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甜宠文

小姑娘第一次的感觉/指交可以进去整只手吗

耗费了好一段时间才梳理过来的雪莉,纠结的不行了,一方面她为自己的良心所谴责,另一方面又在告诉自己这是为了大家好,这两种声音在她脑海里不停地争论,却没有分出个胜负。

她皱着一张小脸好几天,苦思冥想好久也没有个准确的结论,大家都以为她是和雅各布打架输了在憋屈而已。

还是玛姬了解雪莉,她并没有采取什么措施,静静地看着雪莉消沉了好几天,等待着她的抉择。因为她觉得,再不能骄纵着雪莉,她总要学会独自面对问题,作出最适合自己的选择,要是现在帮了忙,以后她就会产生依赖。虽然现在她的自主性勉强合格,但是有一群能为她分忧解难的家人们,太容易让人放松警惕了。

那雪莉到底想好了没有呢?

其实吧,这家伙思想早就脱线了,她前几天还在纠缠这一个问题,没几天她就想开了,顺其自然就好了嘛!她先去旁敲侧击一下,观察观察贝拉情况如何再做决定也不晚,反正时间还早呢!

毕竟别人的抉择不能由她来代替,她最多添点油加点醋而已啦!要是贝拉自己做了决定,她自己肯定有理由说服那些反对者的,雪莉帮她想的全面一点,提醒提醒就好。

然后这娃又歪楼了:“要是自己有毒液多好,问清楚麻烦小姐贝拉的决定,帮她个小忙,直接把贝拉办了,世界不就完美了么!”

还在吐槽女性没有毒液这个设定:“这明摆着就是红果果的性别歧视嘛!不然谁能给我解释为毛只有男性半吸血鬼才有毒液?难不成毒液的基因还在Y染色体上来着?还是作者为了不让蕾妮斯梅有可能伤害雅各布搞出来的?”

雪莉想着如何奔向更美好的未来,更美好的明天,激动的不能自已,差点就想发表个演讲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一个问题:他们辛辛苦苦瞒住的秘密,好像会在雅各布这个情难自禁的小叛徒嘴里暴露!

想想她就不爽,于是就有了雪莉频繁找茬盯梢行动,尽量阻止雅各布的外出。只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正因为雪莉的找茬,雅各布小破孩毅然决定有多远跑多远,尽量不出现在她眼前,而且只有山姆能让雪莉收敛一下那德行,所以雅各布跟着山姆跑去了迈克牛顿组织的郊游。

名为郊游,其实交友去了。面对惯了族里彪悍的里尔,凶残的雪莉,自然还是看上去温柔善良体贴漂亮的软妹纸贝拉更可爱,雅各布如是想。

不得不说一下,物以稀为贵,尽管奎鲁特族并不缺少美女,可作为印第安人后代,那都是一种外貌的,看多了自然就会有审美疲劳了。贝拉苍白的皮肤,心形的脸蛋,巧克力色的眼眸充分具备了美女的资本,她还占据了雅各布心中青梅竹马的位置,那好感度比起一点都不温柔,还特别能跟他抢吃的雪莉,高了不是一点点,基本称得上是拍马都追不上的距离了。

面对贝拉崇拜的目光,雅各布美得都要冒心形泡泡了,哪里还顾得上谨言慎行呐。估计他心里早就把贝拉当自家媳妇了,想着反正媳妇总要知道他们家底的,于是贝拉一问,他那口风就收不住了。

这边的雪莉从没想过是她的行为间接促进了剧情发展,她觉得雅各布这厮就是一直觊觎她大哥爱德华的贝拉,不代大哥教训这狗胆包天的家伙,不能发泄发泄最近攒下的一肚子火。

得,这就导致了雪莉带着诡异的笑容,直接向山姆要了雅各布那一幕。

雅各布也不心虚,他觉得自己委屈的不行了,凭啥大家都看他热闹,都是这小破孩雪莉闹得,自从她来了,日子就没有一天好过的,就好像她就是故意来打乱他生活的。

越想越气愤的雅各布主动出击,一把拽住雪莉往边上走,想着早日说清楚,赶紧的把这小扫把星送走,不要再为难他了。

雪莉看着自己被扯着走很是郁闷,想用力抽出手又怕伤了这货,特别无语的想:“难道他良心发现?要主动认错啦?”这样一想她就放弃了挣扎。

俩人都没想到,这一切造成了山姆他们的误会,保罗首先发表意见:“我就说他们好上了,你们还不信!”

