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甜宠文

h文书包网_哥哥快一点深一点

悯生山脚,往生河旁,再往前几里,便出得悯生地界,岸边,三个人影面对面交谈着,其中一人相貌平平、神情淡漠、言语甚少,腰间挂着一个玉质长形吊坠,与他的气质十分不符,不是丞玉是谁。

苏屏感受到丞玉与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远,心下有疑,便跟了上去,没想到在出了山门很远的地方,即将离开悯生地界处发现了他,还看到他约见两个气息与他相差无几的人。

那两人看着身形,一男一女,男的身形高大,与他们年龄相差有些大,女的身形娇小,与他年纪差不多,看不清面容,只能猜到他们在谈什么不可告人的事,不然为何选择这样的地方会见。

苏屏收敛起气息慢慢靠近,就在离他们不过三里,一股强烈的恐惧感侵袭而上,是睡在储物袋里墨鳕,它本能的感受到威胁,想要远离。也就是这么一瞬间,苏屏没有控制好气息,散了一部分出来。

丞玉面前身形高大的男子对他说了什么,丞玉便开始在身上寻找,苏屏心知不好,赶紧催动缚神索,使得站在丞玉身上的线条失去仙气,变成普通的一段棉线。

出了这么个岔子,苏屏本想趁着他们没发现自己,偷偷溜走,哪想男子感觉太过敏锐,朝这边看了过来,确定目标后,朝着苏屏的方向走了几步,身形一闪,出现在苏屏方才所站的地方,伸手抚在那棵树上,上面有几滴水渍挂着,不过他并没有催动功力探知。

“首领?”丞玉和那个女子也提气飞了过来。

“渲渲,收敛好气息,不要暴露。”他看一眼女子,眼里没有半点生气,空的像个黑洞。

“是。”被叫做渲渲的女子听话的道。

“丞玉,抓紧时间,还有更重要的事等着你。”说完,男子消失在原地,徒留下两人。

“丞玉哥哥,渲渲相信你,一定能找到入口的,渲渲就在山下等你,等你发信号给我。”女子甜甜一笑,对他说道。

“嗯。”丞玉也只是例行公事般的点头,便没有话了。

  待他们离开后,往生河里咕嘟咕嘟冒起了水泡,一只蟾蜍模样的东西露出头来,张开嘴,舌头一吐,苏屏便甩在了岸上。

“呼呼……”苏屏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心脏咚咚狂跳不止。只差一步,再晚一步她可能就要死无全尸了。

苏屏感激的看向那只蟾蜍,这时,储物袋里墨鳕叫嚷着要出来,苏屏拉开储物袋的口,它便跳了出来。

墨鳕喉咙里发出怪声,蟾蜍也发出怪声来应和它,两只妖兽,用自己的语言交流了片刻,蟾蜍便离开了。

苏屏用手指点着墨鳕的额头,“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怎么翻遍所有典籍,都找不到关于你的记载呢……真叫人好奇。”

与此同时,风清羽和隐心一边。

隐心站在地面上,右手手掌向上,其上一棵绿莹莹的小草,摇摆着身体。风清羽站在树上,观察四周。

“东十里,有只百年妖兽。”

随着他的指示,风清羽向下一跃,一只青鸟飞来,接住她,往东边飞去。很快,风清羽见到了那只妖兽,是只外形跟野猪差不多的妖兽,头顶一只红眼,獠牙长约一尺,看到风清羽后,迅速往山里奔去,速度之快,都快赶得上风清羽脚下的青鸟了。

风清羽脚下一蹬,飞跃而起,手里的银剑甩出,直直朝妖兽飞去。

“当!”的一声,插进它前路的泥土里,这野猪嘶嚎一声,调转方向,风清羽手指一点,银剑像是有生命一样,开始追逐起来。

直到野猪跑累了,停下来喘息,风清羽才轻轻落到野猪面前,右手做出握剑的动作,只见银剑从地上飞起,到了她手中。

“这是豪猪,生性胆小,速度快,善于逃匿,是方圆百里之内年份过百的妖兽中最弱的,你练练手吧。”隐心随即而至,落在不远处一棵树上,看着风清羽与豪猪对峙。

豪猪见逃脱不了,瞪着风清羽,两只鼻孔喘着粗气,势要与她拼个你死我活。风清羽只觉得好笑,手里的剑转出一个剑花,根本不把它放在眼里。

“吼!”豪猪仰天大吼,冲向风清羽,就在风清羽摆好架势,准备给它点颜色看看的时候,豪猪身体忽然一斜,调转猪头,将屁股对着风清羽。

“噗!”的一声巨响,一团灰色的气体从豪猪屁股里冒出,直面扑向风清羽。她只觉得眼前瞬间被雾住,恶臭难闻,叫人作呕。

等用出风咒将气体吹散时,眼前已经没了豪猪的影子。

“哈哈哈哈……”站在树上的隐心,见风清羽被戏弄,笑的前仰后合,直不起身。“都跟你说了豪猪善于逃匿,怎么这么不小心……”

风清羽瞪向树上的隐心,“还不是你的情报,你怎么不告诉我它还会用放屁这种损招,你还笑!别笑了!”

