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甜宠文

掀起衣服含着乳,停下来不要动了

原本是去看场电影,结果却来了一出惊心动魄的真人秀,直到回去之后,辰瑜才发现他的身上早就已经听出了一身冷汗,后背的衣服都湿透了。

“老师,我那时候的样子一定很丑吧。”辰瑜慢悠悠的叹一口气说道。

那个时候一点都不觉得可是现在回想不止这一次,上一次在停车场同样也丑到扭曲……

“当时听着太暗了,看不清楚。”杨墨十分淡定地开口说道。

听到这句话,辰瑜的心里忽然就舒服了许多,顿时便点了点头,十分开心的开口说道:“老师,你实在是太棒了!怎么能这么了解女孩子的心思呢?”

杨墨在听到这话的时候,则是皱起眉头,一脸疑惑地看着辰瑜,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讲。

辰瑜正要开口解释的时候,只听见杨墨又继续说道:“我并不了解女孩子的心思,我只是了解你而已。”

这话让辰瑜顿时就愣住了,眨着眼睛看着他,心就像是忽然又被丘比特的爱情神箭射中了一般。

眼睛当中都是满满的粉色爱心泡泡。

谁说杨墨这种冷淡的男人不会撩女孩子的?这明明就是老手中的老手嘛。

“老师,我真的是越来越爱你了。”辰瑜笑呵呵地看着杨墨,双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腰不肯松开。

“老师,你觉得这一次的事情是谁派来的?”辰瑜开口问道。

“那还是晚上搞吧,他这种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上一次的计划被破坏,绝对还会再有,下一次他永远都不甘于失败。”杨墨云淡风轻的说道。

在听到这话的时候,辰瑜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她自然明白余桀杰的这一特性,失手的人一定要抓回去,比如说她……

辰瑜已经从余桀杰的手里逃过了这么多年,可对方居然还在这样惦记着她,真是让人想想都感觉不寒而栗。

不过这一次余桀杰找来的人水平明显有待提高,这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和上一次的国际杀手相比较起来,完全没有可比性。

辰瑜现在回想起来也可以非常淡定地来吐槽这件事了。

心里这样想着就把内心的想法都讲了出来,杨墨听到之后只是笑着摇摇头:“这个就不清楚了,不过背后应该也有什么隐情吧。”

不得不说杨墨的确是真相了,这件事情自然是有隐情的。

李蒙真的没想到会在电影城那里偶遇辰瑜,而且又看到了他们身后好像有可疑的人,所以他早在对方找上门之前就已经帮他把这些人处理好了,也唯剩了一个漏网之鱼而已。

而这个漏网之鱼也是李蒙故意让他离开的,眼睁睁的看着那人跑进了放映厅,他就一直等在外面。

李蒙的确是想看看辰瑜现在身边的这个人究竟如何?如果连这区区一个人都对付不了的话,那还有什么资格留在辰瑜的身边做她的守护者呢?

其实在李蒙心里面隐隐也希望有这样的结果吧,这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插足到他们中间,可以给自己一个去插足的理由。

李蒙可以看得出来,辰瑜现在非常的开心也很幸福,如果杨墨真的有能力的话,他甘居幕后,能够看着辰瑜幸福也是一种幸福。

虽然李蒙这个人一向心思诡诈,桀骜不驯,但是在对待辰瑜的事情上却又有一种别样的细腻,不为别的,就因为这个姑娘曾经救了他的性命……

现在的辰瑜绝对想不到当时已经有人替她挡过了一个难题!

第2天去了学校之后发现洁婕已经来了,直接就坐到她的身边。

“昨天过得怎么样?不是说要和你的男神老师一起去看电影吗?”洁婕挤眉弄眼地看着辰瑜开口说道。

辰瑜心里暗暗的叹了一口气,想到她在电影床的那场“奇遇记”,立刻点了点头,脸上对出一个笑容来,声音无比肯定又清脆的说道:“没错!终身难忘!”

洁婕在听到这话的时候,眼神变得更加暧昧了,辰瑜有些纠结的在那里戳着手指,其实事情真的不像他想象的那个样子,只不过也现在也没有办法去解释而已,也就只能是任由她去误会了。

李蒙永远是他们班姗姗来迟的那一个,看起来对于功课根本就不感兴趣,上课大多数时间不是随便的,自己在那里乱写乱画,就是在趴桌子睡觉,好像根本就不需要听课一般真是一个很奇怪的存在。

洁婕偶尔也会八卦一下,她在其他同学那里听了不少的小道消息,自然也会拿回来说给辰瑜听。

辰瑜听到洁婕分享班里同学对李蒙身份的猜测真是刷新了三观,完全不知道他们居然都是这么富有想象力的,什么总裁之子啊什么富二代啊,还有人居然猜测人家是孤儿的……

有些无语的看着洁婕,辰瑜缓缓开口说道:“这也就算了吧?其实人家怎么样跟我们也没有太大关系,又何必去纠结这种问题呢。”

洁婕点了点头:“这话说的也对,如果不是因为她们的八卦实在是太厉害了,我也不会来跟你说这些,就当是茶余饭后听一听了。”

“不过这些话只有我们两个人随便听听就好。”辰瑜笑着摇头说道。

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对于一些闲话,辰瑜现在也只是听听,从来不会再去妄言别人。

以前的时候辰瑜还会对这种事情感兴趣,不过在经历了生死之后早就已经看淡了,这些别人的问题也与她无关,不是吗?

不过李蒙好像听到了她们两个人说话,扭过头来露出一个肆意的笑容,看着她们两个人非常好心的开口说道:“你们想要知道什么?直接问来我不就可以了吗?我可以给你们所有想知道的所有问题的答案。”

“咣当……”

洁婕手一抖,手里的水杯一下子就摔在了桌子上,还好刚刚拿出来没有打开盖子,否则真的要逆流成河了。

洁婕坐在那里忽然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随便说几句话,谁知道正主儿居然会来。

说人长短忽然被本人听到了,这个场面,实在是太尴尬太遵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