杰莱德:“噢,他们之前是在闹别扭呀!”

奎尔:“他们什么时候好上的?我怎么不知道?”

结果奎尔被大家集体鄙视了。

山姆抱着喜闻乐见的态度看着他们打打闹闹,毕竟他还没有对伙伴们公布狼人的事情,想着等到他们转变了他再去引导,那样他们还能享受多一天的无忧无虑的日子,不用为所谓的使命而烦恼。

回到雪莉无抗争被拖走的路上,她一直在组织话语,想着怎么批判雅各布才能把他拉上正道,放弃和爱德华抢贝拉。

结果雅各布一开口就是:“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让他们相信你,但希望你早点离开,不要伤害到我们!”

我勒个去!雪莉差点被他这句话噎死,什么个情况,怎么是她被义正言辞的批评了,她的台词还木有发挥该有的作用呢哈?

不管三七二十一,既然雅各布抢了先机,雪莉也不甘示弱,她捅出了雅各布泄露秘密的事:“你怎么能把我们的身份告诉贝拉!你违反了约定!”

雪莉理直气壮的说出了这话,仿佛她亲眼看到似的,本来她用这话是吓唬吓唬雅各布,因为

她也不清楚到底这次是不是泄密的那次,却真的给试探出来了雅各布的心虚。

“那不算泄密,是她自己聪明猜到的!”雅各布脸红脖子粗地反驳。

雪莉眯了眯黝黑的小眼睛,雅各布感觉自己快要被看穿了的时候,才听到她用危险的语气说:“哦,原来是她猜到的啊?我还以为是你一不小心讲了个吸血鬼的故事,让她发现了呢?看来我冤枉你了是吧?嗯嗬?”

雅各布再顾不上心虚了,他和雪莉打了那么多次,怎么没发现她现在就是邀架的前奏呢?而且每次的结果虽说山姆他们没看到,但是却和大家的猜测是完全相反的,血与泪的教训告诉了雅各布一个道理:绝对不能和雪莉打起来,打起来绝对吃亏,吃亏的永远是他!

他这边正要扯开话题呢,雪莉那边已经挥起手来了,眼看着巴掌就要落在他身上,他都准备好要溜开躲避的时候,那手方向一转,落在了他腰上的衣服上,猛然收紧。

“亲爱的杰克,我想我们实在是缺乏交流,今天天色尚好,你不介意到我家去喝杯茶聊聊天吧?”雪莉用着询问的语气,手上力气一点没小,小眼神里弥漫着不可反抗的意味。

雅各布心想:“我才不去,又不知道你在耍什么花招了。”正想开口拒绝了,看到雪莉示威性的握了握小拳头,他咽了口唾沫,改口道:“比利要我早点回去。”反正你不可能和比利对质吧,而且比利确实叮嘱我每天都要早点回家。

雪莉的应变能力不比他慢:“哦,那正好,我去和比利谈谈你是怎么泄密的事情吧!”

说完就装作要和他一起走,这回轮到雅各布把她拦住了:“拜托,别把这件事告诉比利,我去还不行吗!”说完,一脸英勇就义的样子,跟着雪莉走到了玛姬的小屋。

雪莉很是熟练的给雅各布泡了杯茶,待他收起不耐烦的表情,细细品尝那杯茶的当头,恶趣味的开口:“你喜欢贝拉?”

果然,雅各布一口茶没下去,喷了一半,另一半呛气管里了。他好不容易顺过气来,竭力遏制住脸上的红晕漫开,赶忙开口否认:“你胡猜!”便再不肯多说一句话,就怕多说多错。

雪莉没发现雅各布的小心思,她在想:“怎样才能在雅各布身上坑到最大的利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