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甜宠文

风流在乡村-aph苏英r18

封华尹神色复杂的看着怀里的女人,墨色瞳孔幽深复杂,但更多的,则是心疼。

对宁析月的心疼,这些年,她步步为营,又是怎么熬过来的?

陆温和宁嘉禾表面温柔,实则却是蛇蝎,他的月儿,当真是受苦了。

喉结微动,封华尹嗓音沙哑道:“月儿,我娶你好不好,一切交给我去办,你只要说同意与否便好。”

封华尹目中带着明显的不能再明显的期望,他希望她可以答应他,这样他就能把她保护在身边,照顾她一生一世。

“华尹,你……”

宁析月抬头,满目震惊的看着男人棱角分明的面孔,那漆黑邃冷的目中,映照着自己苍白茫然的面孔,以及他的坚决和认真。

宁析月心里清楚,封华尹是认真的,但是……

“对不起。”

不动声色拉下男人的手,宁析月转过身,看着窗外的一切,心头是止不住的苦涩。

前世因为自己的任性让整个将军府和封华尹惨死,今生,她还无法正面对待这个男人。

嫁给他,就等于前世的一切将再次重演,她会害了他!

前世宁嘉禾阴冷的笑声还响在脑海,宁析月浑身一颤,想都没想就一把推开封华尹。

水眸中溢满了恐惧和茫然,宁析月步步后退:“华尹,不要逼我,不要逼我。”

“月儿,你怎么了?”

这样仿佛走到崩溃边缘的宁析月是封华尹从未见过的,他不由得担心起来。

此时此刻的封华尹却丝毫不知道,他的每一分担忧,对宁析月来说,都等于是煎熬和挣扎。

挣扎着要不要和他靠近。

挣扎着如何让前世噩梦般的一切不再重演……

泪水迷蒙了眼眶,宁析月背过身,冷声道:“我累了,想休息,麻烦你出去。”

语气淡漠,仿若对待陌生人一般。

封华尹眉头紧皱,想到什么,眼底闪过一抹黯然。

难道,是因为皇兄,因为皇兄是她的未婚夫,所以月儿才拒绝自己的?

紧了紧拳头,封华尹深深看了眼那纤瘦的身影,这才从窗口一跃离开。

整个房间再次恢复了安静,宁析月抬起头,看着空空如也的窗,唇角的弧度很是苦涩。

华尹,你可知,我的苦衷?我的为难?

清华院,祖奶奶居住的院子。

院子里干净简洁,但每一样摆饰都可以看得出价格不菲,也能看得出祖奶奶在将军府中的地位。

祖奶奶浑身发颤的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库房,一张老脸上是止不住的怒气:“天杀的该死奴才,竟然把我多年的东西全都给偷走了。”

这些可都是自己存下来的,还有给两个外孙女的嫁妆,没想到,这些奴才竟然这般没良心。

“娘,您别生气了。”陆温走上前,轻声安慰。

“哼!”

怒瞪了眼陆温,祖奶奶冷哼:“柳雯可是你安排的丫鬟,你安排的时候就不知要调查底细?”

要不是陆温是自己的女儿,祖奶奶真要怀疑,这一切是不是陆温搞出来的,故意安排心思不明的下人在自己身边。

听着这明显埋怨的话,陆温脸色也很是不好:“娘,这件事是我没安排妥当,是我的错。”

“哼!幸好析月说了,不然我这老太婆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祖奶奶喘着粗气,显然被气的不行。

宁傅在一旁的脸色也很是不好,毕竟,这是将军府出了家贼的事。他一向最讨厌这种吃里扒外的下人。

感受到宁傅的不悦,陆温连忙道:“将军,这件事是我的责任,您千万别生气。”

“是啊父亲,您千万别因为这点小事而气坏了。”

眸光闪了闪,宁嘉禾话音意有所指:“父亲,祖奶奶这里有下人不守规矩,不知道府中其它地方是不是也一样。”

“嗯?”宁傅疑惑,难道说,将军府的奴才已经胆大到这种程度了?

陆温不知道宁嘉禾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好端端的让宁傅去检查府中其他的地方,万一检查到库房,发现那些御赐之物是假的,怎么办?

越想陆温越是心慌,不自觉的,额头渗出丝丝冷汗来。

若是老爷发现那里面的御赐之物早都被自己掉包了,那自己可就真的完蛋了。

此时此刻,陆温竟有些心慌意乱起来,她本打算趁着薛雪柔丧期,不动声色的将那些东西据为己有,想着,将军常年在外,几年之内肯定不会有人发现。

毕竟,那些东西全都是御赐之物,谁没事会去翻动?

可现在……

“陆温,你怎么了?”察觉到陆温的不对劲,宁傅更是狐疑。

被宁傅盯着,陆温头皮一麻,脸上的笑意很是僵硬,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

宁嘉禾暗暗皱眉,给陆温一个眼色,示意陆温不要担忧。

陆温强压下心头的异样,笑了笑道:“将军,妾身没事,只是有些头晕,对了,禾儿刚刚说的事,妾身也很是统一,觉得事情不能就这样下去,一定要在整个将军府彻查。”

“确实应该。”

宁傅沉着一张脸,他生平最厌恶的就是吃里扒外的人。

陆温心虚,不敢说什么,只能一个劲的保持笑意。

禾儿到底在搞些什么,为什么要突然提出这个问题?她知不知道,这件事一旦露馅,会让她们母女在将军府会生活不下去?

“首先应该从父亲的挽峰院开始,还有府中库房。”

笑了笑,宁嘉禾接着道:“大夫人在世时,温柔沉静,一向不喜体罚下人,所以难免有些奴才觉得这是个好时机,就做起了吃里扒外的事。”

宁嘉禾的话让陆温悬着的心渐渐的放了下来,就这样,将所有的事都怪在死去的薛雪柔身上,到时候将军就算再生气,也扯不到自己的身上。

禾儿真是聪明,这样就等于将了宁析月一军,宁析月就是再聪明,也不可能说明白这件事。

事实上,应该说会有很多人都说不明白这件事,大家都明白,这事结果不管怎样,都没必要计较。

毕竟,薛雪柔已经死了,注定会成为她们母女的替罪羊……

这样一想,陆温上扬的嘴角更是泛着诡异……

“来人!”

一甩袖袍,宁傅沉声道:“到各大库房和院落去检查。”

“是,将军。”几个衷心的下人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反应过来立刻匆匆跑去检查。

文章内容不代表泡萝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uliou.net/tc/2020/cNlDkg4wNDgw.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