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甜宠文

爱豆是什么意思-哥你放开我求求你

众人纷纷退去,李婉妍则是跟着荣妃一起,林月看了她一眼,走了过去。

李婉妍看到她,便向荣妃道:“荣妃娘娘,臣妾想跟我妹妹说几句话,可以吗?”

荣妃坐在轿撵上,随意挥了挥手,李婉妍这才拉着林月走到一旁。

“大姐,就你一个人前去,万一荣妃娘娘刁难你怎么办?我跟你一起去吧。”林月紧张的说道。

李婉妍见她这幅神情,也不知道她到底是真关心还是假关心了,还是故意亲近她,取得她的信任,想要借机在皇上面前多露露脸,好爬的更高。

她笑道:“没事,你不用担心我,我现在正得圣宠,又是在她宫里,要是出了什么事,皇上和皇贵妃一定会为我主持公道的,所以你不用担心我的安危。”

“你就好好留在清宁宫,说不准皇上今天会去清宁宫,到时候我不在,你可要好好把握机会,争取的得到圣宠,到那时我们姐妹联手,这宫里就没人再敢欺负我们了。”

林月皱紧眉头道:“皇上是姐姐的夫君,我怎么能跟姐姐抢呢,我就相当于一个陪嫁,能跟在姐姐身边就好,姑姑地位那么高,我们多与姑姑亲近亲近,其他人也就不敢为难姐姐你了。”

李婉妍听到这话,心中的怀疑还是没消,她继续试探道:“傻妹妹,皇上不是姐姐我一个人的,他是大家的,你不是跟姐姐抢,你嫁到这宫里来,姐姐也希望你能过得好,而不是孤独终老。”

林月打断道:“我怎么会孤独终老呢,有姐姐在,我永远都不会觉得孤独的。”

“今日要是我再坚持一些进去喊姐姐随我一同来请安就好了,这样姐姐也不会被荣妃她们惦记了。”她一副内疚的样子。

李婉妍心中升起疑惑,难道是我想多了?这丫头一直没心没肺,心思简单,怎么可能会那么有心机的在皇帝面前耍手段?难道她真的只是过来喊我一起请安的?

这也有可能,毕竟我天天与她黏在一起,她对宫里的规矩又不熟,自然不敢一个人去请安,或许是为想多了。

她打消了些对林月的怀疑,安慰道:“傻瓜,这怎么能怪你呢,这都是陛下的意思,她们只是嫉妒陛下宠爱我,才为难我的,不是你的缘故,你不用往心里去。”

林月还是一脸内疚道:“都怪我位份低微,帮不上姐姐说话,否则我绝不会叫荣妃如此欺负姐姐的。”

“这里是宫里,可不是在府上,你可千万不能强出头,否则得罪了其他人,那就没人能保得了你,如果我出事了,你千万不要随我一起,保存好自己,这样我也才有希望。”李婉妍叮嘱道。

林月皱眉道:“姐姐的意思是让我乖乖回去呆着,等着皇上来,把握好机会?”

李婉妍点头道:“没错,在这宫里姐姐我只信得过你一人,因为只有你一人才是全心全意护我的,姑姑毕竟与我们多年不见,感情有些生分,而且碍于亲人的关系,她更加不好偏袒我们,所以我们只能靠自己,姐姐也希望你能得到皇上的喜欢,哪怕哪天我失宠了,看在你的情分上,我们两也不至于下场凄惨。”

她想清楚了,既然这李欣悦对她这么忠心,那她也不该一直防备着她,免得二人离了心,她不能指靠皇贵妃,那就得有自己的力量才能跟皇贵妃对抗,对一个人多一份力。

林月点头道:“嗯嗯,大姐的话我都记住了,要是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好好把握的,我要帮大姐,不要让任何人欺负你。”

听李欣悦没有再指望皇贵妃,想要亲近皇贵妃,而是打算自己争宠来帮她,她心底也算放心了许多。

“好,那你自己回去小心,我就先随荣妃去了。”

“嗯嗯,姐姐你也要照料好自己,要是有什么事就让莲香传话给我,我拼死也会把皇上找去救姐姐出来的。”林月表情认真严肃道。

看她如此忠心耿耿,李婉妍觉得自己早上真的是想多了,一个只爱吃喝,不爱金银财宝的乡野丫头哪里有这么大的野心,这么高的心气,真是她多虑了。

重新放下对她的几倍,李婉妍和善的点头,这才跟林月分了手。

林月看着她的背影,敛下眼底的笑意,哼,小丫头片子,还想跟姐比演戏,看谁骗得过谁。

这些女人啊,心思就是多,一两句话感情就说没就没,这女人之间的情感也太脆弱了吧。

好在本小姐机智化解,不然可真的是不好混了。

跟李婉妍分别之后,她没走几步,就碰上往日的宿敌了。

只见孙贵人跟王贵人站在她必经之路上,一看就是等着她的,她只好走过去行礼道:“臣妾欣答应见过两位姐姐。”

看到她如此乖巧的给自己行礼,当日宫宴上所受的屈辱孙贵人觉得都出出来了,解气得很。

她语寒挑衅,“丞相之女给我行礼,我还真是承受不起呢。”

她这故意提起她先前的身份,以及她先前的嚣张,如今她却得乖乖的给她行礼,真是何等的讽刺。

林月也不恼,面色平静的答道:“姐姐说笑了,姐姐贵为贵人,而我不过一个小小的答应,给姐姐行礼那是应当的,又何来受得起受不起一说呢。”

孙贵人看向王贵人道:“真是没想到啊,这欣答应不过入宫才一日,便改了性子,还真是叫人吃惊呢。”

王贵人开口道:“这宫里不比宫外,宫外的身份到这宫里算不得什么,一切都得按宫中的规矩来才是。”

这王贵人看似没有说话中肯中立,但实则还是偏向了孙贵人那一边,提醒林月自己答应的身份,要尊敬她们两位贵人。

林月乖巧答道:“王贵人说的是,我们现在都是皇上的女人,家中的身份已经算不得什么了,两位姐姐要是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告退了。”

“我们都是顺路,这么急着走做什么,难得在这宫里能遇上熟人,我还真想多聊几句呢。”孙贵人笑吟吟的说道。

文章内容不代表泡萝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uliou.net/tc/2020/czjxIa2dSTR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