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甜宠文

一下课男生就把我拉进厕所,污到湿的黄文阅读很黄的

路卿一早醒来,看着外面灰沉沉的天气,拿起手机,八点多了,点开微信,还是没有收到顾知知的消息。

揉了揉有点凌乱的头发,一把掀开被子。站在窗前看着天,连着他心情也都糟糕了。这不像她。就算从最糟糕的角度想,她不喜欢自己了,也不会不回消息。但是路卿知道,不会是这个原因的。所以,到底是什么原因呢?难道是昨天累了,还没有起来?路卿越想心里越糟,心情愈发不好。

一个电话打过去

“喂~”对面传来林峰明显还没有睡醒的声音

“去打球”

林峰拿开手机,看了看时间

“我去,路卿你发什么疯,这么早打电话过来约球”

“去不去”

低沉冷薄的声音传来

林峰一下子清醒了不少,这家伙心情不好,这是作为二十多年的好友的敏感性。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这一大早的怎么就心情不好了?

“去去去,大爷”

“我说你怎么心情又不好了?”等了半晌对面没有一点声音,林峰一看

......

电话早就挂断了。

Wo、c,去他大爷的。

认命的爬床,洗漱。林峰放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副没有睡饱的样子。将嘴里的漱口水吐出来,誒,他这操心的命啊。那大爷不高兴了还得去哄着,你说你怎么这么小二呢?

林峰虽然这么想着,身体很诚实地迅速收拾着。没办法,谁让他是自己兄弟呢?他这个人什么都不讲,唯独讲义气。

毫无意外,林峰到球场的时候,路卿已经开始打了。林峰也不多说,丢下行李就加了进去。

林峰边防守着他,边观察着。啧,嘴角绷得直直的,心情很差呀。

一场打下来,林峰几乎没有进什么球,一直是路卿在打,在发泄。

打完了,林峰扔了一瓶水给他。

“怎么了这是?”

路卿接过水喝了一口,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显然是不想和他说。

林峰皱了皱眉,想了想

“和知知妹子有关?”

路卿喝水的动作一顿,林峰就知道自己猜对了。不过,这两人又是怎么了?明明昨天他碰到知知妹子的时候感觉还是好的啊。

见路卿依旧没有和自己说的意图,林峰无奈地摇了摇头,路卿就是这臭脸,话也不说,他怎么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说啊,这感情啊,一定是得要双方付出的”

路卿这是转过头来看着他,似乎是想要知道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一直不回应,知知妹子可是会累的,到时候...”后面林峰没有再说下去,路卿的眼神已经不友善了。

半晌,路卿才开口

“你和我妈说的一样”

林峰一听,瞬间就领悟了他什么意思,不就是说自己操心得像个女人一样嘛。

只不过,他还是要说下去

“昨天我在火锅店碰到了知知妹子”

路卿一瞬间抓住他的视线

林峰伸手挡了挡

“别这样看我。她和他堂哥过来吃,我还以为你告诉了她那是你的,让她过来的,一问才知道她不知道。不过,我一提你,她那双眼睛唰的一下子就亮了,听我说你又要当医生又要处理公司的事,那心疼的眼神,我跟你说,我看了都不忍心,兄弟,你可别错过啊,知知妹子可是个好姑娘”

路卿眼里愈加深沉,心里一阵翻涌。

“我知道”

“所以你今天又是因为什么不开心了”

路卿只是一顿,却还是说了出来。

林峰听了,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

“她只不过是没有回你消息,你就不开心了?说不定她是没有看到呢?”

路卿摇了摇头,他刚刚看了手机,还是没有收到消息。他想不明白

林峰看着他这样子,有点惊讶,一向冷静掌控全局的路卿,怎么就变得这么敏感了?只不过没有收到信息而已。林峰心里感叹,铁树难开花,一开便注定永生。看来陷进去的不只是知知妹子一人,路卿自己也陷进去了。

“也许她有事情,没看到”

林峰又多说了一句。

路卿一下子站了起来,走到旁边,调出顾知知的号码,打了过去。

没人接。

再打,还是没有人接。

林峰看这样子,便知道结果了。

路卿放下手机,眉头皱得紧紧的。

“我先回去了”

林峰点了点头

“行,你也别想太多,有什么就要说清楚”

路卿还没有回到家,就接到了顾知知的电话。

“喂?”声音里带着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着急和紧张

“顾知知?”

路卿看了看屏幕上的电话,是她的没错

“路卿?我是沈姨”

路卿手一顿

“我看你给知知打了几个电话,就回了过来,你找知知有事”

“嗯,沈姨,能给知知接吗”

“现在她还在医院,没有醒来”

路卿脚下一用力,车子停在了路边。

“医院?她怎么了?”

