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年代文

林小喜的大学时代/如何扣自己下面

“哦,这不是昨天的丧家之犬的后援吗?”一阵起哄声四起,星璇冷哼了一声,无视这些人的存在,龙马喝自己的芬达也当这些人没存在;而其他青学的成员们,则在看自己的球拍、弄自己的装备什么的,也没理他们。“丧家犬……”偏以为他们怕了,对方喊得更是开心。

“龙马,加油啊。”呵呵,第三单打龙马上场。“嗯。知道了。”很习惯的接过星璇递过的护腕,“我上了。”拿着紫风上场的龙马,显得比对手有信心得多了。“啊,那个是小璇儿的球拍耶,为什么是小不点在用?”他们两个的关系,好像在美国变得很好了嘛。“小璇……”不二喃喃叫了一声,她果然不原谅自己啊。

在龙马赢了第一场之后,第二双打上场。“小璇、不二,就拜托你们了。”众人沉默,龙崎堇菜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居然能派出这样的组合。“啊……”为什么会……又跟他组成双打呢?“小璇,多多指教了。”“嗯。”面对不二的微笑,星璇拉低帽子,她不像他那样还能笑得如此开心。

“危险……”可恶,他们又开始攻击对方的教练,星璇跑过去挡下这一个球,尽管是个很重的球几乎让她手腕折伤。“可恶……”冷寂的气息,阴冷的表情,星璇的眼神在改变。“心魔状态?”怎么回事,星璇的心魔状态还没有解开吗?“该死的,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地狱。”“小璇……”已经根本听不到不二的叫声,星璇不客气的就开始发球。造成她多少伤,就要还他们多少,这是星璇一向以来的主义。

让她碰了多少次球就造成对方多少次伤害,几乎对方也是遍体鳞伤的下场。“呼,真是麻烦。”虽然比以前的心魔小得多,但还是比较强大的一种存在。“你还是没办法克制啊。”龙马递过水。“我知道啦,我会努力克制的。”可是,她想不出办法嘛。“璇,过来。”迹部向她招招手。“学长们加油哦,我先走啦。”整理好东西,飞快的跑过去。

“景吾。”“你的心魔还没有克制吗?”“呃,我会努力的。”拜托,别再拿这事说事了好吗?她已经很累啦。“走吧,要去哪里吃东西?”“呃,景吾哥哥,妈妈说想去你家拜访。”算了,母亲说的话都帮她传达到吧。“非常荣幸。”迹部看着开心的星璇,她似乎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自己的母亲跟迹部家族这么熟络的原因吧?!

“看样子她的确不知道。”忍足摇摇头。“不知道就算了。”反正现在也不用说得这么明白。

“不二。”手冢担忧的看他一眼。“我,不会就这样放弃的。”他的心意是不会改变的。没有星璇在场,大家还是一样的比赛,一样的取得胜利。最后以5-0完胜比嘉中,晋级下一轮比赛。

“小不点,你跟小璇儿都变得好厉害啊。”几乎可以算得上是青学不败的小王牌了呢。

“菊丸学长,很痛啊。”跑得了菊丸,跑不了桃城啊,两个为老不尊的学长们非搂着他不放。“不二学长去做什么?”“那还用说。”不是笨笨的人都知道嘛。“哦,原来如此。”乾记着资料,“高算了不二的反应。”原来天才也是平常人啊。

过了好几天,不二才堵到星璇。“我想找你谈谈,小璇。”看着这个让自己伤心许久的人,星璇低下头。“我还有事,景吾在等我。”不想跟他谈,不想知道他跟别人交往的消息。“我只需要几分钟。”紧拉住她,拜托了,一定要听他说完。“那,你说吧。”不愿看到他,星璇别开头。

“你到底去哪了,我上哪里都找不到你,不管是找手冢、幸村或是真田,甚至连迹部景吾都知道你去了哪里,可他们就是不愿意告诉我。”直到后来,在菊丸和桃城给龙马打电话的时候,他才又知道了她的消息,原来她去了美国。“为什么要找我呢?你跟你的小小女朋友不是挺快乐的么?”为什么自己会用这种讽刺、尖酸的语调说话,她不愿意用这样的语调说话啊。

