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甜宠文

跨下新婚美妇/男主是女主叔叔或舅舅的言情

吴邪抛开奇怪的念头,随着四人一起朝前去。

那发出光亮的地方并不远,随着他们的靠近,植物越来越茂森,草都深及脚踝。

吴邪终于看到了他们嘴中的‘它’。

一颗巨大的树,粗壮的树根,巨大的树冠,吴邪估计这棵树能有20层楼那么高,四个人站在它面前显得格外渺小。这棵树的奇异之处在于,它树枝的颜色居然从绿色慢慢过渡到金属的颜色,并且那奇异的颜色在月光下反着光,似乎真的是金属,非常壮观。

吴邪一愣,不对,那不是树枝,是青铜,这棵树上长出了青铜?它是青铜那诡异力量的来源?难道青铜树并非人力所制,而是从这颗树上切割下来的吗?还是说,青铜树本就是模仿它的产物。

族长带头双膝跪地,四个人恭恭敬敬朝树磕了三个头。

“族长张起灵带领三个族人,前来寻找解除长生之法。”

风吹过树枝,树叶却纹丝不动,这棵树静默着,仿佛在思考。四人仍然跪着,也都沉默着看着它。

一只黑豹从树枝中窜下来,绕着他们打圈子,眼睛紧紧盯着他们的脖子,发出低低的咕噜声,突然拱起身子,箭一般朝阿清的射了过去。

“得罪了。”族长反应迅速,黑豹在空中受到他的一脚,被远远踢飞,砸在地方拖出几米的距离,又呜咽着站起来,威胁地看着四人。

“若是您不愿帮助我们,我们只好来硬的,如此冒犯,我们回去,张家也不会再让我们活了。”

说罢,四人迅速起身,一同朝树跑了过去。

就在同时,树冠中冲出无数只黑豹,张牙舞爪地朝他们扑过来,阿清长剑一挥,一只扑来的黑豹瞬间被劈成两半,腥臭的味道散了开来,几人都皱了眉,这不是活物的血液该有该有的味道。

族长被护在中间,最先到达树根底下,抬手就要爬。吴邪看见他的树桩上密密麻麻得全是沟壑,似乎与一般的大树差别也不大。族长三下两下跳上了最近的树枝,剩下三人对付着冲过来的黑豹。

族长站在树枝上,摸着它的树叶,吴邪看见族长碰到的叶面,渗出透明的粘液,族长放到鼻子下面闻了一闻,吴邪也闻到了,那是腐臭的血的味道。

“你何必生气呢?我们只是来把你赐给我们的东西还给你罢了。”

话音刚落,他朝把刀往身后一挥,一声尖锐的叫声响起,吴邪随着他转头,看见一只巴掌大的猴子龇牙咧嘴地从树上掉下去。

又有一只窜出来,还没碰到它就被刀给剐下去了,有一只看准时机跳到他肩上,他扬手就把猴子的脑袋给割了下来,动作行云流水,全程只用了不到五秒钟。猴子纷纷尖叫着涌出,到处是血液和猴子的脑浆,吴邪突然感谢起自己生活的年代,要是没有枪支等武器,他用那点三脚猫功夫和这些东西肉搏,早就不知道死在哪了?

云生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爬了上来,帮族长对付着那些难缠的猴子。

“你快上去!”

族长点点头,看了他一眼,在云生的掩护下往上爬。吴邪看见云生的背上有一道伤痕,很明显是被黑豹给抓的。

族长的速度很快,很快就到了全是青铜的顶端,这边似乎没有什么危险,连下面打斗的声音都听不清楚。他爬到最高的树枝上,抬头看了看月亮,乌云已经把大部分月光给遮了,看来是要下雨了。

他拿出刀,在两只手的手心一割,不同前两次,这次下手非常狠,鲜血奔涌而出,手放到树枝上,鲜血缓慢地沿着沟壑流到树干上,再继续往下。吴邪当年见过青铜树上的这些沟壑,是用来装祭祀动物的血的。

他在用自己祭祀?

