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甜宠文

20厘米把女友干到走不了路-首长压在厨房间做疼

出了宫门,她没有等永宁侯一起回府而是独自带着丫头打道回府。

“姑娘一定要嫁吗?”云非早已接到流苏转来的消息,守在水月楼的她这一晚上都在提心吊胆着。

这会儿主子刚进水月楼,便急急的迎了过来。

“嫁!为什么不嫁?”解了身上的披风递给身后的流苏,子冉,她款步行走在长长的回廊上,夜色深处有琉璃宫灯迷离恍惚,“容王没说拒婚,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永宁侯府这是要弃车保帅啊……”越想,心中越是彻骨的凉,她不甘心,她还年轻,她不想死。

绞尽脑汁,她一遍遍想着整件事情里的所有人,一遍遍的理清他们的利益关系,又一遍遍的想着自己该怎么办?若是顺了永宁侯府的意,容王不会放过她的,皇上更不会放过她,若是投靠了容王……投靠了容王……容王……

“姑娘……”流苏红了眼眶,那一年,永宁侯府华容郡主也是被这般逼得远嫁异国,最后客死他乡的,如今她们主子难道也要步了华容郡主的后尘了吗?

“姑娘,您想一想华容郡主啊,难道您忘了华容郡主是怎么死的了吗 ?”月白色衣服的少女红了眼,她与主子一道长大,她怎么忍心看她往火坑里跳?

“不,要嫁的,一定要嫁的,永宁侯府气数将尽了,皇上容不下我,放眼天下,比身份,地位,权势,还有谁能比得过他容王殿下呢?没有了清浅!正因为我想到了长姐,我才更要嫁过去,更何况……容王他会保下我的!”她心里没底,一颗心上串下跳的厉害,如果这次她保不住自己,这辈子怕是完了!

“可是姑娘,点染湖畔……”碧衣少女还想说什么,却被身侧的子冉不轻不重的推了一把,又生生住了口。

“点染湖畔……”回廊下,月色撩人,她微仰着头看中秋月圆,美得不可思议,“但凡他有那么一点在意,也不可能找了这么多年都毫无音信。”

“云非,六年了,我找了他六年了……”

云非没做声,她知道她也不需要她的应答。

她似喃喃自语,黯然神伤,身后四个丫头皆是低头缄默,静静的陪着她。

“这是执念了,是苍天在告诉我,让我放下了……”她望着院子里那用红线挂满平安铃的梨花树,精致的容颜满是茫然无措。

十里长街,红装不断,百姓大呼皇恩浩荡,天赐良缘!

踏出永宁侯府的那一刹那,她在想:这辈子,大约都要耗在那浮华的名利中了吧,永宁侯府,容王府,太子,四皇子,镇南王,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大婚的仪式很繁琐,奇怪的是一向我行我素,张扬任性的容王殿下居然没中途离场!也算是全了她永安郡主的脸面。

被布置得张扬喜庆的婚房内,除了喜床上端正坐在床沿的贺汶君,以及分立四处的四个丫头外,再无旁人,整个房间内安静的可怕,只余龙凤喜烛在噼啪做响。

“都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坐在床沿,大红喜帕下看不清她倾世的容颜,只闻得犹如死水般无波无澜的语气。

流苏唇角蠕动,半晌终是什么也没说,领着其余三人一道退出新房。

听到关门声,大红嫁衣下,素手轻抬,缓缓揭起鸳鸯盘绣的大红喜帕,眉目如画,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

起步走到梳妆台前盘腿坐下,铜镜中,少女眉目婉转,明眸皓齿,美得似不染纤尘的仙灵。

心思百转千回,脑海中回荡着许多熟悉的画面。

“长姐,你看,是凤凰花唉!我们东陵就没有这么美的花呢!”少女银铃般的声音入耳,很是动听。

“汶君,你要记得,我们姓贺,不姓永宁!”

