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甜宠文

我喜欢男人吃我的比,厨房内顶后面

“从来没有女人会赶我走。”季逸尘的声音有些冷冽。

在他的人生当中,所有女人都恨不得把他拉在身边,可是从他来之后,顾倾城一直都在赶他走。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自信?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喜欢你的!你以为你是人民币吗?每个人都喜欢你!”顾倾城不禁感觉季逸有点太过自负了。

虽然她也是喜欢季逸尘的,但是他这样的自负,她还真是没有想到。

季逸尘只感到心中有火焰在燃烧,他还是第一次遇到一个这样的女人,简直令他恼火。

“如果我不走,你敢拿我怎么样!”季逸尘靠近顾倾城。

顾倾城也很是恼火,他竟然又一次威胁她。

真是见了鬼了!为什么他失忆了,她还是要受到他这样的威胁。

“你要是不走,我就报警,你季少在夜晚闯入一个单身女人的家里,这是私闯民宅!”顾倾城无比的生气,他竟然还敢说不走,他以为她会怕吗?

季逸尘听到这样她这样说话更加的恼火,她竟然是这么刚烈的女人,他季逸尘怎么会喜欢上这样的女人?简直是不敢想象。

“怎么?你不相信我会那样做吗?”顾倾城说着就拿出手机。

她现在不依靠任何人,她才不怕呢。

“喂,警察局吗?我这里有位先生,他……”顾倾城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季逸尘将手机夺去。

那屏幕上出现的号码竟然真的是警局的电话,她难道不知道他是谁吗?

“从来没有人敢对我这样做!”季逸尘将顾倾城的手机扔掉。

顾倾城也顿时变得愤怒,刚刚的电话她只是打给了安逸泽,是他们逗着玩改的。

可是季逸尘好像很是愤怒,竟然对她这样做。

“季逸尘,你搞搞清楚,也没有人对我做过这样的事情,你但凡绅士一下都不会对一个还在生着病的女人做这样的事情!”顾倾城朝着季逸尘大吼,本来就不舒服,经过这么一闹,她还真是有点不适。

季逸尘看着顾倾城不舒服的样子顿时醒过神来,他好像这样做的确不合适。

“需要找人照顾你吗?”季逸尘的语气突然的温柔下来。

这令顾倾城也有点意外,他竟然改了性子了。

“不需要,季少赶紧离开就是对我的照顾了。”顾倾城冷漠的回应着季逸尘。

季逸尘还想说些什么,顾倾城已经顺势躺下,,蒙上被子准备睡觉。

“慢走,不送,记得帮我把门锁好。”顾倾城的声音透过被子传出去。

季逸尘也感受到她的冷漠,但是考虑到她有些不适,还是走了出去。

顾倾城听到关门声便将被子掀开,本来应该开心的,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感到有点失落。

他为什么就要来招惹她呢?为什么明明什么都不记得了还来找她呢?

“顾倾城,你怎么了?季逸尘怎么会到这里来?”顾倾城正在烦闷的时候,突然安逸泽就闯了进来。

她听到季逸尘说她在屋里没有任何反应,以为她又遇到了什么意外,赶紧赶到了她的家。

“你真是的,吓我一跳,这样闯入女孩子的房间很不绅士的!”顾倾城忍不住对安逸泽发泄着自己心中的不满。

安逸泽看着顾倾城的神情就知道她刚刚跟季逸尘在一起一定发生了什么争执,要不然她不会这样的烦躁。

“我哪知道你没事嘛,人家说摁门铃你一直不开啊,我不是着急要来看看你吗?他走啦?”安逸泽一脸八卦的问着顾倾城。

顾倾城顿时秀眉紧皱,他这是什么表情,期待季逸尘在这里吗?

“怎么?你很希望一个有老婆的男人在这里过夜吗?”顾倾城缓慢的起身,语气有些生气。

安逸泽立即去将顾倾城扶起来,脸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哎,我说真的,他晚上来这里做什么?差点没有把握吓死。”安逸泽问着顾倾城。

顾倾城伸出手下床去,两人一起到了客厅,到了这个时候,她也没有什么睡意了,只是刚刚发生的事情真的让她生气。

尤其是经过安逸泽这么一提,季逸尘来干嘛的,那可不就是来气人的吗?

“他来问我,他为什么会和严静婉结婚,你说这个人是不是有病?”顾倾城提起来就气愤无比。

她都不知道他怎么会想到来问她这个问题,她只要想一想就要气死了。

安逸泽也感到惊讶,季逸尘怎么失忆失的脑回路这么的清奇。

“我以后就跟季逸尘说你是我的男朋友,反正他也要娶别的女人,我不希望我们之间再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发生。”顾倾城突然想到一个办法。

虽然她说起这句话有点小心疼,但是她还是需要这样去做。

她深知两人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所以现在刚好及时止损。

“可是倾城,你和季逸尘,这辈子就这样了吗?”安逸泽知道顾倾城是喜欢季逸尘的。

他不想顾倾城因为冲动,然后去后悔一辈子。

“我要做一个理智的人,一个理智的人,一定要学会在一个根本不可能有好结果的感情中即使抽身,保全自己,我有什么不对吗?怎么说,也是他对不起我在先吧?”不知道为什么顾倾城明明也觉得自己是有理的,但是说道这里就是没来由的心痛。

安逸泽看着顾倾城这样的别扭,又想起她的这一身的伤,更加的心疼她。

“好好好,你想怎么来就怎么来,你开心就好,不过,你以后还是要小心一点的,你自己在家里睡着,外面有人敲门你都不知道,这样多吓人啊!”安逸泽想起季逸尘打电话的那个瞬间。

他刚好接电话的时候是在家里,他的爸妈心都要跳出来了,更别说他了。

“我吃了安眠药,这屋子又是隔音的,我怎么可能听到啊。”顾倾城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安逸泽却还是满腹担心,她还是需要个人陪伴。

“谁让你吃安眠药的?你知道……”

“哦对了,你先把那个密码给改掉,我可不希望下次自己在睡觉的时候被一群人围观。”顾倾城立即打断安逸泽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