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年代文

小玲和公第八章/来不及了 我要尿了

待袁宇朋他们走远后,单苏南才猛然惊醒,她本来是要来找荆晓千的,没想到看到袁宇朋把自己的正事都给搞忘了。

单苏南迈开腿,一步两个阶梯的快步向楼上奔去,但愿晓千还没走。

“依依,跟我去医院吧,小病不治就会拖成大病。”是李胜男的声音。

不知怎得,听到陈依依几个字,单苏南下意识的将身体缩了回去。

可是就那么短暂出现的身影也没有逃过李胜男的眼睛。

“荆晓千,我说过,要是依依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可是要找你算账的。要不是你把她一个人扔在湖边,依依怎么会吹感冒。”

单苏南停住了正准备下楼的步伐。一片寂静。

良久,才听见陈依依咳嗽了两声,说道,“胜男,我已经说过跟晓千没关系,你别再说了。”

“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啊,你要不是担心她跟着她去了湖边,你能被吹着吗?”李胜男仿佛故意放大了音量。“再说了,就算她不是故意的,可是你生病总是因她而起的,我干嘛在这里充当好人,还好心不得好报。”

“那你想怎样?”终于传来了荆晓千的声音。

李胜男心理一阵惊喜,没想到荆晓千这么经不起激将,“不想怎样,依依现在生病了,我们篮球队本就少了一员大将,我也不能再耽误训练,只好你带依依去看病罗。”

“胜男,我没事,你要是实在担心,我自己也可以去医院的。”陈依依不想为难晓千,她怕因此晓千更疏远自己。

“哪有病人一个人去医院的道理,本来生病就很可怜了,你还想更可怜一点吗?”

李胜男的话让陈依依无力反驳,因为她也希望晓千陪她去,不管是去哪里。可是她看了一眼荆晓千,荆晓千被李胜男说得满脸尴尬。

李胜男往楼道瞟了一眼,并没看见单苏南的身影,但是她能肯定,单苏南此刻肯定还在那里躲着。

荆晓千担心的事情毕竟还是发生了,面对李胜男的咄咄逼人,她也不好反驳,只是带她去一下医务室而已,也没什么大事。“行,我陪她去。”

李胜男得意地向陈依依挑了挑眉。

若说霸道和蛮不讲理,陈依依肯定远胜于她,可是她在荆晓千的面前永远软弱的像一只小猫,李胜男知道她动真情了,不知道这一把推波,能不能帮上她。

“行,那依依我就交给你了,我训练的时间也到了,先走一步。”

李胜男夸张地提高了音量。单苏南听到后,疾步像楼下奔去,转身回了教室。

李胜男下了楼,特意回了一趟教室,单苏南正满脸通红的坐在那里,手捧着一本书正经危坐,一看就是刚坐下,捧着书也只是摆摆样子。

“苏南还没去吃饭啊?”

平时两个人并没过多的交流,她的这一声问候让单苏南更加红了脸,仿佛被人看穿了一样。

“哦,还没,马上要去了。”

“那我们一起下去。”

李胜男假意邀请道,如果这个时候她们出去,应该差不多可以碰到从楼上下来的两人。

“不,不用了,我这个题目还没做完。”

李胜男哼笑了一声,走出了教室。

荆晓千她们并未下来。

“晓千,不好意思,也没胜男说的那么严重。轻微的感冒而已,过两天就好了。”

荆晓千答应别人的事情,一定会做到。那天她自己从湖边离开后,还真是有点担心出什么状况,还好,只是感冒而已。

“没事,走吧,再晚一点,医务室就要关门了。”

荆晓千从座位上站起来,她这才发现陈依依的脸蛋红扑扑的,可能还有点发烧,“感冒也不能太大意,去检查一下总是好的。”

荆晓千突如起来的关心,让陈依依恍惚了。

见陈依依怔在那里,荆晓千拍了拍她。“走吧!”

