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配文

快穿之取液之旅h全文阅读/一笑倾城的凰谋之嫡妃不好惹

慕阳睁眼,感知到有灼热呼吸近在咫尺,她差点惊恐地两眼发白,小魂魂再次穿回去。

一个男人,年轻的、英俊的、身体每处如同冰刀雕刻般的完美男人,双手扶着她的肩膀,头微微侧着,冰蓝的眸子深处,是压抑的临近爆发点的火山岩浆,强有力的大手捧着女人的脸,犹如捧着仰慕了几辈子的稀世珍宝。

慕阳小公主哪见过这阵仗,几个位面下来,肢体接触最奔放的一次还是墨研白情难自禁地吻了她的额头,像这样差点面碰面的旖旎火爆,尚属首次,她本想后退一小步,先解了当下的尴尬,不过她低估了宿主腰肢的柔韧性,只那么轻轻一摆,两人之间,便已有一步之摇。

“女王,你.......”英俊男子眉头微蹙,身体瞬间僵硬,像是受到极大的侮辱性打击。

慕阳不忍心看到这么亮眼的帅哥受到伤害,她抬手,扶住额头,学着表演一个虚弱的无辜美人:“对不起,我头晕得厉害,可以出去让我单独呆会吗?”

帅哥坚持小会,冰蓝的眸子渐渐冷却、暗淡,他一字没发,转身利落走出屋外。

唉,长得好看的男人就是骄傲又敏感,慕阳继续扶着额头,坐回旁边豪华的大床上,一分钟后,她用力地抱紧了脑袋。

这次倒不是表演过了,是真地头疼。原主的大脑里,竟然没有任何存诸的记忆,这让小有经验的慕阳都有点怵,听帅哥方才的称呼,这主可是位女王,没有她的记忆,做出不符合人设的事情来,怕会被子民推上断头台吧?

至于二姐临走时交待的任务,更加地不靠谱,这次大神的元神竟然隐了天庭气息,也就是说,慕阳需要在整个王国里凭感觉找到真主,并让他爱上自己才行,认错了人,等同于任务失败。

这都是些什么修罗任务啊。

“女王殿下,该出去散步了,您怎么了?”身穿拖地长裙的侍女轻手轻脚地进来,看到慕阳的状态,着急地靠近。

慕阳朝她摆摆手,不动声色地套话:“本王头有点痛,方才那个谁......没事吧?”

侍女脸红了红,小声回道:“侍卫长阁下已经走了,还吩咐属下好好照顾殿下呢。”

原来是王宫的侍卫长,不过这个原身怎么回事,女王当得也太不专业了吧,与负责保护工作的人员扯上感情关系,变数会成千万倍加大,可以无限安全,也可以天翻地覆,让你悄悄死在睡梦中。

身为天界帝君的女儿,慕阳多少还是在父王和姐奶们的探讨中明白一些事情的。

但刚才的侍卫长,嗯,确实是星际社会里标准的美男子,慕阳原先在各个位面呼朋结伴的,除了少数几次到复古时期,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各个星际位面闲逛,收集各式材料来做衣服。

不过,她从来没到过人家的权力中心,一是身份不允许,二是王宫是个复杂地,容易拈惹是非,严重了,可能还会被利用引发星际战争。星际的男人们,对战争不亚于服用兴/奋剂,各国研发的新式武器一直没地方试练,正愁找不到伸胳膊腿的地呢。

慕阳看着侍女的脸色,明白了点什么,这英俊的侍卫长,大概正在追求女王,自己穿过时,正是要得手之时,咳,无意间,自己竟棒打鸳鸯,作孽呀。

她不再多说,站起来随侍女走出门外,长长的侍卫长龙紧跟而上,蓝底绣淡金色杠纹的侍卫服衬得每个侍卫都俊美不凡,对王室成员的恭敬让这些小伙子们目不斜视,数束混杂了仰慕和追随的目光投射过来,让自认淡泊的慕阳都感到妥贴舒服。

路过书房的时候,慕阳果断停下,转身走进去,侍女有点意外地瞪着眼,连跟都没跟进来,好像压根就不认为主人会在这种地方呆上超过一秒钟。

慕阳蹙了蹙眉头,直到此刻,她才对这位女王有点好奇,是怎样一个女人,处在权力中心的王位上,却从来不进书房的?

房间宽敞明亮,整面东墙,镶嵌了一方豪华水镜,即便来自天界,即便自己也是六界公认的小美人,慕阳还是被镜子里女人闪到呆滞。

她从没见过一个,可以把艳和纯如此统一地集中起来,美人有很多,但有生气能吸魂的,放眼六界八荒,也没几个。

镜中美人,是极品中的极品,索魂要命那种。

看着自己借居的宿体,慕阳突然觉得刚才那位侍卫长的长相能否配得起女王,好像也变成了个值得思考的大问题。

“想什么呢。”慕阳没让大脑任性很久,她转身,扯起一个自嘲的笑,没有这个王国任何的记忆,还要在数百万之众中找到大神,哪个,都想让她抓狂,哪有心思关心人家配不配的事?

啪,书本落地声突兀地响起,慕阳抬头,看到一清秀斯文的青年站在面前,两眼发直,面色潮红,嘴唇哆嗦着:“经纶何其有幸,得见女王殿下一笑。”

“你?”没有任何情报本来想到书房搞点记忆的慕阳,还没等下手,又横冲出个迷恋者,尴尬的是,她压根就不知道他的名字,只好用疑问的似是而非,来套点话。

“回殿下,经纶在此查阅吏籍,准备小王子的成人大典。”青年怀中还抱着一大摞书,羞涩地解释。

负责材料和大典,应是秘书之类的职务,慕阳朝他点点头,朝最里边的藏书柜走去,面前的人虽然看样子就是女王的资深小迷弟,有些事问他会事半功倍,但这人的嘴巴不知道大不大,安全起见,还是自力更生比较好。

“殿、殿下,您是想看军事资料吗?”青年结结巴巴地跟上来提醒,以他的认知,女王不是梦游,就是失魂了。

慕阳停住脚步,回头看着她,粲然一笑:“我想查一下父王母后的资料,呃,想为他们写点东西,能带我去吗?”

青年更加惊讶地望着她,话都说不出了,伸手,魏颤颤地指了指相反方向的小室。

文章内容不代表泡萝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uliou.net/wp/2020/cajGZgJhaGg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