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年代文

肉宠文很肉到处做学校/抱着昏迷白丝

生老病死、求不得、怨憎会、爱别离、五阴盛……人生有八苦。苦苦相扣,摧心裂肺。痛中之痛苦中之苦,无非求而不得,爱之别离。

方剑吟默默站在封闭的通道之中,不觉间,穴道已解开,他却仍是怔忪立于原地,满心迷茫。

大师兄。小师弟的呼唤早已消失,却在这片冷淡凄然的黑暗之中反复回响,深深地挤压着方剑吟已然破碎扭曲凝固的心。

许久,方剑吟默默向前跨过几步,将额头抵在那冰冷的断龙石上。断龙下,天地绝。如此绝佳而讽刺,失去了小师弟,自然是天分地裂,生离死绝。有那么一瞬,方剑吟几乎完全不知要如何是好,他满身烧得火热,嘴唇皲裂,大大小小伤口无数,伤口半干涸的血液与衣服粘在一起,每动一下,都生生牵动……可他却半分不觉痛楚。小师弟现在……又该如何呢?他自小便一直细心照护,视若珍宝,虽然并不溺爱,却从未教他受苦受难,一直让他快活地长大,即使小师弟从不认真练武,又时时黏在身边,却是甘之如饴。

可现在呢?

他们会怎么对他?

方剑吟只是稍微想想,都觉痛彻心扉,如同把心放在火上慢慢地烤,用钝刀一丝丝挫……亦不及万一的疼。他这么疼。

慢慢地将全身都靠在断龙石上,方剑吟这般折磨着自己。为何不能早点发现这个机关呢?为何没有注意小师弟的举动呢?为何没有在一开始便执意离开呢?为何……一定是小师弟呢?因为失血而变得苍白的手指在冰冷的石身上摩挲,不过这么一块石头,为何就要令他失去他的小师弟呢?手指蜷缩成拳,狠狠砸在坚硬的断龙石上!一下又一下,黑暗中绽开的血花,绮丽而诡异地铺满在那光滑的石墙上,血的腥气四溢开来,将这沉闷的黑暗通道染成绝望。

方剑吟痛苦不堪,几近疯狂,却在这时,无意中踩到一物,是个圆圆的长筒形,它在目光瞧不见的角落滚动几下,定住不动。方剑吟停下手,用僵滞的脑子勉强地思考了一会儿,蹲下身将它点燃,火把淡黄而温暖的光芒照亮通道,照亮满室飞溅的血迹,照亮他冰冷麻木的面容。

是了……他怎能在此浪费时间。方剑吟漠然地想,小师弟如今孤身一人,落在那些无耻之徒手里,便只有他一人襄救,生死不论,纵是龙潭虎穴,他也定要回去,再见到小师弟。

纵是死,也不教他孤身便是。

如此想过,他却忽然觉得无谓起来,无非生死,碧落黄泉相隔而已。而世间至苦,他却在适才已然深深地识得了。

方剑吟站起身来,将火把举在身前,照亮身周微小一方,火光明亮,与远处深邃凝重的黑泾渭分明,方剑吟却感觉不出半分暖意,他的所有温暖,幸福,快乐的东西,都已然静静地随着一人死去。

一丝微风自远处吹过,在火苗上调皮地打了个转,让它轻快地闪动了一下,又无声无息地消失。

方剑吟大步向通道彼端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