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甜宠文

在办公室里揉护士的胸-和教官啪啪啪

老板此时已经进入半疯癫的状况,这可是他苦心经营的赌坊,毕生的心血!“点数怎么可能是小,骰子怎么可能变成靡粉!不可能,一定是你耍诈!”

靳玄夜嘴角上扬,“哦?那你说说,原本是什么样子的。”老板双目欲呲,“原本应该是大的,不可能会碎!”靳玄夜摘下面具,“哦?你怎么知道是大?”

看到靳玄夜这张脸,老板清醒了不少,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不该说的话,明眼人都应该听得出来,这是这老板在出千!

百里羿伸出手,一掌拍下,桌子应声而裂,里头竟然藏着一个人,那人明显也被吓得不轻,百里羿将脸上的面具摘下,引得众人一阵吸气,定国侯百里羿竟然在这里!

钟离瑾这才明白了几人的意图,与临湘一起将面具摘下,“这不是钟离家的三少爷么,怎么与定国侯几人在一起?”

“这不是废话嘛?传闻这钟离家三少爷深得定国侯赏识。”

看见钟离瑾的脸之后,周围讨论声一阵一阵的,钟离瑾叹了一口气,这样不知是喜是忧啊,靳玄夜一脚将那老板踹开,“劳烦,地契交出来,不然,你知道的。”说完一拳直直的打在了那老板的脸上。

老板痛呼一怔,连忙求饶,赌坊的人也疏散的差不多,靳玄夜将那地契塞给百里羿,看着桌子上的赌资,“这次钟离也有份。”说着直接分出一半给钟离瑾。

看着面前成堆的银票,钟离瑾连忙摆手,“我也只不过是陪着来的,什么都没有干。”靳玄夜哼哼几句,“我们几个不是好哥们嘛,还用得着介意这么多吗?让你收下就收下。”

钟离瑾见此也不好再推脱,将银票收入怀中,靳玄夜主动将其余的银票收进囊中,百里羿皱眉,“玄夜,我呢?”靳玄夜嘿嘿一笑。

“堂堂定国侯应该不需要这一点吧,再说那一张地契足够了,不知在皇上那儿可以领导多少赏赐。”钟离瑾这时才醒悟,“原来你们是替皇上办事啊。”

百里羿点头,“不然你认为我们为什么会这么吃饱了撑的?”说完掸了掸衣袖,靳玄夜凑近百里羿,“刚刚我瞧着某人高冷的紧呢。”

将靳玄夜推开,“我自然是比你正常的多。”看着两人,钟离瑾嘴角未抽,两个人都半斤八两好吗?不过刚才百里真的……很俊俏。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连忙甩甩脑子,不过百里长得的确很好……肩膀会让被人一拍,“想什么呢?”看着百里羿的面庞,钟离瑾小脸一红,干咳一声,“没什么,只是有一些不舒服罢了。”

百里羿也没有想太多,四人出了赌场,将钟离瑾送回了家,回到院子,钟离瑾卧在美人榻上,自己为何会对百里产生如此的念头?罢了罢了。

钟离瑾也懒得去想了,临湘端着茶走进来,“三少爷,该就寝了。”钟离瑾坐起身,从一旁将那钱折出一半递给临湘,“这是你的份。”临湘连忙拒绝,“我只是一个侍女,用不着的。”

钟离瑾二话不说直接塞进临湘的怀中,“我说了给你就是给你。”临湘这才小心翼翼的收好,“三少爷今日怎么比平常烦躁了些?”

看着临湘的面庞,“临湘,为什么我会觉得百里很俊俏?”临湘一愣,随后暧昧的看着钟离瑾,“其实也没什么的,定国侯的确很俊朗啊,许多的男子见了都会羞愧呢。”

临湘在心里暗暗的说道,“更何况的女人。”钟离瑾叹了一口气,也不愿再去费神,早早的歇下了。

次日,钟离寒归家,一大早的就被叫去迎接,嘘寒问暖一番,直到现在钟离瑾才歇下,当钟离寒知道钟离瑾为了钟离瑶若的解药如此奔波之时,狠狠的夸奖了一番,对此钟离瑾也只是笑笑。

“三姐的病好些没有?”钟离瑾靠在池塘边的大树上,懒懒的晒着太阳,一旁的临湘剥着时令水果给钟离瑾,好不舒适。

“今早奴婢去看过了,情况好多了,脸上的红疹也消了不少。”钟离瑾睁开眼,“倒是麻烦你了。”临湘连忙摆手,“哪里,这些都是奴婢该做的。”

钟离瑾微微一笑,也没有再说什么,就这么懒懒的靠着,许久没有这么舒适了,自从自己重生以来,被各种琐事缠着,也脱不开身,如此也是极好的。

阳光打在身上,暖暖的,直到心里,钟离瑾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临湘看着熟睡的钟离瑾,让一旁的侍女去拿了毯子来,细细的给钟离瑾盖上。