“汶君,我要走了,没有长姐的日子里,要学会坚强。”

“长姐,你撑住,我可以救你的,你相信我!我可以的!”少女浑身是血躺在皑皑白雪里格外刺眼,女孩伏跪在她身边哭的声嘶力竭。

“长姐,你要好好的,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要权倾天下,然后带你回家。”梨花树下白衣胜雪,少女浅笑看随风起舞的女孩信誓旦旦。

……

“长姐,汶君长大了……”镜中少女眸中杀意浓盛,那一声长姐里包含了太多情感。

放在梳妆台上的素手紧握成拳,指节泛白。

一根一根将头上珠钗取下来,又将身上的大红嫁衣换成了大红色的轻纱霓衣,大红肚兜上鸳鸯戏水的图案若影若现,更显得她的肌肤莹白如雪。

眉眼轻抬,举手投足间尽是绝代风华。

房门开又合的声音伴随着男人沉稳的脚步声,梳妆台前,镜子里的少女阖上眼睑,似下定了某种决心,忽而有睁开了眼睛,定定的看着镜中的自己,眸中早已无波无澜,一派安宁。

“臣妾给王爷请安。”她没有起身,就那样跪坐在蒲团上,双手扣在小腹上,微微倾身做揖。

望着镜子里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男人,一身大红金线暗纹巨蟒喜袍,明明是那般喜庆的颜色,却硬生生被他穿出了杀伐之气,那一身的矜贵尊华,更是一览无余。

那一刻她就想,若她不是贺汶君,若她不用背负使命,她想就这样与他肩并肩,一辈子,挺好的。

“王妃的教养果真是极好的。”凤离兀自在窗边软榻上坐下,给自己倒了杯酒,浅尝辄止,举手投足间尽显上位者的气势。

贺汶君缓缓起身,绯红的轻纱在空中划出优雅的弧度,百褶褥裙随着莲步轻移微微晃动,金丝暗纹的凤穿牡丹在暖光烛光里摇曳生姿,栩栩如生,连空气都变得旖旎暧昧。

他看她款步而来,眸中有某种信念愈渐深刻。

“我知道你这样的人从来高高在上,绝不允许自己计划意外的人和事出现,我也相信我就是那个计划之外,但……也是计划之内。”她坐在他腿边,娇软的身子慢慢靠在他腿上,素手缓缓抚过他捏着酒杯的手,最后从他手中抽出酒杯,在手中把玩,媚眼轻佻,极尽挑逗。

“皇上容不下永宁侯府,更我和长姐,同样,他更容不下羽翼渐丰的容王殿下。”她的声音柔和中夹杂着丝丝惑人的娇媚。

他不动声色,只目光中有情绪一闪而过。

“王爷不想坐以待毙,我也不想!”柔婉的声音渐渐强势,杀意狠戾,像极了某人。

“王妃可知,容王妃好当,容王府女主人可不好当。”他指尖挑起她的下巴,迫使她微微仰视着自己,细腻白皙的皮肤在指间流连忘返。

“我并不想当什么容王府的女主人,至少现在不想!”素手轻轻握住他挑起她下巴的大掌,目光清明。

“哼!小丫头口气不小。”他放开挑起她下巴的手,“不过,本王倒也不愿强人所难。”

“我不认为你能给我带来什么利益,也不认为你自身都难保,还能为本王做什么,你很有才华没错,但本王不认为你的才华能与朝臣相媲美,皇权之争从来不是后,庭的勾心斗角,你还小,那里的阴暗你不懂。”

“王爷不给我机会证明我自己,怎么就知道我帮不了你?”她跪坐在他腿边,微仰着头看他,窗外月色微凉,他逆着光她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她知道,这个男人是她最后的机会了,她不能错过!

“王爷可还记得母妃生前的嘱托?”她咬牙将最后的筹码也赌上了。

他愕然,是没想到她竟知道的这么多。

两两相望,许久,他轻叹了口气,“罢了,本王可以允许你在王府休养生息,但本王不需要你什么帮助,权当报了你母妃的恩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