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配文

被野兽侵蚀-开花不结果所有作品

漠沧无尘慢慢将视线往下移,三千青丝宛如瀑布,一泻而下,遮住了旖旎的画面。还没来得及细看,漠沧无痕已经飞快地围上了澡巾。

双珠池上空,漠沧无痕颀长的身影一跃而下,宛如游龙。而漠沧无尘那双好看的桃花眼勾魂摄魄,染着火光,直勾勾地盯着他。

终于,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发热的身体,转瞬潜入水中,矫健的臂膀灵活地滑动,一直滑向池中央,滑向那道动人的风景。

漠沧无痕顿了顿,看着远处扑来的身影,就像一条腾空而来的飞龙,嘴角浮出一抹淡淡的笑。飞龙还未到,他这条强健有力的龙已经没入水中。

突然,池中央水花四溅,像一朵朵绽放的冰花,池中的一些水显然已经溢出了池畔。漠沧无尘本想伺机扑在四弟身上,再用双腿紧紧缠着他的身子,让他动弹不得。没想到,竟扑了个空,还呛了口水。水面之上,一张湿漉的脸庞突然勾起一抹失意却诱人的笑。

漠沧无痕渐渐潜出水面,双臂上的肌肉一块块刚劲有力,几块吸睛的腹肌,曲线分明。漠沧无痕好奇地环视着四周,发现水面波平如镜,二哥的身影已经不见了,正当防御卸下的时候,身后突然好像有一堵厚实有力的墙压在自己身上。

漠沧无痕正想回头,自己的脖子已经被二哥锁住,两只修长的臂膀盘桓着,占据着自己露在水面的肩。

“二哥,都多大了,还这般调皮,莫非二哥想与我切磋切磋武艺不成?”漠沧无痕颤了颤沾着一滴水珠的眉,笑着道,“还不快把你四弟放开。”

漠沧无尘狡黠一笑,得意道:“四弟,你逃不掉的,乖乖束手就擒吧。”漠沧无尘把自己冰冷的脸庞凑到四弟耳边,紧紧贴在上面,他能感受到他脸上的温度和脖子上脉搏的跳动。

漠沧无痕突然定在那里,触着温暖的池水,他忽然想起了小时候在漠沧温泉山的场景。

那时的他,并不知晓为何在他身边的人都躲他躲得远远的。他记得他和一个叫小林子的小太监玩得特别好,后来有一段时间,再也没有见到过他,再后来听其他宫女说,小林子被他的母后活活打死了。他哭着去问他的母后,结果却被一句“为了皇儿好”给堵回来。

他想不明白自己的母后为什么如此残忍。他只想要和其他的孩子一样,拥有一份简单的友情。别人觉得他拥有一切,羡慕他养在父皇母后身边享受着世上最深的宠爱,羡慕他众星捧月的样子,可他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他的心始终都是冷的。从那时起,他开始沉迷于经纶,开始爱上诗词,开始爱上音律,而这一切都是不由自主的。就这样,当其他的皇子开始专研于各种骑马射箭时,而他已经恋上了诗中所描绘的秦淮。

“秦淮”二字,仿佛是前世的指引,让他念念不忘。兴致使然,每年他都命人去黎桑的沐雪城甄选那里最好的画师和乐师,再把他们招致漠沧东宫,向他们学习技艺,并让画师绘制大量秦淮的山水画,挂在寝宫。沐雪城自古以诗词闻名,是个人才辈出的地方,他总认为,既不能亲睹盛景,那么这些来自沐雪城的才子佳人便是黎桑最好的象征,如此倒也可以窥见天光。

后来,父皇决意举兵攻打黎桑,进攻秦淮。七岁的他,在大殿外的雪地中跪了一夜,只是为求父皇收回成命,他想让父皇止戈消战。但是,虽然向来都是自己要什么,父皇就会给什么,唯独远征六国是父皇答应不了的,是他如何哀求都无法触动的。

从那时起,他开始认识到他的父皇是个残暴的君王,整个皇室都活在勾心斗角与算计之中。也正是从那个时候起,他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不敢靠近他的原因,因为他的父皇早就下令,“靠近太子者死”,只是他明白的太晚。一旦有人靠近他,就会被父皇母后认为,有人蓄意利用太子、勾结太子。这就是他所看清的皇室,除了权谋,其他的都惨无人性。

但是,最让他觉得能够得到一口喘息的地方便是,漠沧温泉山。二哥经常会带着自己在温泉山游泳,嬉戏。那里没有所谓的权谋,那里只有最纯真的乐趣。

如今,转眼之间已经十多年了,在他斑驳的记忆里,真正能想起的最无邪的时光便是和二哥在温泉山的日子。

双珠池,高高的灯宫将飘荡的水面照得波光粼粼,恍如隔世。可惜一切都不会是从前了,他再也不想回到漠沧那个虚假的地方,他也不想再带着面罩活下去,他要找回真正属于他的那些光景。

