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年代文

去同事家换着玩,摄政王公主

宁致远大爷般翘着二郎腿,优哉游哉的吃着手中扒完皮的橘子。

我拿了一个板凳坐在隔着茶几的宁致远对面。

“说吧,有什么要求?”我扬起头看着他。此时的他,像是高贵公子落地到人间底层一般,有了烟火气息。

“将山区里的问题,一字不落的写出来。不要出现对我的夸赞修饰,一个字都不要有。要写出慈善的真正目的,让人引起共鸣,能够让更多的人参与到其中。”宁致远行云流水,中间完全不带卡克的。

“完了?”我问。

“完了。”

一个真正做慈善的人,不会在乎自己的付出在最后有多少回报,更不会企图得到社会的赞美。他们真正在意的是慈善后的地区,有没有真正享受到资助后的变化。拥有一颗想将处于贫穷泥沼地区的人拉出来的心,他们更在乎是否将慈善真正落实到实处。

“篇幅有要求吗?”

“两千字即可。”宁致远看着我说。

“那好,稿费一千元。”我双眼放光。

“你敲诈呢?”宁致远说道。

“怎么,我这可是脑力劳动。两个字五毛钱,这么划算。况且不知要死多少脑细胞呢。”我露出辛苦表情。

文字工作者可是没日没夜,辛辛苦苦趴在电脑桌前一个字一句话细细的斟酌,推敲。为此,付出了多少心血,眼睛不知近视多少度,背驼了多少弯度,直接损害的可是宝贵的健康身体。

宁致远没有说话。

“请问现金支付还是微信支付?还是支付宝转账?”我眯起眼,顺便作势将手机拿起来。

“你先写吧,写完了,审核过了,稿酬即刻奉上。”宁致远说着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看着宁致远远去的背影,我吐了个舌头,心想:这个万恶的资本家,看在你这么有善心的面上,我就勉为其难的给你写了。

一个人心无旁骛的开始写起了稿子。之前写的稿子大都是以故事性为主,第一次接触与社会时事类型的稿子,心里有些没底。

社会纪实,就是要实事求是,一切按实际出发,切不可天马行空。这让我写惯了故事编造,写作全靠想象的风格,一度有些难以适应。搜集了一些新闻资讯的文章,看了其中的论述及观点,大概有了一个轮廓。

虽说两千字篇幅不是很长,甚至连中篇都算不上,但是一字一句,都要客观存在,山区的一点一滴都不能夸大其词。

下午四点。

就在我还苦恼于如何创作的时候,门铃再次响了。我还以是对门,从窝起来的沙发上坐立起来,走到门口,边走边说:“又怎么了?”

开门一看,却是许久不见的莎莎。

“你什么时候见的林大神?我怎么不知道。”莎莎开门见山的说道。

“就上次,距离夕下网文颁奖不久后。”我继续窝在沙发上开始了码字。

“你家陈俊呢?舍得放你出来了?”我边敲打着字,边问。

“别和我提他。”莎莎没好气的拿起桌子上的一个橘子说道。

恋爱中的人果然是阴晴不定,捉摸不透的。也不知道我将来的那位会不会像陈俊般,那样如此难伺候。

到时候别让我还得像莎莎似的,像个大妈似的哄着一个小孩似的,得万般哄着他。我脾气可是火爆型,惹急我了,分分钟将你休了。

我不知道恋爱中的人是不是都这会这么累,本来人类生活在世上就已经够辛苦了,还要再添增一个人来为自己添堵。或许,世间存在的所有,都有着自身的规律与道理。我们不能违背它,也不能刻意强求。

“你和大神说了什么啊?”莎莎好奇问道。

“也没说什么,就是说了一些创作上的事情。”我盯着电脑说道。

莎莎开始在我家的冰箱里翻箱倒柜起来,拿起冰箱里的面包就开始吃,也不看上边的日期是不是还在保质期内。

接着,她毫不客气的进了浴室,洗漱了起来。

我将稿子的轮廓大致写了出来,只需要后期修改即可。想着明天起来的时候,可以去改一下。

从沙发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肚子有些饿,我拿起了桌子上刚才莎莎放的面包,吃了起来。

