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甜宠文

家公吃我奶-女性朋友送我她穿过的丝袜

昨晚回去后,都早早睡下,余栖靠着桌子右手撑着过了一个晚上,白伊可不知道,只知道昨晚一回来就昏昏睡去,

就像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下去这种感觉,让人一下全身心放松下来,

天才蒙蒙亮,余栖就早早醒来,用手绢擦了擦“初见”,初见的质地很好,都是上好的材料制作而成,风过有声,是上等的音质,一拨弄便在耳边回荡着天籁一般的声音,

“醒啦。”余栖看见睡眼朦胧的白伊眨巴眨巴眼睛,笑着说。

白伊狠狠地蹂躏着自己的脸,但脑袋还是昏昏沉沉,披上披风,走着蹒跚的步伐,

用水一冲,蓝色的水灵灵的眼睛更加明亮起来,宛若一个异世界的天使,让人一看到,就心生怜惜。

余栖用琴布裹好琴,扶着白伊下楼去,

此时,余栖已经早早叫小二备下了早饭,一碗银耳羹,一盘当地糕点,一杯冰露茶。

白伊坐下享受这一天中最让人舒服的时候,刚要动筷,“你不吃吗?怎么只有一碗羹?”

余栖笑笑,“吃过了呀。余栖起的早,见公主睡得香,自然就早吃了,”

“好吧好吧,”白伊开始动手了。

早上胃口好是好,可肚子太容易饱,白伊也没吃几口肚子就胀了。只好作罢。

想着收拾收拾东西出发到城里,可是仔细一想,好像并没有什么东西。有的不过两个人一台琴,一个小包袱。

很快的,走出来“好运来”客栈,今日天气很好,有些暖意,在冬日里倒是少有,相比北方,南方的确更温暖,更让人留念。

“余栖~路还长着呢,我们赶的去轻波镇吗?”白伊走着走着就有些力不从心啦,没有目地,看不到终点,过程总是让人厌烦。

“赶不去,所以要走快些啊。”余栖笑着,像是一句轻飘飘的玩笑。

“走到都不知道几辈子去了!”

“那我们就走个几生几世好了!”余栖笑着,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

白伊转过来不答,小脸都充血变红,像熟透的红苹果一样。谁想跟你一起走啊!

跟着跟着就离了大路,白伊看着不对劲,“余栖~,我们也算是过命的交情了吧,你别把我给卖了!”

接着,余栖整一个阴险的脸转来,“哟,公主殿下发现啦!”

“不带这样的,余栖~”白伊立马委屈巴巴,水灵灵的蓝色大眼睛眨巴眨巴。

余栖放声笑起,挥袖走去,一家不明的店出现眼前,白伊跟上前去想着一探究竟。

结果只见余栖上了刚出来的马车上,对着白伊做着上来的手势,白伊这才弄清楚。

车上,余栖笑着,“让我想想,卖到什么地方划算呢?”

白伊一听,撅起嘴一拐子靠过去,余栖胸口中招,闷哼一声。用手捂着揉了揉,“公主殿下还真是性情中人啊!”

白伊别过头,又缓缓的凑近,“怎么弄到马车的?”

“公主啊,余栖自有妙计,作为公主的男侍,这些小事自然不在话下。”余栖一脸得意,

白伊最烦话听到一半,赶紧晃着余栖的袖子,“什么妙计?”

余栖没想到白伊继续追问,好像有些错愕,“休息。”

“别休息,先说嘛。余栖~不带这样的。”白伊着急起来。

估计余栖受不住折腾了,坐起来,手撑着脑袋,有些慵懒的盯着,“有钱能使鬼推磨。”

“钱?我们这几日可都是吃好穿好睡好,可花了不少吧。现在又弄来一辆车。你哪来的?”

“这个嘛——”

“余栖,你不会……”白伊开始胡乱猜测,

“公主,余栖可是书生,我一不偷二不抢,”余栖可谓是求生欲满满,

“也是,你也不像这种人。”白伊点头。

“对了嘛!”

“但是你长成这样~,又有钱,你不会……”白伊立马想到不会去卖身了吧!一脸不可置信,一脸担心。

余栖见着白伊眼神不对了,“别多想,余栖乃是清白之人。”

“那你哪来的?”

余栖这不?不得不吐出来,“公主~,余栖所做的一切皆是为了公主啊,其实,余栖只是用了最佳的计策罢了,在这种情况下护送公主殿下回城,就适当的将公主的珠钗~用了两支。”

白伊这才发现,自己头上的钗子少了,妈呀,这些日子自己咋过过来的,迷糊的可以呀!

车子颠簸,路程遥远,此时好好休息一番才是上策,

闭上眼,脑袋好不容易可以关一下机,谁知突然想起荷包里的东西,呵~,这么想要我的命呐,亲人,好一个亲人!