回想起这些,漠沧无痕的眼里开始慢慢透着坚定,眼前粼粼的水波在他心中已经安定的像一块冰层。一双眉宇之间,似乎凝固着一种浑然天成的沧桑。

身后,他的二哥似乎又不老实了。借着一股强大的力量,漠沧无痕挽着澡巾金蝉脱壳般从水中一跃而起,整个身子如行云流水般贴入一席白色的睡袍。径直地往外走去。

“四弟,不许跑!”漠沧无尘一副错失良机的神情出现在池面,朝离开的四弟大喊。

漠沧无痕此时已然换上了一件金黄色的锦袍,正玉立在寝殿,就差最后一步将玉带扣上了。未料,二哥的双手猛地从身扣住自己的前身。转瞬,整个身子已经和他的身子纠缠在一起,在销魂榻上辗转着。

漠沧无尘的手顺势将旁边的的帘子拉上,准备再一次为四弟更衣,微弱的气息喘息道:“阿痕,你知道吗?我足足等了十年了,现在你终于长大了。”贴身的距离,他感受到四弟高挺的鼻梁下生出了惊慌的气息,他等不了了,急切呢喃:“阿痕……你懂二哥的意思吗?”

“二哥,你又在拿我开玩笑。”漠沧无痕严厉道,矫健的身子腾空而起,一把拉开帘子,顺势取了脱落的玉带,往榻下走去。

漠沧无尘慌乱的眸子立刻锁住了他准备离去的背影,伸手拉住他飘起的长袖,不舍地喊着:“阿痕——”

突然,手中的长袖飞了出去,漠沧无尘的手心好像彻底失去了什么,他日思夜想渴求的东西好像一下子就消失了,他再也抓不住了。漠沧无尘惊慌地看着自己的双手,手中的寒意似乎侵袭了自己那双原本温暖的眼睛。

漠沧无尘猛地跳下塌,他不想一切已经近在咫尺然后不翼而飞,他不想再日思夜想用其他人聊以慰藉,他更不想一梦十年最后只是大梦一场。

越思越不甘,漠沧无尘追了出去。

灯宫明明灭灭的室外,急促的脚步声一步步踏进,紧接着的便是两个狠狠的巴掌声,惊飞了窗外正在嬉戏的飞蛾。

漠沧无尘出来之时,只见莺莺遮着半红的脸跪在地上,泪眼翻腾却始终不敢落下。

迎面而来的漠沧无霜一脚将只裹着一条睡袍的漠沧无尘踢倒在地,憎恶的双眼盯着他道:“非要我把你打死吗?漠沧无痕是你同父所出的四弟,他可是你的亲弟弟!”

“亲弟弟”三字犹如闷雷震惊着倒在地上的漠沧无尘。

他等了十年,等着长大的人是他的亲弟弟,他心心念念的人是他的亲弟弟,他大梦一场的人是他的亲弟弟。

可他怎么会不知道。

风尘府里这么多美男子,为什么偷走他的心的人偏偏是漠沧无痕,为什么会是那个他明知不可为却仍控制不住要去对他好的亲弟弟。

漠沧无尘彻彻底底倒在地上,嘴角泼出一抹冷笑。耳畔,漠沧无霜他的亲妹妹走了。

“莺莺,取酒来,我要喝酒!我要喝酒......”任性的声音惊动着莺莺的每一根神经。

她从地上爬起来,不敢违背地取来了一坛酒,放在榻上。咕咕作响的酒杯倒映着她那双哭红的眼睛。倒酒声一阵阵传来,耳畔仿佛是漠沧无霜烈烈的巴掌声。

看着倒在地上的公子,他那双本该亮丽的桃花眼如今却黯然失意,就像城阙下的尘埃。她理解公子,公子明明知道他爱的人是自己的亲弟弟,可他还是会不由自已的去爱他,一边是渗透骨髓的爱,一边是背负着的人伦道德,两者就像他心里的一把刀,总在某个时刻折磨着他。太子殿下就像是毒,公子这几年来,看着太子殿下一点点长大,已经渐渐长成了他想要的样子,内心中的毒也就越来越深,无可救药。

而她心里竟好像也有相似的刀,自从漠沧无霜知晓公子的心意后,这几年来,漠沧无霜无数次叮嘱过自己,牢牢看住公子,想方设法让公子离太子殿下远远的。可是她却只想让公子开心,她特别迷恋公子的笑,而这种笑只有太子殿下出现在公子身边时,她才能看见。她知道她已经无数次背叛了漠沧无霜。

她很清楚,自己和公子中的是同一种毒,如果再不自救,他们都会死。

漠沧无尘打翻了已经溢出酒的杯子,捧起整个酒坛子,将酒坛子高高举起,灌入口中,任凭凛冽的酒,洒在自己那张羡煞旁人的脸上。

两只微醺的桃花眼慢慢地阖上,他终于安心地睡了过去。

漠沧无尘睡得昏昏沉沉,又是噩梦连连。

文章内容不代表泡萝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uliou.net/wp/2020/cajEZlJoaElo.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