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配文

桃子的功效与作用-奶水奶头解开衣扣小说

最近这慕轻南对云寒烟越来越好,两个丫头看在眼里,一边也为小姐高兴,一边也为她担心。

之前城中的流言也不是空穴来风,篱歌留意着打听了一下,听说确实之前有三四个女子就是因为和慕轻南订了亲或者是和慕轻南刚刚成亲,便不是出了意外就是丢了性命。

最离奇的就是礼部尚书的女儿,刚指婚后第二日,便无故疯癫了,到现在都没能治好,家里人没有办法,只能关进了女儿楼,派人送菜送饭,专人伺候,不敢再让女儿见人。

篱歌想了想,自己家小姐好像也是从和王爷定亲后,便出了意外,差点丢了性命。后来就性情大变,变得跟以前唯唯诺诺的性子完全不一样了,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那么诡异。

虽然篱歌也很喜欢自己家小姐变得坚强和有魄力,可是这中间的缘由,却是怎么也想不明白的,只能认为,都是嘉靖王带来的影响。

现在云寒烟和慕轻南走的越来越近,只盼着日后不要再有什么风波才好。

篱歌心里期盼着,青瓷也是一样的心思。可是这样的心思,云寒烟却是不担心的。这些事情的缘由,没有比她更清楚的了,只是这所谓的克妻,饶是云寒烟也说不清楚 ,但是毕竟这些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目前看来,无论走的多近,自己都是吃得饱睡得香,没觉得有什么异常,倒是云寒烟笑两个丫头想的多了。

马车准时到了云府门口接上云寒烟和篱歌,主仆二人乘车到了马场的时候,慕轻南还没有到,钟峰提前在门口候着,说王爷有事要晚到一会,特意让他先在这里迎接一下。顺便也介绍下马场的情况。

马场的大门口是一处庄子,庄园的大门口有一块大大的牌匾,上面写着“舒心堂”三个字。

钟峰看云寒烟看着牌匾驻足,便开口道:“这牌匾上的字,是王爷亲手所提,他说人生在世,最难得是得几日舒心自在的日子,只有在这里的时候,才能感觉到心里舒畅一些。”

“怪不得,我看这字体苍劲有力,还以为是哪位老者写的,看来王爷本身也是一位书法造诣很是高深的人啊。”

其实云寒烟哪里懂什么书法造诣啊,倒是从这笔力里看出来写字的人性格飞扬,自己看着就是很喜欢,应该是一位和自己很对脾气的人。只是没想到,这是慕轻南自己亲笔提的字。

进了宅院的大门 ,里面是一处宽阔的院落,中路是通往后面场地的二门,两侧的房子,东侧是待客迎客的一些房间,靠近二门的两间,是装饰比较华丽,给王爷来了歇息和更换衣服用的。西侧是一些待客的客房,王爷每年都会定时的请一些武将和朝中大臣的子弟过来马场赏玩,这边备了一些客房供临时居住休息。

再往里走,后面院子还是一样的格局,东西两侧便都是马夫和一些下人住的房子。这边还是比较有本事的马夫住的,其余一些粗使的下人,都是在马场边还建有一排房子,仆役下人都住在那边,马厩也在那边。

钟峰带着云寒烟去换了一身骑马装,慕轻南提前就给她备下了一套女子穿着的藕荷色装束。绑腿,束袖,身上也是紧身的穿着,显得身材格外的玲珑有致。

云寒烟刚换了衣服出来,慕轻南也到了,到客房门口正要叩门,看云寒烟换了衣服出来,一时呆愣住了。

慕轻南看到过女子着劲装骑马,飒飒英姿自不必说,但是今日看云寒烟出穿着自己亲手挑的衣服,当时另有一番风情。

藕荷色的衣服本身就显得云寒烟面色娇媚,加上今日云寒烟知道是来骑马,特意梳了更为精练的如意髻,显得干练清爽。

没有戴什么配饰,只是鬓上插了一朵小小的桃花钗。耳上戴了一双翠色短耳环,一对俏生生的双眸含水般看着慕轻南。

看着慕轻南发呆,云寒烟抿嘴一笑,“王爷,我们是要去骑马啊,不是在这里赏景,不是么?”

说的慕轻南微微有点不好意思,赶紧叫了钟峰过来,为几人引路去选马。慕轻南经常来自己的马场,便选的一贯爱骑的大宛高头大马,四蹄都是雪白,云寒烟听他管这匹马叫做踏雪。

慕轻南帮她选了一匹矮小一些的白色蒙古马,钟峰在一边说道:“云小姐,这蒙古马四肢虽然短小,但是跑起来耐力很强,速度也不慢,最主要的是这种/马性子温顺,最合适女子骑乘了。”

云寒烟这才知道慕轻南这么细心,心里一暖。

翻身上马,云寒烟心里有点小激动,好在自己是搞竞技体育出身的,不然这上马下马的,一般官家小姐肯定会胆小一点。饶是云寒烟有功夫在身,也还是心里有点颤巍巍的。

什么东西都是熟能生巧,在马场由马夫带着跑了几圈,云寒烟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基本的要领,只要双腿加紧,手里缰绳握紧,身子伏低,便安全的多了。

看着马夫对自己也是一片钦佩的神色,云寒烟心里有点小傲娇起来。慕轻南骑着踏雪在马场里跑的如雷似电的,自己心里也有点痒痒。

“等我,看我不追上你!”

云寒烟口里喊了一声 ,一甩手中的马鞭 ,蒙古马便一跃而起,四蹄生风的往慕轻南的方向奔去。

马场的一侧有一片坡地,慕轻南已经跑上斜坡,看云寒烟朝自己追过来,一面感叹这个丫头的胆量还真不是一般女子有的,一面又有点担心。

眼看蒙古马就要跑上斜坡,云寒烟心里一阵激动,终于可以和自己喜欢的男子纵马驰骋了,这要是放在自己的时代,该多么让人艳羡啊。

可是就云寒烟心里美滋滋的时候,只觉得座下的马鞍一阵动摇,绑着马鞍的带子突然断开,云寒烟的身子不由自主的朝马方向滑去。

此时正是马匹爬坡,旁边又没有人跟着,云寒烟赶紧松开手中的缰绳,一个侧身贴着马腹掉了下去。

文章内容不代表泡萝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uliou.net/wp/2020/cajDZhJJaDhJ.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