“她只是个小孩子,而且我觉得她跟裕太很像,跟裕太一样生活在被称为天才的姐姐(哥哥)的阴影之下。我只是想让她知道,她的姐姐是最关心她的。”久美让他想起了以前的裕太,让他甚为伤心。是这样吗?星璇发现,原来自己一直以来是误会了他,那个如此迫切的爱护弟弟的兄长……

“我,因为小时候的肿瘤复发,才被送到美国去的。那时候,差一点就死去了……”她是经过很顽强的努力,才活下来的。“对不起,让你一个人承受这些。”不二忆起,那天撞见久美扑进他怀里的星璇,脸色苍白,甚至走路也是摇摇晃晃的,“对不起,对不起,让你一个人承受。”不二紧抱住她,他真的不知道,否则也不会……

“你跟她,真的没什么吗?”原来,是自己的误会吗?那样的话,真是……太好了。“真的没有什么。”相信他的保证。“那好吧,我原谅你了。”原来误会是可以这么容易就消除的,原来她真的可以这么简单就拥有幸福。

“迹部……”站在远处,望着他们相拥这一幕的迹部捏紧了拳头,忍足有些担心他。“哼,能给她开心的笑容么,本大爷也一样能做到。”自信的笑笑,忍足摇摇头,就是学不乖呀。“走,桦地。”今天就这么算了,不二周助,我是不会轻易的把她让给你的。“WUSHI。”背着两个网球袋跟着迹部走。“就算有意思,我也不想看着你伤心啊。”不过这是注定的,忍足够无奈的啊。冰帝的女王,还是会输给青学的天才吧。

清晨,看着不二和星璇甜蜜蜜,大家在忍住毛骨怵然的同时,为他们开心。“啊啊,和好了耶,大石~~~喵。”菊丸蹦跳。“真好啊,这样他们就……”省去一大堆担心之语。“真不愧是青学的保姆,担心的都跟别人不一样。”乾一滴汗挂在脑门上。“切,ma da ma da da ne!”龙马不屑的说了一声,他们就这样打打闹闹吧。

“不能松懈,大家跑50圈。”打着训练的名义,手冢再次开始虐待大家。“啊,50圈?部长……”一记死光,桃城不敢再讲下去。“快跑吧。”省得到时候再被虐待更多的圈数。“啊,非常好,已经开始训练了。告诉大家一个消息,我们下一阵对手已经确定了。”哪两个学校比赛,大家都清楚。“那,我能问问谁赢了吗?”大家有些期待。“你们说呢?”不答反问。“冰帝。”报出他们最不愿面对的一个学校。

“你们知道嘛,大家好好努力啊。”呵呵,拍拍他们,让他们好好加油。“冰帝啊。”呃,说起来好像,昨天迹部哥哥叫她去玩的(这么快又改口了,天哪,星璇你改得真快)。“冰帝吗?真是个好对手。”不着痕迹的看一眼星璇,知道她现在在想些什么,嘿嘿,昨天她给忘了,不是很好么?

“为什么不二学长笑得特别的灿烂?”龙马有了一丝危机意识。“这个嘛……呵呵……”同样笑得非常奸诈的乾冒出来,吓了桃城、龙马和菊丸一跳。“乾,你不要老是鬼魂一样的冒出来。”菊丸大嚷着向乾发怒。

“很有意思哪,手冢。”灿烂灿烂。“嗯……”难得千年没表情的冰面大人有一滴大汗挂在脑后,不二笑得太可怕了。“真是期待啊。”一定要打败他们,突地睁开眼。“果然。”在场唯一还不知道不二有这样的反应的星璇,食指支着下巴仰天在想些什么。“她还不知道呢。”这个反应更加令他们汗啊。

“我是不是忘记些什么了?”星璇总想不起忘记了什么(你忘记了跟迹部的约会,-_-|||)。