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年代文

大臣轮流公主高辣-重生八零你好首长大人

不得不说脑补的能力是强大的,周安之也算是聪明伶俐的人了,就因为御亦安的一句话经过脑补后,完完全全相信了自己的想法,再见御亦安不出声以为他默认了,周安之差点哭出来。原本只是冷脸错愕的御亦安瞬间就黑脸了。黑得比包公还要黑。

  “周、安、之!”御亦安一字一顿的吼道:“你丫的到底将本殿下当成什么人了,我是那种‘用人时将你当人使’的人吗?”

周安之挠挠头似乎刚刚自己说得太过明显了,让他直接知道了她内心想法,周安之突然觉得自己这样做似乎不对。忙起身向御亦安道歉:“殿下大人有大量别和我一个小孩子计较了行吗?”

周安之等着和御亦安的回答,可是等来的确是一阵沉默,周安之也不急,换了一个称呼道:“师兄,我知道你最好了,是师妹口无遮拦行了吧!”

“你是心有所想吧!”御亦安说完就愣住了,自己怎么就说话了你?难道就因为她软糯糯的一句“师兄,我错了”?周安之见御亦安说话了心里送了口气,就知道他不会不理自己,可没想到刚才他居然还给自己使绊子,在这里等着她的。

周安之咬碎银牙却无可奈何,谁让这里是他的地盘,弄不好就会被扔出去。一想到自己是去拜师前是御亦安为自己炸死才离开的,要是被赶出去,那么……周安之越想越后怕。

御亦安见她变幻莫测的脸色顿时就不好了,这女人有在干什么?这个时候明明在道歉,自己还没有原谅她呢她倒好又走神了。

“喂!吃完了没有?”

“……”周安之眨巴眨巴水灵灵的杏眼,无辜的看着御亦安:“吃完了。”

“姝锦~”御亦安薄唇微起,周安之疑惑的看了一眼门口,只见一位身着白色衣服的女子走了进来,女子五官平平,头发挽着一个极其普通的丫鬟髻,御亦安见女子缓步走来回头对周安之说道:“这是我派给你的丫鬟,姝锦。”

周安之将姝锦上下打量了一翻目光冷冷的看着她:“你叫姝锦?”

“是。”姝锦微微福身。

周安之杏眼微眯,小手“碰”的一下拍在桌子上,吓得姝锦全身一颤。周安之嘴角微扬:“不错,是一个得力的小丫头,这份礼我收下了。”

“喜欢就好。”御亦安笑得邪魅,凤眼里却是一片冰凉。

周安之眨巴眨巴眼睛,疑惑的问道:“你这是打算关我一辈子?”

“脚长在你腿上,你想去哪儿就去吧!”御亦安转了转拇指上的翡翠扳指,一脸正色的说道。

周安之晃晃食指:“殿下知道我说的意思。”

“放心,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借口。”御亦安站起身:“我还有事,先走了。”

周安之起身福了福身:“那我也先回去休息了。姝锦带路吧!”

姝锦还未从刚才的试探中回过神来,根本就没有听见周安之的话。周安之皱了皱眉,伸手拉了拉她的衣角:“怎么不舒服?”

“不、不是……”

“带路吧!”周安之也不想和她多说,松开姝锦的衣角就往外走。

姝锦忙跟上去为周安之指路。

周安之前脚一离开,御亦轩后脚就进了御亦安的小院。

“皇兄,听说你将那女人接回来了。”御亦轩还没有踏进御亦安的房门就嚷嚷道:“我倒要看看几个月未见那失约的女人该怎么给我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的?”御亦安将手上的茶盏放下一脸嫌弃的开口道:“别以为我不说就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想带她去青楼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要不然我会在你前脚一走我后脚就将人带走了吗?”

“你……”御亦轩丹凤眼狠狠的瞪着御亦安,可是他长相太过妩媚,他这一瞪却丝毫没有魄力反而增加了不少的。媚劲儿。

御亦安头痛的扶额:“八弟,能不能别老是暗送秋波?”

“……”御亦轩委屈撇撇嘴:“为什么我们同母同父,你却长得冷傲不驯,我却长成这样了啊!”

“这事儿你得去找母妃,最好提议回她肚子里去从生过。”御亦轩对自己这个弟弟感到十分头疼,平时要是谁敢说他像女人的话,他绝对会和人家拼命,可是每次见到他就要开始感叹了。有时候自己真的不知道谁什么好。

“亏你还是我亲哥呢!一点都不关心我。”

御亦安皱了皱眉:“此话怎讲?”

“我一个人在府上多无聊啊!你都不理陪我,要不是今天我想来找你还不知道你金屋藏娇呢!”御亦轩坐在御亦航的对面控诉着御亦安的罪行,最后总结道:“我就知道你嫌弃我。”

御亦安揉揉隐隐发疼的额头:“你闹完了?”

御亦轩见自家哥哥不耐烦了连忙闭嘴:“我只是说笑的,其实我知道,这些年来哥对我最好了,连母妃都比不过你。嘿嘿~”

“少来这一套!”御亦安冷哼一声:“我让你办的事情办得怎么样?”

御亦轩一听正事立马收起刚才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我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但是……你要不要在思考一下?”

“不必了。”御亦安斩钉截铁是说道:“我既然认定了那么无论付出多大代价我都会做到。”

御亦轩叹口气,他哥什么都好就是太过倔了,和母妃一样,想起母妃御亦轩眼皮狠狠的跳了几下:“这种事情真不先告诉母妃?”

“没必要!”

御亦轩一听,最后只好沉默的低着头,他不能出卖自己的亲哥哥,所以只有让母妃受点委屈了。毕竟这件事情不知道最好,一旦知道了那么后果不堪设想。一想到母妃那缺了一根筋的脑袋,御亦轩就觉得头大。

“对了,你抽空去准备一下将周安之送回周府。”

御亦轩点点头随后才惊醒过来:“什么情况?你的女军事为什么要送回去呢?”

“以后就知道了。”御亦安起身重重的拍了拍御亦轩的肩膀:“走,今下午我陪你去赛马。”

“好啊!”御亦轩一听赛马,一股脑的将周安之的事情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好久都没有去马场了,这一回我一定赢你。”

“拭目以待。”御亦安笑得十分邪魅。御亦轩会议相同的笑容,两人打折哑谜。

文章内容不代表泡萝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uliou.net/nd/2020/cNnjUa4JNjRJ.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