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甜宠文

女主涨奶男主装傻吃的奶/宝贝腿张大点让我插

南汥赶到阁楼时,三个沐浴在阳光下携伴走来的少年身影被大片绿松遮挡。趁着这个空挡,南汥惯性的将手伸进怀里,却是空空如也。习惯性从怀里摸面具的他,这时候才想起来面具已经坏掉了。

而他正思考着要拿什么遮挡一下脸的时候,三个人影已经晃悠到他的面前,不容他有其他的时间,南汥只能双膝跪地,双手置于额头,道:

“见过大少主,九殿下,?”南汥话语断落,不知该如何称呼站在元野身旁的少年。

此人年龄看起来18左右,高出元野与池青瓷半个头,面容与池青瓷有些相似度,身上金色的华贵锦袍,显示着他的身份不同凡响。

“南汥,这位是太子殿下。”元野最终反应过来,赶紧介绍着身旁的朋友。

“见过太子殿下!”南汥再次屈膝弯腰行礼。

背影单薄的少年跪于走廊内侧,肤若白雪,音似天乐。池华跟随着两人走过,摇着纸扇,匆匆看了一眼南汥。

这时候,元野已经迈入藏书楼内侧,绕过重重书架,走到一个天井,天井的正对面是一座修建得极其文雅的庭院。

三人围着石桌入座,黑衣少年便端着热茶,开始为三人泡茶。

“元野大哥,你这藏书阁的侧院修建的倒是别致。”池青瓷落座之后便一直打量着四周的景观,虽然他也觉得再美的风景也抵挡不过此刻正在为他们泡茶的仆人,但他总不能一直盯着别人的脸看,这样实在是太有损皇族颜面。

接过南汥递来的热茶,元野眉梢微微抬起,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儒雅之气笼罩在身上,他抿一口茶,道:

“这侧院的布置都是二娘的设计,二娘她十分喜爱书籍,这院子里的一草一木,皆是二娘收集而来的。”

南汥静悄悄的站在亭子的边缘,低着头,竖着耳朵听着三人的谈话。这人果然是主角,元起那么恨他,这主角的心依旧这么圣母泛滥。

聆听间,他敏锐的察觉到一股锐利的视线在自己脸庞上停留。那股视线太灼热了,已经让他没办法忽略。为了不崩掉人设,南汥只能紧低着头,假装自己什么也没察觉到。

“果真不愧是京城第一才女,你看这一草一木布置到是典雅,比皇宫里的那些莺莺燕燕姹紫嫣红好看多了。”池青瓷一边品着茶,一边妙赞,小眼神时不时看了一眼站在元野身后的仆人。

“二娘博学,自然是妙手如画。”元野也含笑称赞,眼里面流露出来的尽是满意。

偏偏这二人的想法和太子殿下的想法都不在一条线上,坐在正中央的太子冷哼一声,道:“在博学,还不是养出了一个京城第一跨子弟。”

这不冷不热的嘲讽,顿时让元野温润的笑容僵硬在脸上。许是有心事,元野目光的温润变的苦闷。

“大哥你别这么说……”瞧见气氛因为大哥的一句话就变得尴尬起来,池青瓷又只缓和气氛,道:“我倒觉得元起不过是玩性大了点。”

池华默不作声的品着茶,半眯着眼睛,一副唯我独尊的模样,实在是让人很难亲近。

元野回了神,突然才想起来自己那个整日往藏书楼奔跑的二弟,今日却没了踪影,他倒有些好奇起来,转过身,询问着站在身旁的仆人。

“南汥,可有瞧见元起?”

“二少主昨日温书习到后半夜,现在恐怕还没睡醒,可是需要我去传唤?”

“不用,”元野一听自己的二弟竟然用功读书读到后半夜,他诧异的张了张嘴,道:“他近日来读些什么?”

南汥恭恭敬敬的站着,想了一会,便答复道:“……大少主,二少主在看‘鬼食录’。”

原本还抱着自己这个弟弟终于发愤图强的心态而感到欣慰时,在听到书名后,元野整颗心已经碎成了渣渣。

同样期待的还有池青瓷,他扑哧一下差点把茶喷了出来,幸好用袖子遮挡住,不然他的皇家颜面可就要丢尽了。

“哎……”元野叹了一口气,挥挥袖子不再讨论这个话题。

然而他们讨论的主角,正迈着急匆匆的步子朝着天井这边的凉亭走来。

远远的,元起就瞧见了站在凉亭旁边的黑衣男子。他直接无视掉了凉亭里坐着的华丽三人,走过去一把将南汥的手牵着,一边嚷嚷道:“可找着你了,走,在继续讲昨天的故事!”

南汥一个人不可能分出两个身来招呼他们,只能迫于无奈的僵硬在凉亭里,看着元野。

“元起,在客人面前不得无礼!”

原本就打算把那三人当成空气的元起,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冷哼一声,鼻子都快翘到天上去了,不满的嚷嚷道:“那是你的客人,可不是我的客人?要服侍他们,叫你自己的小厮去,南汥我就先带走了。”

不由分说,元起手上的力道突然大了起来,南汥根本没办法挣脱,很快就被拽了出去。

绕过天井,进入到藏书楼的一楼,元起浑身上下笼罩的那股愤怒才渐渐消失。他拖着少年来到二楼,在书案旁坐下,把怀里的鬼怪小画册又翻了出来。他喜欢听这些鬼怪故事,更加特别喜欢南汥给他读这些故事。元起觉得他自己看,根本没有身旁的人读给他自己听的时候有感觉。

“二少主,可要喝茶?”南汥并排坐下,白皙修长的手指拿着小画册,含笑询问着元起。

坐姿十分粗鲁的少年摆了摆手,显得有些不耐烦,道:“这苦兮兮的叶子有什么好喝的?来,咱们接着昨天的讲。”

南汥温和的笑笑,还是给元起泡上了一杯茶,然后拿起小画册,双腿盘坐在毯子上,翻到昨夜讲到的地方,接着叙述故事。

其实这故事也很简单,讲的就是一个书生因进京赶考连夜赶路又不愿意花钱投宿,只能到一个荒无人烟的村子借宿。村子可能是因为遭遇旱灾举族搬迁,留下像鬼屋一般空荡荡的房子。书生以为这村子有人住,便一股脑的扎了进,他哪里知道自己过夜的村子其实是一个鬼村,村里的人都被土匪杀尽,死后又无人进行埋葬,死后的村民怨气增加,这村子也成了名副其实的鬼村。

故事讲的就是书生与这些鬼村民的故事。

文章内容不代表泡萝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uliou.net/tc/2020/c9jDQr2dMDZ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