隐心飞了下来,落到风清羽旁边,“可你也没问我啊,那下次跟你介绍它的时候,我就说,豪猪还有个绝招,那就是放屁,这屁殃及范围大,又十分臭?”

“你……”风清羽指着他,说不出话来,“为人师表,你怎生这么个样子?!”她实在不知道该骂隐心什么了。

“当人徒弟的,也没有你这样不尊师重道的啊。”隐心理所当然的说。

“是你先没有师傅样的,怎好怪在我头上。”风清羽像只炸毛的猫,使起了性子来。

隐心爽朗的笑出声,故作神秘的问:“想不想知道豪猪跑去哪里了?”

风清羽扭过头,翻起右手,手里汇聚出一个气团,开始分散出一个个小小的颗粒,向四面八方飞去。

很快,风清羽疑惑的睁开眼。

“找不到?”站在后面的隐心好整以暇的问。

风清羽再次运气,将手里的气团聚的更大,搜寻的范围,也更加广阔,这次不止是豪猪,就连其他妖兽都探查不到。

收起气团,风清羽右手触地,开始用最原始的方式来搜寻,这才感受了地面的震动。妖兽奔跑逃散,步伐纷乱的脚步、闲逸悠扬、轻快的漫步,还有仙族、或者是人族踩在地上步履的震颤。

“有别人在狩猎?”风清羽站起身,看向隐心。

隐心咧嘴一笑,看向某个方向,“他们来了。”

话落不久,果真看到三人跳跃在树林间,像是在追逐什么。风清羽仰头寻找的时候,地面忽然晃动起来,刚稳住身形,只见地面窜出一条巨蟒,张着血盆大口冲向风清羽。

“小心!”一个少年提气上前,将风清羽护在身后。

“姑娘快快躲起来,这通天蟒十分危险。”他还贴心的提醒道。

从没被人护在过身后,对于这种感觉,风清羽还有几分享受,她听话的后退,任由那少年护着自己。

很快其他两个伙伴赶到,将通天蟒团团围住。三人同样的装扮,都是一身藏青色的劲装,背后一柄与人同高的巨剑。

三人对视一眼,背后的巨剑同时飞出,将通天蟒围在其中。

“控!”

此声一出,三柄巨剑转了起来,速度越来越快,带出无数剑影,像是衍生出无数的长剑围住通天蟒一样。

“这是什么招数,似乎十分厉害的样子。”风清羽凑近隐心耳语道。

“藏剑庄的剑阵,操作简单粗暴,威力巨大,被围住的人,一般很难脱逃,除非……”

“除非什么?”

风清羽刚问出口,就见通天蟒长长的身体,胡乱扭动起来,剑阵外的长尾扫向布阵的三人,将其中一人震飞出去,剑阵霎时被破。

“除非与对手等级相差太大,或者是其中一人被迫撤出剑阵,就像你看到的那个人被打飞出去一样。所以他们的剑阵绞杀虽厉害,仙门排名中却屈居第六。”隐心解释道。

“斯斯……”通天蟒忽然冲着风清羽两人的方向大吼一声,与风清羽对上视线后,又很快调转方向,攻击起其他人来。

“哟,连它都知道惹不起你。”隐心调侃道。

“你修为最高,不是应该更怕你吗?”风清羽白了他一眼。

“我早已隐藏起了气息,它是感受不到我的。”隐心笑道。

即便与隐心在相互调侃,风清羽的目光,也一直在通天蟒身上。只见它调转方向,选择了方才被自己打上的人。

其他两人见了,迅速御剑挡住通天蟒,随即飞身上前,握住巨剑,与通天蟒对阵起来。

通天蟒身上的皮坚固如铁,普通长剑根本伤不了它,藏剑庄的两人意识到后,催动内力,注入剑中。

“斩它七寸!”一少年提醒道。

另一人听后,飞身站到通天蟒身上,御剑斩下,但因力量不够,通天蟒扭动身体,将之轻松甩下,摔在树上,口吐鲜血。

“临之!”护住风清羽的那名少年见自己同伴被伤,红起眼来。

感受到杀意,通天蟒伸出长舌,卷起少年,就要吞入腹中。

风清羽见状,袖中的手一动,银剑飞出,插在巨蟒尾尖,将之定在地上。

通天蟒吃痛的放开少年,愤怒的转头看向风清羽,风清羽眼神一冷,一股无形的杀气爬向它,通天蟒立即吓得一哆嗦,转头逃跑,风清羽整好手一动,拔出定住它的银剑。

“这只通天蟒多少年份?”

“整好百年。”

在逃脱时,风清羽手里一颗黄色颗粒飞出,黏在通天蟒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