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甜宠文

宝贝放轻松要夹断了/疯狂抽插女服务员

天色渐暗,对于追踪而言,难度更上一层,但于方家师兄弟却是裨益,夜色往往能掩盖许多清楚的线索。

方剑吟背着方小呆一路向上,这山虽矮,却很是陡峭险峻,一幅罕有人来的样子,连小路都不见一条,长满了老树和丛生的灌木,越是往上越是密集,渐渐连轻功都难以施展。方剑吟手握长剑开路,又斩了一根长长木枝交予方小呆,让他拂开枯木杂草,免得划伤。

如此又过了一段,因树木过于密集,更是到处俱是山石,方剑吟几乎已然是步行前进。方小呆默默静了一会便挣扎着从大师兄背上跳了下来,方剑吟扭头责怪看他,方小呆只道如今既然用不到轻功,他自己走路也是一样,还能为师兄省些气力,却是抵死不再让方剑吟背了。方剑吟无奈,只得伸左手紧紧握住他的手,再三叮嘱不要走失,便默允了,不过终究还是全身挡在前面,将方小呆护在身后。

方小呆不再多言,只乖乖跟在大师兄身后。不觉间已然夜幕深沉,星月黯淡,虽不至伸手不见五指,却也瞧不出五步之外。两人摸黑前进,只觉处处都是一般景色,依稀间竟不知前路,更是难以分辨方向。为隐藏行踪,却是不能点火照明,山上阴冷,走不多时,方剑吟只觉掌中那只小手渐渐冰冷,方小呆却一声不吭,毫不诉苦,引得方剑吟心疼之极,却也只得默默咽在心底。

两人这般艰难前行,山脚却亮起一条火龙,延成一线,更是快速四处移动。方剑吟与方小呆对望一眼,心知是追兵已然赶在身后各路搜索,不过那火把倒能为他二人指明方向,也可瞧出彼此之间距离,只不知是否有人不需借火光,隐于黑暗之中追踪上来。又有一点,亏得这片密林乃是西风山庄禁地,不然下面放火烧山,自能将他二人逼死山上,如今倒是去了这一层顾忌,算得不幸中之万幸,聊以安慰罢了。

方剑吟攥紧方小呆,两人均瞧见那火光,却并无半分议论,仿佛这样能多些安全感似的,只默默一路向上,但走了一会儿,却发现一件古怪之事。

之前一路行来,尽是密集树木灌从,横七杂八胡乱生长,但两人一通乱走,却渐觉四周树木排列依稀整齐有序起来,更有一些石碑树立,触碰似有字体雕刻其上,只是光线暗淡瞧不清楚,亦无时间手读。方剑吟不觉加了十分的小心,事有反常必为妖,这一片乱林之间却有这般有序之处,显见是有人照料之故,说不得便有西风山庄门人在附近。方小呆也不禁向他靠近,半贴在他背上,两人步步仔细,只想绕开这一片古怪处所。

却忽听有人道,“是谁?”

方剑吟心中狂跳,紧紧捉住方小呆的手,两人隐在草丛之间,却见那些从立石碑之间走出一人来,面目背隐在月光之后,瞧不清楚。

他二人不动,只听那人脚步沉稳,一步步踏出来。此刻云拨月出,将他现于月光之下,他面目英挺,形容冷淡,竟是董坤。

方剑吟吃了一惊,手指不由使力,捏紧了长剑。董坤乃是西门御天亲信弟子,为何会孤身一人现身于此?若说是来捉拿他二人,能如此突然绕至于前阻挡在此,未免太过巧合了一些。

董坤又走了几步,停在方剑吟与方小呆十步之地,站定不动。方剑吟严阵以待,董坤与白无忌皆是西门御天亲传子弟,据白无忌道,董坤武功远在他之上,方剑吟连白无忌都无把握胜过,何况董坤?但事到如今,怕不得也要斗上一斗,只盼许能出其不意,攻他不备。

却听董坤道,“可是方兄?”

对面一片深深树影从草,微风吹过轻轻晃动,却无回音。

董坤又道,“方兄不必担忧,我只是在此看守,并非前来捉拿你二人。”他仍是一幅冰冷模样,声音淡淡,“我知方兄忧虑,亦知你冤屈,既然相遇却是有缘,愿助你一臂之力。”

方剑吟仍不回应,此前他与方小呆已被骗得甚惨,如今这董坤乃是西门御天亲信,又在此时诡异现身许诺援手,如何能不令人起疑。

“之前曾有数次,我试图提醒方兄小心白无忌,却是不得时机,也只觉思虑过多,最终你二位还是中了圈套,我亦有责任。”董坤声音平平板板,毫无起伏,“西风山庄早已在整座山脚埋下伏兵,便是你二人意外翻过山去,也逃不出山庄手掌。”他道。

他平时寡言,此刻又再闭口不语,等方家兄弟回话,半晌,只听一少年语声道,“我们又为何要相信你?”董坤不由转头看向那方向,却在瞬息之间蓦地回首,抽出长剑格住身侧刺来一剑,正是方剑吟!

方剑吟偷袭不中,暗叹一声,不与董坤缠斗,一个鹞子转身,退至方小呆身旁,谨慎盯住董坤一举一动,随时便要逃走一般。

董坤默默看他一眼,却做出一件出人意料之事来。

在方剑吟与方小弟目光之下,董坤将手中长剑还剑入鞘,随手丢在脚下,又摊手对二人示意已无武器。

方小呆奇道,“你真心要帮助我们?”

董坤不语点头。

方剑吟打量了他一会,道,“此乃是背叛师门的大事,我们点头之交,非亲非故,凭什么要信你是真心实意?”

董坤低头想了想,道,“我曾答应一人,若将来遇见方家后人有难,自当全力襄救。”

方剑吟踌躇不定,理智上他自是不能相信这西风山庄亲传弟子,但如今前路叵测,却令他犹豫起来。

此刻忽听方小呆惊呼道,“大师兄,你看,周围好多火光!”

方剑吟一惊,却见许多火把已在不觉之间悄然迫近,如不行动,只怕不过一炷香时间,他二人便会被生生困死在此。

董坤瞧他二人神色,虽是情势紧迫,声音仍是冰冻一般,“你们若不想死在这里,便跟我来。”说完也不待他二人回答,捡起长剑,便转身而去。

方小呆左瞧一眼董坤离去方向,右瞧一眼皱眉沉吟的方剑吟,只觉心急如焚,却也得乖乖等他大师兄决断。

方剑吟此刻瞧那包围之势,咬了咬牙下定决心,就算他二人再上一次当,也不过被人捉住,不如便赌上一赌,许是生天未必。

于是又再背起方小呆,飞身随董坤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