深深输出一口气,静悄悄的,只剩马车的颠簸,

“父亲。”白伊轻轻唤出,是父亲的背影,心里的弦呐,一下子触碰到了最柔软的地方,

眼睛微微湿润,像极了盛开的蓝色花儿,

“伊伊~”商羽喉咙发出久违的呼唤,“我的孩子。”

“父亲~,”白伊鼻子有些堵塞,喉咙有些不自在,一步步用身体靠前去。

正要触碰到,忽然父亲一掌向脸上挥过来,脸上微微发热,父亲又用手臂拥上来,白伊感受到了温度,“父亲~,为什么?”

“我的伊伊,你活的真可怜,真像一只蝼蚁~,真可怜。”

“不~,我不可怜,我不可怜,我不是蝼蚁,我不是,”白伊下意识的反驳,我绝不是蝼蚁,绝不是。

可父亲并没有停下来,“伊伊啊,看看你如今,跟蝼蚁有何区别?天生的弱者就不该有那些想法,只配做弱者~。”

白伊拉开父亲的手,站起来,低着头望着,“弱者?我不是,也不会是,弱者至始至终就只有你,我亲爱的父亲。我不要像你一样,我没你那样懦弱。”

“不~,不能,伊伊,不能啊,不要啊!伊伊……”

父亲身子化为云彩,与周围相融合,只有声音还回荡着。

白伊缓缓睁开眼皮,眼睛还水润润的,就是清澈的湖底在荡漾。表面有一些雾气,朦胧的,看不清神色,

白伊看向余栖的脸,看起来他睡的很熟,他的睫毛齐刷刷的又密又长,鼻子从侧面看来就像俊拔的山峰,他的嘴角竟是向上的,两边有些细碎的发丝垂在脸上,呵呵~整张脸如同画里的神人一般,

可是白伊除了觉得他是一个好看的男侍以外,可还是一个舞刀弄枪之人,一人便将追杀自己的人弄完了,是个厉害的人物呀。

白伊打量着,勾起嘴角一笑,余栖~

今晚皓月当空,月亮真圆呐,快月底啦!一切到底是结束还是开始啊!

第二天,马车已经到城里的店里了,“驭~”一声儿,马车停院里了,白伊余栖双双醒来,将披风牢牢裹住身体走下去,

有些暖阳有些温度,果然是南方啊!的确适合养人,但是养久了不就是废人了吗?弦还是绷着的好。

“姑娘公子,到了,”

“多谢了,”余栖行了礼,带着白伊到院的一间房里梳洗,这个院在这个地方算是朴素了,院中有三两孩童玩耍嬉戏,传出一声声欢笑,上方鸟儿还在盘旋,时不时有时鸣叫,

院的四角都有老树,是梧桐吧!好像也只剩枝丫,分不清啊。

白伊洗了脸,凑合凑合用了台子上的胭脂,又将头发梳起,总算是像个样了,前些日子真不知如何的作贱了自己。

余栖重新梳了个头,将脸洗净,活脱脱的公子哥呀!

“呃啊——”白伊刚活动,腰枝就咯噔一响,这酸爽,马上就开始不舒服了,

“怎么了?”

“腰疼,”

“我给你揉揉。”余栖说着就上前来,他的手微凉,钻进披风下,隔着衣衫贴上腰,白伊还没反应过来,腰上一凉,随即又烧起来似的,白伊反应过来,身体也动弹不得,被定住一样,脸有些充血,好像有些烫啊。

“不,不用了,”白伊卡出一句。

“不是疼吗?”

这一问,白伊可真说不清了,认栽认栽。可是这触感怪怪的啊,余栖按着按着到有些用力,白伊不觉得喉咙发出声儿,“呃啊——”

白伊心里一想完蛋了,干了啥。心里一下慌乱,像是里不清线一样,又着急又难受。没听见没听见,他肯定没听见。

“公主~刚刚我是弄疼你了吗?那我轻一点。”余栖凑近白伊耳边。

“轰——”白伊心里天打雷劈,“我不疼了,不用按了。”

“真的吗?”

“嗯~,非常非常感谢。”白伊咬着牙。

余栖笑笑,嘴角又往上扬起来,“这是余栖该做的,公主满意就好。走吧,去城里。”

说完余栖就开门出去,白伊立马扭曲脸,手扶着腰,脚使劲垛了垛,心里一万只草泥马飞过。

出门,果然,轻波镇的繁华不是吹的,一路上还碰见许多瑶楼的人,买着特产,跳着舞,还有许多围一圈表演杂技的,

白伊瞄了眼就停下了脚步,“好——好。”

她看见有搭人梯的,空翻的,喷火的,那个欢喜劲儿,

“走啦。”余栖倒回来用手搂着白伊脖子往前走。

“啊啊——放手,还有胸口碎大石,放手啊。”白伊拽着余栖手,趁不注意往下一钻向后跑去。

余栖手下垂,感觉到一空,转身看见就是白伊的背影和转过来那张得瑟的脸,做着一个鬼脸,余栖笑着摇了摇头,缓缓的跟上去。

文章内容不代表泡萝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uliou.net/tc/2020/c9nmVg1hMmg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