似乎觉得血流不够快,他把衣服撕开,朝着自己的左臂狠狠一划,鲜血很快流了下来,树干上的血的流动速度明显变快,他蹲在树枝上微微喘着气,警惕地看着四周。

一声非常小的呼吸声响起,它在模仿族长的呼吸频率,所以每声呼吸都像二重唱,在这个寂静的顶端非常突兀。

族长转头朝四周看过去,并没有什么发现,再看的时候,正对着他们的树枝上半蹲着一个黑影。

族长站起来,右手拿着刀,做好攻击的准备,那个黑影也站起来,做出同样的动作。

它在模仿他的动作。

族长也注意到了,他又试了几个动作,毫不意外的,它也做出一样的动作,双方就这样僵持着。

族长干脆坐下来,一边盯着血液流到树干上,一边盯着它。

突然,他做了个吹气的动作,朝黑影的方向大力吹了口气。黑影立马反应,学着他的动作朝这边吹气。

族长等了一下,并没有风的感觉,他立刻站起来,对方没有呼吸,不是活物。

天气稍微好了些,月亮又亮了起来。他们旁边的一根树枝被照得亮亮堂堂,族长突然朝那根树枝跳了过去,脚一触地,立马又跳到另外的一根树枝上。黑影的速度没他那么快,它一下暴露在月光下,然后才跟着跳过来。族长的速度更快,在树枝中不停和玩着追逐游戏。

吴邪在心中倒吸一口凉气,那张脸,那个诡异的笑脸,全是眼白的眼睛,正是七笑尸,和他遇到的那个不同,这只明显好看一些,至少五官深邃,鼻梁高挺,显然不是亚洲人的长相。

族长开始往树干上跳,再借力转移到另外一根树枝上。七笑尸的速度和反应力不够,只是单纯的模仿,一次次撞到树干上,摔倒下面的树枝上,又爬起来,跟着跳来跳去。吴邪看它带着那张笑嘻嘻的鬼脸狠狠撞树干,突然觉得这场面还是有些滑稽的。

等到那个身体被撞了十几次,摔在一根树枝上一动不动时,吴邪已经觉得眼前有些模糊,刚刚的剧烈运动,让血液流出来的速度更加快了,此时已经有些失血过分产生的头晕症状了。

族长朝下看了看,血已经流到了树干的中下段。他开始一边往下移动,一边用刀把血痂刮开,能在这种情况下还保持这种移动速度,吴邪觉得除了张家人,这世上真是没几人能做到了。

下去的时候,云生还在对付猴子,身上全是抓痕,他这次的目的是不让猴子靠近主树干,上面的还留着血流下去时痕迹,吴邪看到总是有猴子试图去舔那些花纹里的小血滴。

“我们快下去,血马上就到底了。”

由于血流失太多,族长眼前一黑,就要倒下去,被云生拉了一把才没摔下去。

“族长!”

眼前的景象又清晰了起来,吴邪松了一口气。

“没事,快下去!”

族长手上的血还在流,大部分猴子追着他们的脚步往下,吴邪看见树底有阿清和小白的身影,两人身上都有不少血污。树干上的血已经有些流到泥土里,有些被树干给吸收了,那些花纹变得有些暗红。

树干突然剧烈抖动起来,树叶哗哗落了一地,猴子们的尖叫此起彼伏,不少被甩了下去。族长和云生抓住机会跳到地上。黑豹显然被抖动的树吓了一跳,纷纷往后退,跃进黑暗中去,一眨眼,这块土地又恢复了安静。

四人并肩站在树底,看着剧烈抖动的树干。

树干上出现一只巨大的眼睛,暗红的花纹组成了它的轮廓,甚至有红色血丝,看上去甚是瘆人。它看着四个人,吴邪很难形容他在这只眼睛里看到的东西,欲望,邪恶,甚至有一丝怨恨,但是再看一眼,又觉得它不失温柔,甚至让人觉得它是宽容温和的。

树周围的雾变得浓了很多,甚至看不见稍远处的植物,吴邪觉得这雾给他的感觉和他第一次踏入这里的感觉很像,那种诡异的感觉。

族长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拿着给树干看,是那块玉,吴邪之前以为那玉上的图案,只是火焰和树木的结合,此时才明白,这是青铜和树的结合,青铜树的形象被他误以为是火焰。他突然也明白为什么会看到族长的记忆了,一定是那块玉,在出发之前,小哥把那块玉给了他。

“族长张起灵,按照您的指引,前来此处,找寻破解长生的方法......”

族长刚刚说话,眼前的景象就消失了,吴邪在黑暗中愣了一下,意识到族长晕过去了。他等了一会儿,他依然觉得自己身处一片黑暗中,他开始思考起族长的话。

“你又何必生气呢?我们只是来把你给我们的东西还给你。”

“族长张起灵,按照您的暗示,前来此处,找寻破解长生的方法......”

这两句话,明显是矛盾的。如果“它”见到他们很生气,那么又怎么会给他们指引来到此处?之前族长也提过,他们在这里待了12天都没有见到“它”,是因为“它”不愿意见他们,什么又改变了“它”的行为。

“它”到底在想什么?

文章内容不代表泡萝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uliou.net/tc/2020/cajEZlJJaElJ.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