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甜宠文

Mark Ngai_扣着她的腰凶猛贯穿

曦儿一把扒开了肃焱的衣领,紧张的说道:“你身上可还有其他的伤势?快让我看看!”

肃焱捂住了玉曦抓着他衣领的手戏虐道:“你就这么急的想要看我的身体吗?”

玉曦的手僵硬住了,她快速的离开的他的怀里,红着脸,“我回去了!”

肃焱站起来,“曦儿我与你开玩笑的,不要生气了,都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还是我送你回去吧!”

肃焱将曦儿送回了麒麟崖,他看着曦儿走了进去才放心的离开。

………………

玉曦一夜无眠,她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时候如何被肃焱看穿的。

肃焱躺在床上也是一夜无眠,他的脑海里一直回想着曦儿今日的样子,他的手心仿佛还残留着曦儿秀发上的香味。

除了他们俩儿,今夜南海还有一个人也是一夜未眠,不过她的心却是痛苦的,愤怒的!

青悠与四夫人被贬至黑水泽已有数日之久,这里暗无天日,衰草寒烟。

青悠本想着这里虽然凄苦了些,没有鲛绡宫内锦衣玉食的生活,但是这里至少安静,好歹没有那些让人憎恶的嘴脸,可以与娘亲在这里安稳的度日。

只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今日下午,南海鲛人族的二公主与四公主闲来无事,想起来被贬至此的青悠与当初受尽父王恩宠的四夫人,特前来寻衅,想要看一看她们悲惨的下场。

原本对于二公主与四公主的嘲笑,青悠只当作是两个疯子在这里乱叫,不予理会。

只是青悠终究无法忍受她们对她娘亲的讥讽嘲笑,更是无法容忍她们欲将她娘亲的一根发簪占为己有。

这跟红珊瑚发簪是当初鲛人王娶四夫人时赠给她的定情之物,虽然这根艳如血色的千年珊瑚极为稀有,但是它的贵重在四夫人的眼里却不止于此。

虽然鲛人王对她们母女绝情至此,但是在四夫人的心中依旧念着鲛人王昔日对她的恩宠,或许这就是一个女人的悲哀之处吧。

二公主与四公主在抢夺红珊瑚发簪时不慎失手打死了四夫人。

四夫人在青悠的面前倒了下去。

她的手里始终牢牢的握着那根红珊瑚发簪,献血流淌,与艳红如血的发簪几乎融为一体。

“娘!!!”,青悠撕心裂肺的喊道。

二公主与四公主一时慌了神,虽然她们骄横跋扈惯了,但是杀人这还是第一次,她们害怕极了,丢下一句“如今你们不过是区区贱命,杀了你们可真是脏了本公主的手”,便急忙逃离了这里。

这句话如同一把利刃刺进了青悠的心里,她由悲伤化为愤怒。

青悠狠狠的握着拳,仰天长啸,“啊…………,我要你们血债血偿……”

青悠跪在四夫人的身边为她整理干净遗容,她也不知道跪了多久,这里暗无天日。

青悠最后将被四夫人的鲜血侵染过的红珊瑚发簪插在了四夫人的头上,“娘,都是青悠无能,害得你受人欺凌,娘,你放心,青悠定不让你在此受苦,我要让那些欺负你的人千倍百倍的偿还。”,青悠的眼中露出从未有过的狠厉之色。

青悠站起身,施法冰冻住了四夫人的遗体,“娘,你等着,我一定会让爹亲子来接你回去的!”

青悠走出黑水泽已是深夜,她衣衫飘飘的向鲛绡宫走去,身后满是杀气……

青悠从小便生活在鲛绡宫,对于鲛绡宫宫的防卫自然是再熟悉不过了,她避开了守卫潜入宫内,来到了二公主的房外。

她提着剑一步步向内走去,突然被一群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卫兵包围了起来。

青悠充满杀气的眼神扫视过众人,突然传来了一阵魔性的笑声,青悠寻着笑声望去,只见二夫人正缓缓地从一扇门里走了出来,三夫人,二公主,四公主都跟在二夫人的身后走了出来。

“你这贱婢,竟然潜入鲛绡宫刺杀我的翘儿”,二夫人随后对着卫兵命令道:“快给我拿下这个贱婢,就地格杀!”

原来今日二公主与四公主一跑回来便将今日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两位夫人,二位夫人也是未雨绸缪,害怕青悠会对两位公主作出报复的行为,毕竟人在愤怒的情况下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所以两位夫人一早便在这里早早埋下了伏兵,倘若青悠真来复仇,定要让她有来无回,以绝后患。

卫兵们得到了夫人的命令蜂拥而上,青悠拔剑抵挡。

青悠的灵力本就不高,再加上卫兵重多,一把把长枪向青悠袭来,青悠挥剑抵挡,眼看就要败下阵来。

突然二夫人一掌击向青悠,青悠顿时觉得五脏俱焚,一口鲜血喷出。

二夫人突然出手,卫兵们皆诧异,不知此时该不该出手。

青悠趁着卫兵发愣之际逃离众人。

二夫人大怒,“你们这群笨蛋,还愣着干嘛?还不快给我追!”

