为你不知道呢!”

语毕,便去拿行李带李文杰去了另一间房,只不过和风霄奕的房间要隔了一间。

李筱瑶是女生,也没什么东西要拿,待着也无聊,于是就跟了上去。

刚才讲真的,她还是有一丝尴尬的。

风霄奕那么明显在暗讽她,她哪里能听不出来哦?

要不是哥哥说自家的房子被叔叔霸占着,她才不委屈自己“寄人篱下”!

一切收拾好以后,三人下楼简单的吃了个饭。

风霄奕下午公司有事,直接走了。

虽然走的很依依不舍。

整个大宅子里,顿时就只剩下李筱瑶和李文杰了。

李文杰看了一眼妹妹,犹豫再三,还是开口了。

“瑶瑶,有一件事情,我需要告诉你。”

李筱瑶玩的正欢,听到这话,立马坐直了,看向李九渠,眨了眨眼道:“啊?什么事?”

看哥哥表情,挺严肃的。

李文杰在她不解的目光下,一字一句的开口:“我们不能再这么安逸了。”

“哈?”

“李氏集团已经在李九渠的计划之中了,估计过不了多久,李九渠就会采取行动。而妹妹你失忆了,目前肯定是不能工作的,而我还没有回李氏,也没有想好,该怎么回去,我们回李氏的路,很难。”

李筱瑶知道,李文杰一向很稳重,会这样说,那就肯定是现在的形式很严峻。

她一想到之前李九渠离开时眼中的恨意,就想到了他可能会有报复的心理。

“哥哥,我……”

她现在突然觉得自己肩膀上多了份责任,记忆对于她来说至关重要。

如果不想起来那些事情,那公司之前的一些机密文件,就没人知道了。

最重要的是,李九渠如果真的像哥哥所说,利用她的这种缺点,那李氏真的会有很大的困难了。

“瑶瑶。”李九渠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也不用太在意了。现在,只要我们齐心协力,就一定能防范这些事情的。”

“嗯,哥哥,我想你说的有道理。”

她目前能做的,只是顺其自然罢了。

“哦,对了,哥哥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李氏入职?”对于李筱瑶突然问出来的话,李文杰愣住了。

李筱瑶笑笑,道:“听他们说,你之前才是李氏总裁,所以我现在也只能把李氏给哥哥你了,毕竟你是第一继承人,李氏应该由你继承。”

她是失忆了,但是这些知识她脑子里还是记得的。

李九渠作为她哥哥,既然回来了,李氏就得他去主持。

李文杰看了一眼李筱瑶,而后摇头道:“瑶瑶,我目前不能过去。”

李筱瑶眉头一皱,不解的开口:“哥哥,公司都这么久没人领导了,你不怕公司会被有心人给算计?”

李氏,她也从林秋千口中了解过,虽然说不上是特别大的公司,可也是个上市公司。

对于某些人来说,还是有一定的价值的,所以在她不去工作期间有人眼红那个位置,也是正常的。

她是不可能回去了,毕竟关系太复杂,她的病没完全好。而李文杰正好可以去,可他又说不行,李筱瑶的确不明白。

那个位置?

李文杰垂眸,道:“总裁的位置,除了李九渠,瑶瑶认为还有谁会想要?”

“我,不知道。”

她真的不知道,她公司就知道有林秋千和谢臻二人,其他人董事。完全不认识。

李文杰轻笑一声道:“除了他,没人想要!或者,准确的说,别人要不起,也要不了。因为李氏,从一开始到现在,从来都是家族企业!”

家族企业,意思就是总裁的位置必须是李家的人才行,其他人不行。

李筱瑶顿时明白了,她有些同情李文杰:“难怪,那李叔叔看到哥哥你的时候,眼里会是那样子的。”

李文杰冲着李筱瑶笑了笑道:“好了瑶瑶,目前呢,你就别管那么多,只要好好养病就行,成吗?”

“好。”

她也知道,只有好好养病,好起来才能帮得了他们。

苏家

苏爷爷是从自己侄女那听到的消息,才知道李筱瑶一个月前出事失忆的事情。

于是,对苏澈那是骂了一句又一句。

怪他不早点给他这个老头子说,说什么瑶瑶丫头都病了,他这个爷爷没去看,瑶瑶一定会伤心。

苏澈被说的有几分不耐烦了,出声道:“爷爷啊,我说你就不能安静一下吗?李筱瑶她能出什么事啊?她现在在风家住的好好的呢!还有,她都失忆了,您去了她才会惊讶,怎么会伤心。”

苏澈都怀疑眼前这个人究竟是不是自己的爷爷了,对李筱瑶那是比对他还要关心一些。

从知道到现在,一直念叨着要过去,可苏澈又不是傻子,风家,风霄奕那家伙肯定在啊。他们关系也不是很好,去了,谁知道人家会不会给他甩脸色。

苏爷爷哀怨地瞪了苏澈一眼,像个孩子一般:“我不管,就是你,你这个坏小子,瑶瑶丫头出事了,也不告诉爷爷,爷爷心痛啊!”

苏澈扶额,自家爷爷怎么就这么赖皮呢?

李筱瑶出事,告诉他以他当时的身体状况,肯定自己都会出事。

也就最近身体状态还好,苏澈这才让爷爷的侄女故意说漏嘴的。

“得了,爷爷。我怕了你了,我带你去见李筱瑶,成吗?”

苏爷爷脸上的表情这才有所收敛,咳咳两声道:“臭小子,你要是早点带我去,我还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