想着一会钟离瑾醒来要喝普洱羹,连忙退下,吩咐小厨房办了,回来之时却发现百里羿不知何时坐在钟离瑾的身旁,百里羿瞧见临湘来了,连忙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临湘立刻点头,退了出去,主动将空间留给两个人,百里羿看着钟离瑾的睡颜,斑驳的阳光打在身上,仿佛为其笼罩上了一层光芒,长而密的睫毛仿佛一对蝴蝶停在那儿,粉粉的面颊,微微张开的樱唇。

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百里羿只觉得心狠狠的跳了几下,身旁的人儿睫毛微颤,百里羿忽然有一种危险的感觉,才发现是那阳光过于刺眼,连忙抬手帮忙遮盖。

百里羿不懂为什么要这么偷偷摸摸的,一时间心虚,手就碰到了钟离瑾的面颊,手下的触感柔软,让百里羿忍不住又捏了两下,钟离瑾这下才醒。

看着与自己如此接近的百里羿,还有自己脸上那作怪的手,一时间有点回不过神,见钟离瑾醒了,百里羿快速的缩回手,“我刚才见你脸上有写脏,就帮我嚓掉了。”

钟离瑾摸上自己的脸颊,“啊……多谢。”说完揉了揉眼睛,百里羿干咳了几声,“我刚才见你睡着本不想打扰你的,却没想还是把你吵醒了。”

“没事啊,百里找我有什么事吗?”钟离瑾疑惑的看着百里羿,总觉得百里怪怪的,哪里怪也说不上来,“无事,只是府中无聊,玄夜那小子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就来找你聊聊。”

原来是无聊了啊,钟离瑾站起身,“我这儿也没什么好看的,不过酒水倒是有的。”唤了临湘来,准备了些酒和小菜。

两个人就在那小亭子边畅聊,相谈甚欢,“对了,再过两天就是那赏花会。”钟离瑾点点头,“自然是知道的。”

两人一直聊到午间,留着百里羿吃了午膳这才走,百里羿的光临倒是让钟离寒十分的高兴,连忙好吃好喝的招待着,一顿饭吃了许久。

钟离寒这才让钟离瑾招待着百里羿,两人在府中逛了一会,当是消食,看得出两人都十分的高兴,万木朝着钟离瑾走来,“三少爷。”

钟离瑾疑惑的看着万木,“怎滴了?”万木连忙说道,“后院的马栏的马不知怎么地死了一匹。”看着万木如此慌张的神情,钟离瑾叹了一口气,“无事,死了便死了,好好处理就是了罢。”

万木的脸色这才好些,钟离瑾往前踏出一步,忽地才到一颗石子,身子一歪就要往后倒去,百里羿连忙扶住钟离瑾,淡淡的香气袭来,百里羿心头一震。

钟离瑾站直身子,扭了扭脚,发现并无大碍,“多谢了。”百里羿表示并没有什么,方才怎么没有瞧见那儿有一块石子?兴许是自己忘记了吧。

在院子中做了一会,就要送百里羿会去,眼尖的临湘忽然说道,“三少爷,又一事奴婢不知该不该讲。”得到应允之后,临湘这才小心翼翼的说道,“方才我明明瞧见定国侯身上的玉佩,现在怎么不见了?”

闻声钟离瑾往百里羿身上看去,果然,原本在哪儿的玉佩不见了踪影,就连百里羿的面色也一遍,钟离瑾就知道那玉佩也是有些重要的,“临湘,你快去让人找找。”

“兴许是掉在方才的路上了,我们去找找吧。”百里羿点点头,两人折返,细细的找着,许久还是没有踪影,这个时候兰凤筠和钟离寒不知怎么就来了。

“何时如此慌张?”钟离寒皱眉,不悦的看着钟离瑾,见两人来了,钟离瑾皱起眉,“父亲,百里的玉佩不小心掉在了府中。”

“可有派人去找了?”钟离寒紧张道,钟离瑾叹了一口气,“找是找了,可是并没有收获。”钟离寒大怒,一旁的兰凤筠见此,立刻说道。

“要不就先请定国侯先去正厅坐着吧,这儿找了这么多遍了,那铁定是被那个贪心的偷去了,去正厅传所有人问一遍就知道。”对此百里羿也没有异议。

钟离瑾心中莫名的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为何大夫人来的如此及时,玉佩丢的又如此的巧?一众人去了大厅,“是谁最先发现的?”

“是孩儿的侍女临湘。”说着临湘就跪在的堂中,“是奴婢先发现的。”大夫人点点头,“中途可有与瑾儿和定国侯接触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