“哦,那谢谢你了。”

两人一前一后的下了楼。

单苏南靠在栏杆上,刚好看到两人向医务室走去。她忍不住瘪了瘪嘴,陈依依果然不是吃素的。可是为什么自己当面怼的这么爽,这会儿却偷偷的藏起来。

刚才就应该冲上去,可是心里似乎有个声音阻止了她的脚步。

单苏南无精打采的回到了教室,折腾到这个时候,气都气饱了,一点胃口也没有。

“苏南,苏南!”

没想到趴在桌子上居然睡着了,熟悉的声音在耳边想起来,单苏南不想理他。

“吃饭啦!”

李胜男不是神算子,她只是碰到马力稍微说了一下,马力自己都还没吃上饭呢,就到小饭馆炒了两个菜,屁颠屁颠地送上来了。

“我不吃,没胃口。”

单苏南用胳膊肘将靠近自己的饭盒推开了去。

“吃点吧,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晚上还有晚自习呢。”马力不依不饶。

单苏南本就烦闷,抬起头来,开口就像破骂,可是看见马力一张笑意盈盈的脸对着自己,心中反而只是骂了自己几句,别人凭什么啊。

“我真不想吃。”单苏南语气软了点。

马力一看单苏南居然没有骂自己,马上继续殷勤地打开饭盒,“点的你最爱吃的红烧肉,还炒了一个青菜,看在我这么用心的份上,多少吃点。”

马力的语气几乎哀求了。“再怎么没胃口,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吃饱了才能继续奋斗。”

一想到病怏怏的陈依依有人陪,自己却在这里生闷气,凭什么啊?

“吃就吃。”

单苏南从马力手中接过勺子,舀了一大勺,喂进嘴里。

“好吃吗?在我们常去的那家饭馆炒的,去其他家怕你不习惯。”马力见单苏南有所行动,自己也滔滔不绝地开始邀功。

单苏南点了点头,眼眶中的眼泪却急速聚集在一起,啪嗒啪嗒地往下落。

马力心中狂喜,还以为单苏南被他感动到了。

“别哭啊,这点小事我还是能为你做的。”

单苏南没有理他,只顾着自己大口着咀嚼着没有滋味的饭菜,落到饭菜里的眼泪也丝毫顾不上了。

量完体温,果然发烧,按照医生的吩咐,最好请假休息一下。

荆晓千把陈依依送到车站。

有点风。寒露已过,傍晚的风确实有些凉意。

加上发烧,身体本身就有寒意,陈依依双手交叉在胸前,不停地揉搓着胳膊。荆晓千见状,迟疑了一下,还是把自己地外套脱了下来,搭在她的身上。

陈依依感激地看了一眼晓千,想说谢谢来着,谁知晓千的眼神正望着别处。

如果是往常,见道如此冷漠的眼神,她肯定会倔强地把衣服撤下来,丢还过去。可这是荆晓千啊,只是这个举动已是奢侈,让她心中充满了温暖,哪怕此时荆晓千的眼里并没有她。

“车来了。”

原来荆晓千在帮她关注车。

又一股暖流从陈依依的胸口滑过。

“晓千,再见。”

本想说谢谢,但是她不想把她俩的关系搞得那么生疏,只是说了再见。

这次荆晓千得眼神终于落在了她的身上,“再见,好好休息。”

荆晓千嘱咐了一句,等到车启动了才离开,陈依依将头伸出窗外,直到看不见晓千的身影,才将脑袋缩了回来。

荆晓千的确是一个冷漠又温暖的人,我的眼光一点也没错。

陈依依把荆晓千的衣服从身上取下来,抱在怀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穿着一件单衣地荆晓千回到了学校,这时才发现肚子已经咕噜噜的在抗议,可是已经走回学校了,现在食堂也没饭了,又不想再出校门,想着教室还有一包干脆面,就这样凑合一下吧。

走到二楼,荆晓千下意识的朝教室喵了一眼。

单苏南正馋嘴着享用着晚餐,而一旁的马力正痴汉般的望着她。

荆晓千丝毫没有表情转身下了楼,也忘了上楼来的目的,又转身下楼朝培训室走去。

肚子里又传来一阵咕噜噜地叫唤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