沈轻叹了口气

“昨晚突然急性肠胃炎,幸好发现得早,连夜把她送到医院来了,对了,还是在你医院”

沈轻想了想还是有点后怕,幸亏昨晚她半夜醒来发现了不对。一打开房门,就看到知知整个人痛苦地躺在地上,浑身都汗湿了,简直把她给吓得半死。

路卿深吸一口气,双手紧紧地握着方向盘

“我马上过来,沈姨”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沈轻心里一阵惊讶,若有所思地看着手机。没有想到他们两个发展的还不错。

路卿赶到医院,直接到顾知知的病房

里面只有她一个人躺着,路卿轻轻推开门,怕吵醒她。

顾知知静静地躺在床上,整个小脸惨白得有点透明,丝毫没有之前的一分神采,就像是一个易碎的瓷娃娃。窗外阳光照在他身上,更显得几分柔弱,那一刻,路卿只觉得自己的喉咙被什么锁住,心口也隐隐发痛。

慢慢弯下身,伸出手,想要握住那只放在被子外的小手。却在刚碰到一片冰凉的时候,门口传来声音

“你在干什么”

路卿直起身回头,看着门口的中年男人。眉眼之间和顾知知有几分相像,又是常出现在商业杂志上的脸,心里了然

“顾叔叔”

移了一下身子,向他打招呼。

顾云城看着面前这个年轻人,谦逊却不谦卑,虽然身上穿的还是球衣,但举止气度都是好的,眼里闪过一丝满意。

“你是...小路?”

路卿点了点头

“听说知知在医院,我就过来看看”

顾云城将手上买来的早餐放好

“她呀,吃的时候不注意,还把自己给吃出病来了”

顾爸爸看着床上的顾知知,语气里虽是责骂,但眼里的那心疼掩盖不了。

路卿看着躺着的顾知知,又想起她发的朋友圈,当时只注意看她人去了,没有看后面的食物,这会才想起来。

辣的,冰的,顾知知,你这是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

“的确,以后还是要注意的”

顾云城赞成的点了点头

“对了,你是在这里上班?”

“是”

“今天也要上班?”

工作这么忙,以后没人陪知知怎么办?顾云城看着路卿,心里已经有了许多打量。

路卿站在那里,没有丝毫的拘谨,坦然地接受他的目光扫射

“今天休息”

顾云城点了点头,看他这样子也是刚运动完就赶来的,看来他还是有把知知放心上,并不只是丫头一个人的狂热。

“那叔叔我先回办公室洗漱一下再过来看知知”

顾云城看着床上的女儿,还没有醒来的意思。对路卿说

“你先去吧,知知怕是要过一会才能醒来”

------

路卿回到办公室洗了个澡,平常工作在这边连夜加班是常有的事,衣服自然是不缺的。洗完澡后路卿并没有先去顾知知的病房,而是去见了一下杨医生,她是肠胃方面的老专家。

杨医生见到路卿倒是没有多大的意外,毕竟他们两个的事传得整个医院都知道了,就连她这个老家伙也有所耳闻。

“小路,你可是难得来找我这老太婆哦”

杨医生人很和善,长得也很和善,说着话一双眼睛眯得只剩一条缝,特别慈祥,所以医院里尊重她的人也格外的多。

路卿难得眉眼也都柔和下来

“找您有点事情想要请教”

杨医生摆了摆手

“你一个外科医生哪有什么事要请教我哦,怕是为了那个小姑娘吧”

路卿也不否认,点了点头

“今天过来是要请教一下您怎么养好她这胃的”

顾知知从小生活就过得富裕,现在吃东西都能吃出肠胃炎来,身子是有点娇弱,还是得要好好养一下的。

杨医生听到他这话就笑了,把需要注意的地方以及养胃的一些食物都给他列出单子写出来。

“小路啊,这丫头可招人喜欢啦,你可要看好一点”

路卿接过单子,道了谢。

是得要看紧一点,一天不见,就把自己个弄到医院来了。

路卿再次回到顾知知的病房的时候,她正在喝粥,旁边坐着沈轻。

顾知知一看到他就立马放下了勺子,路卿看了一眼,那个白粥几乎没有少一点。

“你怎么来了?”顾知知看着路卿的眼睛里泛着光,就像是见到救命恩人一样。可见是有多喝她面前的那碗白粥。

沈轻看到路卿,脸上一喜

“小路,你来了啊”

路卿温和地喊了一声沈阿姨,然后将单子递给她

“这是我找我们医院杨医生要来的,应该会有一些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