卫兵这才回过神来,一路追了出去!

青悠在卫兵的追捕下带着受伤的身体一路逃窜。

她此时也不知道改往哪里跑,鲛绡宫内到处都是追兵。

直到她逃到一处了无人烟的地方,眼前是一处洞穴,她知道,这里是鲛人族的禁地,从小父王便不容许任何来这里。

“她在哪里!”

青悠转身看去,见二夫人带着卫兵已经追了上来!

青悠瞪着眼前的这群人,“我就是死,也不要落在你们的手里”

说完,青悠义无反顾的投身进入了洞内。

众人皆惊讶的面面相嘘,“二姐,现在怎么办?这死丫头进入了禁地?”

二夫人冷嗤一声:“哼!这死丫头已经中了我一掌!就算逃进洞内也过不了多久了,你若是不放心,派两人守在洞口便是!”

二人是鄙视的看了洞口一眼,转身离开。

三夫人对着身后的两个卫兵吩咐道:“你们俩留下守在这里,若是那个死丫头出来了,就立刻给我杀了她!”

“是!”

青悠逃进洞内后,她不知道她们是否会继续追进来,所以一直顺着洞壁向内走去,她一路走一路吐血,直到走到了最深处。

禁地的最深处是一处洞穴,地方画着一个奇怪的黑色图案,似乎是一处阵法。

地上到处都是骸骨,看样子应该是人类的骸骨。

阵法中央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奇怪的容器,好像是一个小鼎。

原本的青悠见到这些是会非常害怕的,可是如今她的心中有恨,仇恨早已占据了恐惧。

她依靠这那张桌子坐了下来,又一口血喷了出来,五脏六腑剧烈的疼痛,她感觉自己快要不行了。

可是她的眼神却越加的狠厉,“不行!我不可以死,娘亲还在那里等我回去,那些欺负过我们的人还没有得到报应,我说过我要让她们血债血偿!”,青悠愤怒的一掌拍碎了身边的一个头骨。

“好重的怨气,我已经好久都没有感受到这样的怨气了。”

突然一道魅惑的女声穿来,青悠支撑着站了起来,“是谁在那里?快给我出来!”

青悠环视着这并不大的洞穴,除了这满地的骷髅外并没有别人。

此时,桌上的鼎内飘出一团黑烟,黑色的烟雾围绕在青悠的身边串嗦。

突然黑色的烟雾停在了青悠的面前,化成了一具女性的没有实体的黑色身影,“好重的怨气,只可惜你命不久已……”

“你是谁?”,青悠拔出剑指向这奇怪的黑色身影。

“我?我是可以救你的人”,黑色的身影左右漂浮,“我不但可以救你,我还可以给你强大的力量,让你杀光外面的那群人。”

“我不需要你的帮助!”青悠挥剑坎向那黑色的身影,黑色的身影又变成了一团黑色的烟雾在空中漂浮,“你是杀不死我的!”

青悠支撑着身体又坐了下来,黑色的团雾在她的眼前飘浮:“你不需要我的帮助,难道你不想要报仇了嘛?难道你不想要杀光那些欺负你的人了吗?,想一想,你曾经是多么高贵的三公主啊,如今却落得今日这般下场,你心爱的人在婚礼上弃你而去,让你受尽六界的耻笑,你的父王为了面子,竟不顾你们母女的死活,还有你的母亲,受尽凌辱,却死无葬身之地,那些欺负过你的人她们都在笑,而你,却无可奈何。”

黑色的团雾用魅惑的声音蛊惑着青悠,不断的挑起青悠心中的愤怒与怨恨。

她紧紧的握着双拳,她似乎看到那些人正在她的眼前笑,欢庆她的死亡,她似乎看到了她的娘正躺在那寒冷的冰块中,等着她的父王去接她。

青悠的恨意越来越浓,她娘亲头上戴的红珊瑚发簪似乎染红了她的双眼。

那团黑雾邪佞一笑,见时机成熟,一下子进入了青悠的身体里。

青悠的身体被黑色的烟雾包裹住,一时动弹不得。

黑色的烟雾慢慢的将她升至空中。

青悠惊恐道:“你究竟是谁?”

魅惑的声音冷冷一笑:“从此你就是我,我,就是天魔!”

青悠的瞳孔慢慢的被魔气侵染,一点一点变成了黑色,最终与这道魔魂融为了一体。

青悠慢慢地落地,黑色的烟雾散去,瞳孔也恢复了原来的颜色,只是她的眼中充满了杀意……

文章内容不代表泡萝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uliou.net/tc/2020/cdnxRJordTJZ.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