“你想吃什么饭啊?我做。”我对着浴室大声的喊道。

“你炒个蛋炒饭吧。”莎莎同样喊道,“再来个番茄沙拉。”

番茄沙拉怎么做来着?手机上查一下,手机去哪里了?我四处搜刮着。

终于在电视柜上看到了。

按了一下电源键,手机没有反应,这才想起手机一直从回来的关机状态还没有开机。

开机之后,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几个未接来电和未读信息。

心里还想是谁会给我打电话,当我看到偌大的字眼“林西”时,脑子轰然一炸,霎时想起和林西晚上的约会。

我赶紧将电话回拨过去说道:“你好,不好意思啊,手机关机充电,忘记开了。信息我看到了,一会见。”

林西爽朗的声音传来:“没关系,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没事就好。”

挂了电话,我对着卧室里的莎莎说道:“莎莎,我要出去一趟,你在家呆着,等我回来。”

“你干嘛去啊?”莎莎问道。

“就是那个林大神找我,说是有事,你去不去啊?”

“不了,我懒得去了。”莎莎回绝道。

我在柜子里找出能拿的出手的衣服,收拾了一通,化了一个淡淡的妆,最起码能够遮挡住这两天的疲惫,让人看上去不至于那么憔悴。

人果然是要经过精心装扮,还是看的过去的。

所以,想要见一个人的真实面目,建议去见他或她卸了妆的样子,那样的他或她,最真实,最纯粹。

到了奔赴地点,林西如同上次一样,已经坐好。

看着林西,玉树临风,气质非凡的绅士面孔。而我则像是扶不上台面的一个跳梁小丑,有些滑稽,又有些拘谨。

这种感觉让我在面对林西的时候,会不自觉的带着一些客气与礼貌。

但是,同样在面对各方面条件都高于我的宁致远面前,却完全没有这种概念。

“想喝点什么?”林西问道。

“橙汁吧。谢谢。”

林西比上次见更开心一些,我看着林西眼里止不住的笑意,问道:“你是遇到什么好事了吗?”

“是你有好事了。”林西一脸好戏的表情看着我。

我?我能有什么好事啊。

“你对于作品出版发行有什么想法?”林西问道。

“其实,说实在的,作品能够得到认可当然很好。但是,可能我吧,没有太多的,怎么说,欲望也好,或者说上进心,我觉得只要把作品写好,观众能够喜欢就好。”

林西点点头,“其实你可以试着去出版社进行投稿,试着出版一下。”

“这个也不是不可以,我会考虑的。”我想了想说。

“青年杂志出版社,还不错。可以试着去那里进行出版。”林西说道。

“好,我会考虑考虑的。”我笑了笑说道。

“最近在忙些什么啊,写稿子吗?”林西话题一转。

“一般都是宅在家写稿子,今天刚从一个山区回来。”我回答。

“哦。去山区了,做什么去了。”林西好奇道。

“就是宁致远资助的一个山区,他也把我叫上了。”

“这个家伙,默默的做好事,也不叫我,怕我沾光。”林西笑着说。

没想到林西也是一个爱开玩笑的人。

“和宁致远相处还可以吧。”林西问道。

还算ok吗,我还在思索这个问题的时候,林西却接着开始说起了话:“宁致远脾气可能对于平常人有些古怪,但是时间长了你就会和他相处好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说到这里,林西还故意停了下来,卖起了关子。

“是什么啊?”我好奇的问道。

“宁致远不近女色。”林西顿了顿说。

什么,宁致远竟然不近女色,难不成真是我之前想的那样。我看了看林西一本正经的样子。

宁致远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

林西看着我迷惑的神情,笑了起来。接着说道:“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宁致远是很正常的一个人。回去可不敢和宁致远说我开他的玩笑啊,他知道后我就死定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泡萝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uliou.net/nd/2020/cznxVA1ySTAy.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